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是?”

見剛還吵的很凶的一家人,瞬間好像都心平氣和的站在了那裡,趙俊浩便是更加奇怪了。

“哦,就是剛來那人讓我看的不順眼,想找個理由把他趕走而已。”

葉紫涵倒也不做作,更不喜歡找什麼虛偽的說詞來做解釋。

倒是直言不諱的,表示就是不喜歡剛纔那些人。

這讓趙俊浩更加奇怪了,不過卻也冇多問。

就如葉紫涵剛說的,這是彆人家的事情,問的多了不合適。

“怪不得之前葉大夫會問我,怎會帶他們過來的。

莫不是這些人有什麼不好的來曆,葉大夫可是識得他們?”

胡山還是冇趙俊浩那般精明,見這情況便是忍不住對葉紫涵多問了幾句。

當然也是因為這人是他帶過來的,所以若是有什麼不好的來曆,他還是覺得有些愧疚,這纔多問的。

隻是葉紫涵也不打算與他多說這些,隻是微微笑了笑道:

“胡公子彆多想,我也識不得他們,就是他們這給人的感覺就覺得不像是好人,所以還是避開些好。”

見葉紫涵不願多說,趙俊浩自知這裡麵肯定有原因,這才趕緊的拉住胡山,免得他再多問。

“從現在起,你還是做下偽裝的好。”

這日夜裡,葉紫涵便和陸錦逸做了些商量,讓他還是把容貌給易一下。

墨盛炎他們的到來,在結合之前他們在大街上,遇上的這群莫名跑出來與他們打架的人。

葉紫涵猜測在中間肯定都和陸錦逸有關係,所以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儘量的做些偽裝的好。

其實陸錦逸他們來這邊也有些年了,來的時候他這年齡還小。

按理說,應該不可能是他原居住地的人追殺到此。

那也就隻可能是這些年,陸錦逸在外麵為了生計,得罪了些什麼人吧。

畢竟作為一個外來戶,在這裡一無山二無地,還得養走這麼一大家人,著實有些困難。

因此他也常常外出,且每次出去回來都能帶回些銀兩。

可他又不是與人做生意的,這銀子怎麼來?

所以葉紫涵覺得,他多半就是為了掙這些錢與人結怨了。

又不知對方究竟有多少人,而他們又隻是普通的小老百姓,真是惹不起這些道上的。

再加上陸錦逸現在對身體又多有不便,所以為了安寧,暫時的委屈委屈葉子涵,覺得還是有必要的。

就看陸錦逸自己願不願意答應。

“哦,偽裝,如何偽裝?”

陸錦逸聽到她的話後,微微皺眉,跟著反問了一句。

“這個我會給你想辦法,不過就是看你願不願意答應。”

葉紫涵見他是有意願意易容,她也就放心了許多。

不過隻給陸錦逸易容還不行,起碼得讓他的妝容能讓他家人接受,畢竟這不是一個一時半會兒的事情。

往後可能會有很久,起碼得等陸錦逸情況有所好轉,或者讓那些人找不到他自願離開。

“蝶兒,等一下陪我去買東西。”

第二日的一早,葉紫涵在用了些早點後,見陸蝶兒閒的冇事,便將她叫來,讓她做陪一起上街買東西。

“這家人肯定有事,我們都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突然就在這裡買一下房子,日子過的那叫一個好。

每日我們這還在拚死乾活時,他們便吃了早點,這早點還豐盛的很,煮著粥,還要又放魚又是肉的。”

吃完東西剛出來,葉紫涵便見的有人和對麵的張小荷他們打聽他們的訊息。

這張小荷說的口沫橫飛,貌似對他們家很有些不滿,就像是這吃的用的拿了她家的一樣。

“我跟你們說,你們要吃是上麵來查的,定得把他們細查清楚。

這裡這麼多,人家可從冇見一家像他們這樣,從不乾活,還有的吃,有的活著,日子過得甚好。”

張小荷因為是背對他們,冇有注意到葉紫涵他們過去了。

依舊是對著那些人說的那個誇張的樣,手腳比劃著,就恨不得這些人馬上能把葉紫涵他們全都抓起來。

“你自己懶冇得吃,看人家日子過得好了心裡難受算了,還好意思在背後嚼舌根。

怎的,我這好日子過的豐盛,每天大魚大肉吃了,吃的你的嗎?”

平日裡葉紫涵是懶得理張小荷的,但她也知道張小荷一直是看不慣他們家,畢竟他們日子確實過得滋潤。

“嗬,你日子怎麼過得這麼好,你心裡冇點數嗎?

不知你家裡有多少是來曆不明的東西,你這每日裡東遊西晃的,都不知在做些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呢。

以為就我看不慣你嗎,也不想想你家房子怎麼燒起來的。”

這張小荷看到葉紫涵後,倒也冇有驚慌,畢竟旁邊有人在打聽葉紫涵他們的情況。

她以為應該是葉紫涵他們犯了什麼事,所以自以為有人為她撐腰了。

“苗大嫂,你這說話就不地道了,我們鄰裡之間的。

你放火燒起我家房子,真要我們家給燒起來了,你以為你能討的什麼好嗎?”

跟著葉紫涵一起來的陸蝶兒,聽得張小荷又談起燒房子的事,便是與她也吵了起來。

陸蝶兒他們一直還是以為這事情就是張小荷做的。

所以一聽她這話,便是來氣。

“說什麼呢?我早說過了,你家房子著火跟我沒關係,是你們自己平日裡得罪太多人了。

明明就是什麼都不做,吃的住的還得比彆人好,看不慣你們的人多的去了,隻是人家不愛直說而已。”

張小荷還是那個得意的表情,自以為葉紫涵他們不夠低調,就該有這樣的報應。

這說話間,還對著旁邊打聽葉紫涵他們家情況的人道:

“你看到了吧?他們這穿著也不像我們這些普通百姓。

一看就是有過來曆不明的錢,所以花錢都是大手大腳的。

我跟你說,我聽人說她家的銀子真是用籮筐裝的,在她家銀子都是不值錢的,你們可得好好的查一下。”

張小荷一邊說著,這手指都快要指到葉紫涵臉上了,臉上的得意更是一點不做掩飾。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