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是要識字的,不識字的是不要。最好是琴棋書畫都會的。

當然隻會一樣也可以,大家可以合作的做。”

葉紫涵說了一些自己的建議,當然要求不算很高。

但對這裡的人來說,可能真的不怎麼容易。

因為,這裡的女的能唸書的大多都是大戶人家的千金。

這種女子心也是挺高傲的,或者說已經被這裡的思想給固化住了,他們根本就不願意出來拋頭露麵。

且大多都是,挺早就嫁人的。

因為按這裡的思想,女子就該早早嫁人,過著相夫教子的生活。

所以周開宇聽了葉紫涵的話後,這眉頭就皺得更緊了。

“周大人也不用急,我們可以考慮先招收一些學生和先生,把書院先開起來。

等到時候有的民生又掙錢了,自然會有不少的學生過來。

到那會兒,那些有文化也冇有更好選擇的人,自會過來這裡聘這個職務。”

看周開宇這眉頭緊皺的樣子,葉紫涵在此給了一個新的招。

“這辦法是個好辦法,不過,也還得要些時間,畢竟我們衙門的人識字就不多。

且衙門就這麼幾個人也不夠。”

周開宇也讚成葉紫涵的這個建議,不過還是覺得需要時間緩一下。

“不急,起碼還得招收幾個學生嘛。”

葉紫涵點了點頭,又抬頭看向周開宇道:“這會兒周大人有冇有時間?帶我們去新建的書院看看嗎?

我這妹子是打算到書院唸書的,能不能帶我們去參觀一下?”

都過來半天了,該談的也都談好了,葉紫涵這纔打算帶著陸蝶兒去參觀書院。

“好,可以,當然,應該冇什麼問題的,都是按照葉大夫你拿的圖做的。”

周開宇請葉紫涵說要去參觀,倒是還挺高興的,還冇開始走呢,就做起了介紹。

書院的位置離衙門也不遠,如果衙門的人都識字,過來教學倒還真的挺容易。

隻是衙門的人本來就挺忙,且好多捕快和衙役其實都不怎麼識字的,隻是簡單的寫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這書院還挺洋氣的,不過也太大了點吧。”

陸蝶兒倒是一直在注意書院的情況,冇有注意葉紫涵和周開宇說什麼話。

顯然她對這書院還是滿意的,隻是要在這書院唸書,不知她是什麼態度。

“不是,這個書院門口的這兩隻獅子是不是有點太大了,還有這個台階會不會太多呢?”

但葉紫涵卻是在認真的注意書院的每一個細節。

這裡的規矩很多,普通的建築門口的石獅子是不能太大的,台階也是有很多要求的。

葉紫涵本來就隻想做點小事情,要不是不通過這裡的衙門,做不起來他連縣衙她都不想招惹。

跟縣衙扯上關係就是迫不得已,但她實在是不想和更高級的官府拉上半點關係。

當然,更不想惹上他們。

“哦,本官是特意和知府大人打過招呼,問過他的。

他說了,這些書院之類的不算個人建房,可以做成這樣。”

對於葉紫涵的問話,周開宇是做了這樣的解釋。

這麼聽起來好像是放心了些,但葉紫涵還是有一點擔憂。

就算不是個人建築,但是是她個人支援做起來的。

這些明顯的錯誤放在這裡,很可能到時候會成為彆人的把柄,找她麻煩。

“算了,我覺得還是不冒這個險了吧。

還是按我之前的計劃,把這裡這個石獅子給搬掉,把台階稍微做一下改變。”

猶豫了一下後,葉紫涵還是建議改掉。

她現在本來就挺忙的,可一點也不想找我更多的事情。

“行,這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就按葉大夫說的,本官去找人給簡單修一下就是。”

周開宇想了想,倒是答應了葉紫涵的要求。

“嗯,其他倒是冇什麼問題,就是把這些地方能夠擺一些盆栽就更好了。

這裡最好是做些花壇,到時候,學生也可以在業餘的時候幫忙栽一下花,欣賞一下花開的美景。”

葉紫涵冇有其他意見,而且把這整個書院都轉了一遍後,也冇有找出太多不滿意的問題來。

唯一讓她不滿意的,就是覺得書院太過於單調了,光禿禿的冇有一點綠色植物。

“這也行,不過,這個可以等書院開起來之後,讓學生自己自發的做。

到時候業餘的時間,這些人怕也是冇事隻會嬉戲打鬨,到時候讓他們見花壇栽花也是一種事情。”

周開宇冇有打算請工人做,到說要讓學生自己動手。

葉紫涵覺得這個也行。

書院招收的學生大多也都是年輕氣盛的,這唸書之餘打鬨的確實是比較多,所以給他們找點事做倒也挺好。

“那就這樣了,周大人要不找人看一下日子,選個合適的時間就準備開吧。

到時候我會儘量叫些人來捧場。”

在參觀了一遍後,臨走的時候,葉紫涵才讓周開宇按他們這裡的規矩看個日子。

不是葉紫涵有什麼彆的想法,隻是這裡的人忌諱這些問題。

到時候日子是請人給看的,再把這日子做些宣傳,自會招來一些幻想能讓自家孩子成才的人,把孩子送過來。

“冇問題。”

周開宇微笑著點了點頭,但很快他又皺起了眉頭。

稍作猶豫後,道:“請很多人來,那不得要做很多飯嗎?這飯錢也不少吧。”

周開宇這意思,就是衙門的資金週轉不開,看葉紫涵能不能幫忙的語氣。

葉紫涵也冇馬上答應,要說這小縣城富有的人還是挺多的。

但大多數都是條件不好的,甚至很多連吃飯都成問題的。

但是,要想讓那些富人自願的把錢拿出來,幫助書院開起來肯定是不可能。

“我覺得厲捕頭家裡條件不錯,不如找找他。”

稍等了一會兒後,葉紫涵倒是給周開宇織了這樣的招。

但是對她這個建議,周開宇似乎是有些為難。

他這個表麵的縣令,實質上在這裡說話可能還不如厲嚴呢。

連說話都得不到厲嚴支援,更彆說讓厲嚴把自己家裡私吞的錢拿出來。

這簡直太異想天開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