-“周大人若是為難,這事情就由我去處理。”

看周開宇愁眉苦臉的,葉紫涵倒也不為難他。

對付厲嚴,葉紫涵是最後一套的,到時候她定能有辦法把錢搞到手。

當然周開宇聽到她的話後也是很高興,自然是樂在其中。

“那就有勞葉大夫了,不知還要不要我做什麼其他的?”

周開宇還是象征性的假意問了一下葉紫涵,問她需不需要他的幫助?

“暫時,周大人還是忙著招收學生和老師吧。其他的事情我儘量都給你弄好。”

就這一件事上,葉紫涵知道就算周開宇肯幫忙,他也多半做不了什麼。

既然什麼也做不了,還免得耽誤他的時間,不如讓他做點其他他能做的事。

“蝶兒,看夠冇有,夠了我們就回家。”

暫時書院又還不能開,參觀的也已經差不多了,葉紫涵見陸蝶兒好像還依依不捨的。

這纔開玩笑的問了她一句。

“冇有,我就是覺得這裡真的不錯,想著有機會到這樣的地方住,感覺挺好的,所以纔想多看看。”

陸蝶兒明顯的還是有些不願意離開,或許是害怕回去了。

陸老太太知道了前因後果,不給她過來唸書吧。

“想什麼呢?以後你在這裡唸書了,就可以每天隨便想到哪裡就到哪裡了。”

葉紫涵倒是明白她的心思,所以也就安慰了她幾句。

“嗯,這書院真漂亮,要是私人的房子這樣該有多好。”

這陸蝶兒不知怎麼想的,竟然覺得這房子給四人住好看。

葉紫涵本來不想說什麼,但聽到她這話,就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私人住的房子要這麼大做什麼?”

總覺得陸蝶兒的想法有問題,葉紫涵在說了這一句後,又特彆給她講了道理。

“一般普通人家,家裡人口就那麼多,木質的房子建個高一點的,兩層加個閣樓,裝修好、蓋好就特彆合適了。”

葉紫涵解釋的很認真,怕陸蝶兒不理解原因,又還特彆的強調了其中緣由。

“跟你說個人的房子建的太高太大,人口少就顯得格外冷清。就算人多,隻要是住不了這麼大的房子,收撿起來就顯得特彆麻煩。”

陸蝶兒是聽懂了,但是就她這臉上的表情,和眼神看起來,依舊不服氣。

見她這樣,葉紫涵隻能再次無奈的說:“你可是一個女兒家。

這裡的破規矩那麼多,到時候這房子大了,收撿房子的事可都是你的事。”

“那大嫂,你為什麼要買這麼大的房子呢?你不也是女兒家,且我們人加起來也就那麼多,你現在的房子都還有很多是空著,冇人住的。”

陸蝶兒竟然把她的情況和葉紫涵來做比較。

也不知她是怎麼想的,都不想一下葉紫涵是做什麼的,她又是做什麼的。

“我這是開醫館,總有一些比較遠的人過來了,不太方便需要住在我們這裡。

辦醫館和普通的個人就不太一樣。當然如果你硬要這麼理解,我也冇什麼好說的,隨便你吧。”

看陸蝶兒這樣,葉紫涵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冇再多說什麼。

該做的解釋和勸說都已經有了,就看她自己怎麼去理解。

這女人嘛,如果能嫁一個了不起的人家那也就算了。

要嫁一個家裡條件就一般,甚至是不怎麼樣的吧,還總各種折騰,那到時候苦的就是自己。

反正葉紫涵是覺得這房子,絕不需要像陸蝶兒想的那樣折騰的那麼大。

“大嫂,我餓了,我想吃碗麪。”

陸蝶兒不隻是不想繼續談之前的話題,還是真的餓了。

不過,她說話時,旁邊確實是有一個煮麪的攤位。

“嗯,行,那就吃個麵吧。也免得回去再做晚飯。”

葉紫涵也有點餓,再說之前的話題她也已經談結束了,而且看這家煮的麵看起來還不錯。

“老闆,來兩碗麪條,再加兩個雞蛋。”

剛坐下,葉紫涵便點了吃的,可惜這裡也隻有麪條,其實葉紫涵並不是特彆喜歡吃麪條吧。

不過,看陸蝶兒已經餓了,就陪她偶爾吃這麼一餐,倒也是冇什麼。

“喲,這邊有兩個年輕小娘子耶。”

就坐下還剛隻把麪條點好,老闆都還冇有開始煮,突然一群混混就湊過來了。

這些人一看也不是吃東西的,人還冇坐下就開始言語上侮辱起了葉紫涵他們。

“大嫂,要不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去吃吧。”

陸蝶兒怕得慌,聽到他們的不對,便是伸手拽了拽葉紫涵的衣袖,商量著她離開。

“老闆已經開始煮麪了,正常出來吃個飯,你要去哪裡?”

葉紫涵卻並不打算走,畢竟這種人是躲不掉的。

而且就現在人家都已經圍過來了,他們要走也來不及了。

“但是這些人真的很討厭。”

陸蝶兒皺了一下眉,倒是往葉紫涵耳邊湊著小聲說了一句。

“討厭嗎?那你萬一到彆的地方,也遇上新的人,也一樣討厭,那你想怎麼辦?”

葉紫涵的聲音就冇有刻意笑,那些人應該是聽到了的。

當然這些人並冇覺得她是在說他呢,該怎麼樣吧還是怎麼樣。

而且還有之前的嘴上說,直接湊過來開始準備動手了。

“喲,這倆小娘子還害羞呢,要吃什麼來我們請你們唄。”

湊過來的一男的,一看就不太像是好人,一邊說話就伸手準備去碰陸蝶兒。

大致也是看陸蝶兒比較膽,應該好欺負。

但是他手還冇有碰過來,葉紫涵就攔在了前麵。

“請我們吃飯呢,那挺好的,不知道你能接受多少錢範圍內的請客?”

葉紫涵將陸蝶兒往旁邊擋開,然後一臉微笑的對那個人問了一句。

“多少範圍內的,就這小攤上,你們能吃到多少錢的了?”

這個人倒是無所謂的表情,就以為他們兩個,不可能吃得了多少。

“我看你還是說一下你的底線吧,不然我怕你一會兒受不了。”

葉紫涵淡淡的笑了笑,倒是看著那個人,再一次的讓他說能接受的價格。

連續幾次這麼說,一般的人自然就會有所估計了。

但這些人根本就不是正常人,不能用普通人的思維來看待他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