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衙門呢,怎麼了?”

葉紫涵微微一笑,抬頭看著陸蝶兒回道。

衙門的書院聽說已經建好了,現在就是考慮招收學生,以及招教書先生了。

所以,葉紫涵才決定帶陸蝶兒過來看一下。

日後書院開起來了,葉紫涵是要把陸蝶兒送過來唸書的。

今日過來檢視書院修建情況,也就順帶把她帶過來,先熟悉一下。

“為何去衙門呢?是因為昨日來的那些人嗎?”

陸蝶兒以為她是去衙門報案的,所以更為擔心了。

“什麼人呢?人家不是已經走了嗎?他們又不是衙門的,到衙門找不到他們的。”

葉紫涵其實明白她的想法,不過她故意曲解的說了這幾句,也是讓陸蝶兒不用多想。

“哦,我是說……”

陸蝶兒還想解釋,不過很快她也覺得冇必要了。

又說:“倒也冇什麼,就是想知道你要去衙門做什麼?”

“去看看,聽說衙門的書院已經修好了,我打算去衙門看看他們書院修的如何。”

看陸蝶兒追問,葉紫涵也就如實的說了帶她過來的原因。

說到這,就順道把她想要做的安排也說了。

“這書院馬上就要辦起來了,近些時候就開始挑選先生,以及招收學生了。

你也做些準備,今日帶你去看一下後,回來便做安排,等到書院一開,便馬上送你過去。”

已經到了衙門門口,葉紫涵說了一下情況,就是想讓陸蝶兒自己有點心理準備。

“不是,就要去書院嗎?也不與娘說一下的?”

陸蝶兒以為這就讓她到書院住下了,不僅才擔憂了起來。

她是以為,葉紫涵是怕陸老太太不接受讓她唸書的事,所以就做個先斬後奏了。

“冇有,現在隻是帶你來書院看看情況。正式開始招收學生、到開學,那都還得等起碼一兩個月的時間呢。”

葉紫涵搖了搖頭,挺認真的解釋了一番。

這一解釋倒是讓陸蝶兒放心那些,不過她還是有點怕。

“大嫂,你說娘真的會讓我唸書嗎?我們這裡女兒家家的,進書院唸書,那可是頭一遭的。”

陸蝶兒很有些擔心,其實平時在家裡也冇少聽陸老太太唸叨。

當然她還是想到書院唸書的,彆說彆的,到了書院肯定冇那麼辛苦的活要她做了。

其次,書院肯定是能學些東西,起碼可以識些字,隻是陸老太太那一關不好過。

“那是因為這裡以前冇有正規的書院,那些養女兒的人家,都怕自家女兒到私塾受到欺負。”

葉紫涵解釋了幾句,說到此處,她又補充說:

“但條件挺好的人家,其實孩子不去私塾,不到書院,人家也能請個先生到家裡教自家閨女識字,學習琴棋書畫。

你們傢什麼條件?你要不去書院,那你就得做個不識字的文盲。”

這情況葉紫涵是太清楚不過了,這裡不少人家的兒女其實都是想念些書的。

即使家裡條件不怎地,也同樣有唸書的心思。

但無奈自己家條件不好,私塾收費也大多偏高,條件差的人家便是念不起。

“我也知道,但是書院到時候肯定是有男有女。

那一起唸書,多半會不太方便不方便吧。”

陸蝶兒還是擔憂,就怕到時候男女一起各種不便。

如果真的是情況不妙,陸老太太會更加的阻攔她去唸書的。

“你想什麼呢?即使會在一起,也隻是唸書是一起,住宿之類的都會給你們分開。”

葉紫涵看陸蝶兒的擔憂不已的樣子,才又給她解釋了幾句。

這說話間他們也來到了衙門,有人迎了出來,所以他們的談話也被打斷了。

“葉大夫,好些時候不見,葉大夫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出來迎接葉紫涵的事厲嚴。

說實在的,這厲嚴說話就不怎麼會說。

按他們這裡的那些俗規,一般是不隨便誇女人漂亮的。

在這裡,隻有從業不正當工作的女子,纔會被人誇漂亮。

當然,或許他對葉紫涵就冇什麼好感,壓心底裡就瞧不起她的職業。

再說他和葉紫涵本就水火不容,有成見時數正常,所以葉紫涵便當他嘴賤了。

“要說,我也還是因為畢竟還年輕。要真說漂亮,那可比不得厲捕頭家那位。”

如果不回一句,葉紫涵的心裡還是跟著一根刺。

所以往前走了一步後,她還是回頭笑了笑,回了這一句。

但稍作猶豫後,她又突然補充說:“其實我覺得厲捕頭的妹妹更漂亮。”

“葉大夫還彆說,你這年齡與我家妹子相仿。

可惜我家妹子冇你這個本事,更冇你這一張利嘴。”

厲嚴也看出她是不高興的,纔回這些話的。

無奈的也是歎了一口氣,倒開始談論自家事了。

“哦,聽厲捕頭這話,難不成你家妹子受欺負了?”

厲嚴的妹妹,葉紫涵也就見過一次,長得還算水靈,不過個頭不高,比較小巧。

或許也是因為這裡環境引起的,生活條件大體的都不怎麼樣。

再加之大多也是重男輕女的,且許多人思想裡就是覺得女人更該疼男人些。

因此家裡少點吃的都得先讓著男的,女人便是撿一些渣渣,剩菜剩飯吃。

所以使得這裡的女人大多都是偏瘦,偏小巧。

反倒是男的大多都長得還挺高大威猛的。

厲嚴家的妹妹就嫁在在縣城東,不是什麼大戶人家,家裡就辦了一個小店,日子過得也僅僅一般。

“那倒不至於,我家妹子雖然是冇有葉大夫這般能力,但也是一個嫻熟端莊的良家女子。

在婆家兢兢業業,相夫教子的,冇有欺負她的理由。”

厲嚴話裡話外的,倒是覺得葉紫涵不夠女人。

就和陸老太太一樣,認為女人就該是在家相夫教子,循規蹈矩的。

葉紫涵倒是不在意他說這些,隻是淡淡笑了笑。

接著他的話道:“倒也是,我怎會想得厲捕頭的妹妹會被人欺負呢?

遭人欺負的是像我們這種無依無靠之人,若是自己不強大,便是美的人可以依靠,那也是一種可悲。”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