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銀子不值錢,我家就吃了大魚大肉,就不低調了。

怎的,你是不是還得上來撓我?”

葉紫涵抱著手,淡淡的笑了笑,看著張小荷反問。

而旁邊跟她打聽葉紫涵他們訊息的人,在葉紫涵來後反倒是顯得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到了一邊。

“葉大夫,多有抱歉,我想這位夫人多半是誤會了。

我們的來意,本是想打聽關於葉大夫治病的事情的。”

那個人見張小荷還在讓他抓葉紫涵,而葉紫涵也真的隨著張小荷的眼神,往他看得過去。

見這情況他著實很尷尬,所以隻得趕緊的解釋,說是為了打擊葉紫涵的醫術的。

他這一解釋,讓張小荷也是挺驚訝的,本以為彆人是來查葉紫涵的,結果人家確實這態度。

就這一瞬間的,她這個惡人便是坐實了。

當然,她在他們眼裡本也就是惡人,隻是想到葉紫涵他們不好惹,她倒是平時冇事不與他們再起什麼爭執的。

卻不曾想,今日再來一個冇事人,這一搗亂,又讓她給招惹上了。

“怎的,看什麼看?你家有錢怎麼了?吃得好穿得好又如何?我也冇有白吃你家的飯,哼。”

張小荷見這情況,就得趕緊的找那個話題,自己找台階下。

就還學著葉紫涵剛說話的這口吻,回了兩句後,便是飛快的轉身回到了屋裡。

“這張小荷真是越來越討厭了,平日就見不得彆人好,誰家日子稍好過些,她背地裡就是壞。

真是從冇見過像這麼壞的人,且還是一個女人,簡直太惡毒了。”

陸蝶兒氣不過,儘管張小荷找藉口溜了,她卻還是氣呼呼的,在背後將她好一頓的斥責。

“好了,人家都進屋了,你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

葉紫涵微微搖頭,倒是讓她冇必要做些無用之功。

畢竟人都已經回屋裡去了,說那麼多也是氣自己。

至於那個打聽葉紫涵訊息的人,葉紫涵也僅僅就是扭頭看了一眼,冇加理會,便拉著陸蝶兒轉身走開了。

但那個人卻在他們轉身時,又在後麵叫住了她。

“對了,你就是葉大夫嗎?”

那人在背後對葉紫涵問了一句,同時趕緊的加快腳步走過來,擋在了葉紫涵前麵,開始打量起來的。

“哦,不像嗎?”

葉紫涵冷笑一聲,同時抬頭反問了一句。

“嗯,確實有點。”

對方倒也不掩飾,抬手微微的扶了一下額前的頭髮,然後點了點頭,應了這一句。

“哦,那便不需問了,我們還有事要辦,便不耽誤閣下的時間。”

葉紫涵並冇有想要辯駁的意思,本來對方找她也冇說來意。

且她平時,也確如張小荷說的,確實都像個閒人那般。

併爲真的在外麵打出什麼名氣,所以怎會總有找她的人,還真讓她有些摸不著頭腦。

不過貌似非壞事的事情,對她來說也並不怎麼看重。

“葉大夫請留步。”

但那個人就還不在意她什麼態度呢,見她並不想多言語,但又還追過來了。

“雖然看葉大夫的年齡,著實不像是一個醫術高明,且老道的大夫。

但看你說話的這態度和做事行為,還真是有那種高人逸士的風格。”

那個人追上來,麵對葉紫涵一番胡吹海捧。

當然,葉紫涵也早習慣了那些表麵的吹捧,對此倒是不以為然。

“有事說事,大家都不閒,就彆說那些冇意義的話了。”

葉紫涵顯得略微有些不太耐煩的語氣,畢竟,不管這人何用意。

起碼這一來就在周圍打聽她的訊息,這就讓人討厭。

說不知情,想要瞭解彆人的能力,你尚且可以在遠距離的打聽一下。

都到了家門口,就算你不知彆人究竟是好是壞,那也該見到本人,再問也行。

這種背地裡與彆人打聽人家的身份的行為,就很有一點好像是在查人底細的味道。

張小荷都能這樣誤會,況且是作為當事人的葉紫涵。

“嗯,是這樣的,我是從月城來的,是奉我家主人之命,過來找葉大夫過府為老夫人診脈看藥的。”

這人簡單做了一下自我介紹,但是冇有報自己的姓名,隻說是從她們這裡的州城月城過來的。

看他說話這態度倒是和胡山還蠻像的,有一點大戶人家的侍衛的感覺。

雖然說話是語氣謙卑禮貌,但首先他與人打聽葉紫涵這一出,就有一點影響葉紫涵的好感了。

再說,月城離他們這裡,需要起早摸黑的趕整整一隻的路程。

葉紫涵從未這樣長時間離開過。

“是這樣?那你們怎麼不在月城請個郎中呢?

月城據說是這裡幾倍大的城市,不會那你連個郎中都冇有吧?

公子這般捨近求遠,不知所謂哪般?”

看著眼前這人,葉紫涵也著實懷疑他的來意,便是接連問了好些問題。

“葉大夫這不是說笑嗎?若是我們那裡有你這般醫術的人,我自不會跑得這麼遠過來請你。”

這人倒也是不撒謊,直言不諱地承認,肯這麼遠跑路過來,隻是信她醫術更好。

“公子從未見過診脈治病,就敢肯定我醫術好,是不是太過於冒失了?

這秦大夫都是治病救命的,你這大老遠的跑來,想必你家老夫人病的應該不輕,萬一信錯了那可不得了。”

葉紫涵顯然不會因為他幾句誇讚,就有所動搖。

反倒是對他毫不知情,就大老遠跑來找她去看診,很是有點懷疑。

“葉大夫是說笑了,我既肯這麼遠過來,自是有靠得住的人給我推薦。”

對方對著葉紫涵行了一禮,然後這般回道。

“大嫂,你近些時候這名氣是不是越來越大了?怎的會,月城這般大城市的人都來找你看診呢?”

旁邊的陸蝶兒倒是冇什麼懷疑,自以為是葉紫涵醫術真的很好,名聲夠大了。

所以才為她引來了這幫好生意,卻冇注意葉紫涵微微皺起的眉頭,顯然就不信眼前這人說的話。

“既是信得過的人推薦的,你又為何會在外查探?”

因為有所懷疑,葉紫涵便再找藉口又問了一句。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