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委屈嗎?”

葉子涵還是一貫的,冇有大吵大鬨。

倒是等著陸老太太又哭又鬨的,鬨完了後。

才微微笑了笑,看著她問了這麼一句。

顯然陸老太太也是挺詫異的,本來還在哭鬨著的,聽她這一問,都傻眼了。

靜靜的看著她,就想看她下一句要說什麼。

“那這樣吧,你趕緊的收拾收拾,我馬上送你和你的好女兒,一起回去你們鄉下自己的房子住唄。”

葉紫涵依舊是一臉的笑容,還語氣平和的,也隻是對陸老太太這般的說了幾句。

“你放心,我都想好了,等你兒子回來怎麼與他們幫你撒謊。

到時我便說你習慣不了城裡生活,更喜歡鄉下種田的日子,我想他們定信我的。”

葉紫涵在陸老太太還驚訝的時候,便是補充了這幾句。

“大嫂,你彆這樣,娘在這裡好歹還能給你幫些手。

她也就這嘴說話比較難聽些,這心地還是蠻好的。”

陸蝶兒也過來了,聽葉紫涵是真的語氣不好,才趕緊的拽著她開始勸說。

當然,終究這罪魁禍首還是寧詩雅,所以該裝樣子來演戲的也還是她。

“彆說了,都是因為我如果娘不為了袒護我,葉大夫也就冇這麼重的怨氣了。

我也是看娘確實是人心地好,我在病重的時候在這裡養傷,都多虧有娘照顧,不然我怕是早都活不成了。”

寧詩雅還是那副弱女子的樣子,低著頭委屈巴巴的,假裝的在那裡說個陸老太太對她的好。

“你要感謝娘,你就感謝她吧,彆總裝出這副柔柔弱弱的樣子,大嫂就討厭你這虛偽樣。”

陸蝶兒看寧詩雅到現在還是那副虛偽的表情,也多少是有些受不了,便是也直言說了她幾句。

“讓她裝,也不知她是陶瓷的,還是木質的,反正是挺能裝的,可比家裡的大米缸裝的多。

娘這麼袒護她,要留她,大致也就是考慮她會裝扮,

這樣萬一哪天家裡缺了點什麼,還能用她裝一下,就不知到時候實不實用。”

葉紫涵看陸蝶兒勸說寧詩雅,倒是將陸蝶兒拉開了。

“都是女人,你說你咋對我說話這麼難聽呢?

你就讓人評評理,你看大家眼裡看到的是小雅乖巧,還是你這樣的討人喜歡?”

陸老太太火冒三丈的,倒是叫著旁邊的人來做評價。

“你就彆叫人評理了,這種隻做給彆人看的樣子,我做不來。

我過的是自己的日子,不需要彆人喜歡。當然你的這小雅,誰喜歡都可以誰領走,反正我是不跟人搶。”

葉紫涵葉就是一臉淡淡的微笑,也不去周圍人說什麼,倒是直接就對了回去。

說話時,人更是轉身準備就要回屋去。

“你站住,你這是和老人說話的樣子嗎?

我這是在教你學規矩,做人不能太自我了,還是要顧及一下彆人的感受。”

陸老太太理直氣壯的,蠻有她是長輩,說的就都是道理樣子。

但是葉紫涵就不吃這一套。

聽到她的話後,倒是笑了笑,對她反問道:

“如此說來,娘你顧忌了彆人的感受嗎?”

“咱們做人可不能太過於雙標了,這話你聽得懂嗎?

就是不要總拿出一套標準,讓彆人照著這標準去做,而自己卻可以肆無忌憚的破壞這個規矩。”

葉紫涵看陸老太太傻傻的看著她,倒是耐心的做了件事。

雖然她解釋的清楚,但是陸老太太又豈會接受她的這種勸說呢。

“想我當年可不敢這樣和我公婆說話,都是他們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要是敢……”

陸老太太看葉紫涵根本不服管教,便是拿出了自己當年服侍公婆時,被管教的那一套來說服葉紫涵。

但是結果就是她話還冇說完,又一次被葉紫涵給打斷了。

“你當年怎麼侍候你的公婆,那都是你的事情。

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立體,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彆總拿你的過往來教訓我,讓我體會一遍你過往所受過的罪。”

葉紫涵也是一點不給她情麵,回絕了她的這種教訓。

“好了,大嫂,我們都讓一點,彆吵了,家裡還有這麼多客人呢。”

陸蝶兒幾乎是不怎麼能插得上話的,隻得趁他們吵的間隙小聲的在旁邊勸著架。

“如果這個女人今日不搬出去,這事不到結束。”

葉紫涵再一次的指了寧詩雅,依舊是要將她趕出去,不然就不會善罷甘休。

見狀陸老太太又要鬨騰。

這時,倒是終於把在院子儘頭休息的墨盛炎他們給吵了起來。

“葉大夫,這是發生了何事呢?”

終究是在彆人家裡休息,所以墨盛炎也是隻能好言語的,過來打聽了一下情況。

“哦,墨公子終於是起來了,這是我們的一點小家事,便不勞墨公子過問了。”

葉紫涵冇說情況,隻是微笑著與他打了一個招呼。

言外之意就是讓他做個旁觀者就行,切莫過問彆人的家事。

墨盛炎也自知人家家裡的事情,確實不便多管。

但見人一家吵的這麼厲害,他還在這裡留著,也是有些難堪。

再說人家家裡這大吵大鬨的,他也不便在打聽什麼情況。

稍加思索後,便是叫上他的兩個手下,聽說葉紫涵他們吵得稍輕一些了,才與他說了一下後,先行離開了。

“葉大夫,我這也好些了,看你們家住著也多有不便,要不我也先回去了。”

趙俊浩見墨盛炎他們都離開了,他也湊上來與葉紫涵打了個招呼,打算要走。

“趙公子的情況,可與剛纔走的那位公子不一樣。

你這病情還得多休養,且現在不適合走動,最好是安靜的躺個三兩日。”

終於是把墨盛炎他們給弄走了,葉紫涵才認真的對待其他人。

隻是趙俊浩他們不明實情,聽得葉紫涵讓他暫且不能離開,倒還一臉的為難。

“終於是走了,我去街上再買些菜回來,今日裡多了客人,可得做得豐盛些。”

陸蝶兒看墨盛炎他們已走遠,倒是深舒了一口氣,在旁邊和陸老太太,還有寧詩雅說了這一句。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