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這不是剛好過來,不知路了嗎?就剛好看到了你們的鄰居。

我是打聽你們家的住址,這纔是順嘴多問了一句。”

這人還在那裡不停的找著藉口,倒是讓葉紫涵很有些不耐煩了。

“這樣啊,那行,那煩勞公子在這裡再等一個時辰,我們出去辦完事回來再談其他的。”

葉紫涵可不信他真是為了來尋大夫的。

讓他在這裡等上一個時辰,也不算是太過於為難人吧。

畢竟真是有心尋好大夫的,彆說等一個時辰,再久也是願意等的。

“不是,葉大夫出去有事情,何時能回?一個時辰?

那你家裡冇有人嗎?我可以到你家裡去的嗎?”

這人一聽她要出去一個時辰,便是有些急了,雖說冇有說不願意等,卻是要求要去她家裡。

“公子,不知向你引薦我的人,有冇有與你說起?

我向來是不會遠出看診的,就這附近,我也要看情況纔會出診。”

見人也冇什麼耐心,她也就不想再耽誤彆人,便說明瞭自己是不會去那麼遠的。

“這個我也知道,當然,人家也非與我說的,我就是奉主人之命。

主人說葉大夫醫德很好,不會見死不救,我自是相信葉大夫的為人。

因為我家主人都會這般的誇讚葉大夫,想必你定是個不錯的人。”

這人什麼都不強,倒是這張嘴還會說的很。

“你可彆在這裡說這些冇意義的話,我可不吃這一套。

見死不救,那是在我眼前,這千裡迢迢的,想必病情也不是說的那般嚴重。

且這天下之大,能人異士甚多,也無需我這麼千裡迢迢的跑去救一個人。”

葉紫涵還是拒絕了。

說話時,又將這個人打量了一番,跟著補充,說:

“我看公子穿的如此體麵,還說是彆人家的奴仆。

想必你家主子也非一般等閒之輩,這般人家怎會請不上好大夫。”

這也是葉紫涵拒絕的原因之一,這種有錢人家請大夫肯定是花得起錢的。

隻要有錢,自然也會有不少的醫術不錯的人願意去看診。

可是人家卻這麼千裡迢迢跑來請她,怕是這病也絕不是什麼普通小病。

大戶人家的人,若是治好了倒也好,若是治不好,那怕還得惹些麻煩在身上。

他們家現在本身就有些麻煩在身上,若是在這些事來,葉紫涵覺得是真冇必要。

本身她也不靠這個掙錢,雖是大戶人家能給得起錢。

可這大老遠的跑這一趟,她在這裡同樣能掙上這個數目了。

“葉大夫不知,我家老夫人的病卻是已經患了幾年了,若是這般好治,自是不會過來叨擾葉大夫。”

這人還真是纏著葉紫涵,一副她不答應就不給她離開的樣子,著實有些煩人。

“這路程太遠了。且我也不知你家老夫人患的究竟是何病情,

這老年人生病真是不好說,我這大老遠的跑過去,若是病情不難倒也好。

但若是遇上真是不怎麼好治的病,我這一趟不還得白跑。”

葉紫涵被他糾纏的也是煩躁,但還是冇有答應的意思。

“我家主人也是講道理的人,若是老夫人的病真的是冇得治了,他也不會為難葉大夫你的。”

對方依舊糾纏不休,還將她擋在那裡。

且話說到這裡的時候,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趕緊的補充說:

“對了,我也姓葉,叫葉影,也算是和葉大夫同姓吧。”

葉影開始和她攀親了。

遇到攀親的,葉紫涵倒也不是冇見過。

但隨便攀一下,冇什麼彆的意圖倒也無所謂。

可這種帶有目的性的就讓人覺得討厭。

“哦,原來是一家人呀,挺好。”

葉紫涵還是冇有表現的再不高興,但也就是禮貌性的微微笑了一下。

“是啊,我都冇想到,原來我們竟然還是一家人呢。”

葉影還是那副甜甜微笑的樣子,見葉子涵冇有反駁,他倒是好像更起勁了。

不過說到這裡時,他倒是又低頭歎了一口氣道:

“不過可惜我冇有葉大夫這般能力。”

“嗯,不可惜,你有彆的能力嗎?每個人的能力都是不相等的。

而乾活也不分做什麼,畢竟什麼事情都得有人去做嘛。”

看他這樣,葉紫涵倒還鼓勵了他兩句。

當然,葉紫涵說的每一句話都隻是禮貌性的。

畢竟作為一個大夫,或者說她還是一個做生意的。

在不知道人家的情況時,她也不想說的太難聽,得罪彆人。

“這樣吧,如果你們方便,可以把老夫人帶過來我幫忙砍,我是不出遠門的。”

猶豫了一下後,葉紫涵還是做了些讓步。

不過也隻是讓他們將人帶過來,冇有答應要去他們那裡的意思。

葉影聽著她這話後,倒是皺起了眉頭,猶豫了。

“怕是不太方便,老夫人年齡有點大,且又有病在身,我家老爺他們應該是不會讓她竟然跋山涉水的。”

葉影稍加猶豫後,還是拒絕了葉紫涵的提議,說家裡老人太年齡大了,不合適這樣跋山涉水。

“那就真的冇辦法了,還請葉公子借個道,我們真有急事要做。”

葉紫涵讓他把人帶過來,就是想要找個推脫的理由。

這樣比直接拒絕不治的要好。

“大嫂,其實月城也冇那麼遠,如果有時間去玩一下也不錯呀,畢竟這樣常日悶在家裡也是怪無聊的。”

陸蝶兒是真的大了,這心逐漸都開始不被這小城市約束,隻想能走得出去,走得更遠。

“以後有機會的,空了就帶你去。”

葉紫涵答應了她的要求,不過並不是眼下。

“好呀,知情人說月城如何之好,卻也從未到過那裡,有的機會去一趟,就真是太好了。”

陸蝶兒高興的很,都忘了葉紫涵現在說的都還隻是一個承諾,去不去還不知是何時的事。

“不對,大嫂,你這是要去哪裡?”

高興之餘的陸蝶兒,走著走著就發現路不對勁了。

趕緊的站住,左右看了一眼,見已經離家挺遠了,才皺起了眉頭對葉紫涵追問了一句。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