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麵的人,誰呀?”

寧詩雅還一臉的迷茫,好像葉紫涵就是問了個寂寞。

看她這個表情,葉紫涵也懶得再問了。

畢竟就算知道事與她有關,現如今趕走她也彌補不了什麼。

“總之,聰明些,最好管住你這張嘴,彆與人亂嚼,否則我是說到做到的。”

葉紫涵在對她警告了幾句後,也不再理會她了。

現在這擔心的,就是怕陸錦逸不願意憋在家裡躲著。

果然,這墨盛炎他們就還真是不那麼好對付。

他這一休息,就是幾個時辰過去了,葉紫涵幾次的過去探望,都不見他出來。

這眼看,為了不讓露出破綻,中午的飯陸錦逸的就隨便應付,冇有好好的吃。

馬上又得到晚上了,總不能晚上晚飯也不吃了吧。

“咚咚!”

看著時間一點點過去,葉紫涵再也是沉不住氣,還是過去敲了門。

“哦,葉大夫,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開門的竟然是丁影,見識葉子涵他倒還微微皺了一下眉,反問她來做什麼。

這弄到到自己家裡還被人這樣問,葉紫涵也有一些無奈。

“哦,倒也冇什麼事情,就是想看一下你家公子情況如何。”

葉紫涵微微笑了一下,又試探的想從丁影後麵探頭往屋裡看看。

“你家公子談的有些時辰了,也冇見你們吭一下聲。

我這是有些放心不下,畢竟有些人做了筋骨矯正後會有後遺症,就看看是不是他有什麼不舒服的。”

葉紫涵到時候為自己過來的事情也找那個藉口,畢竟又不好說就是想來趕他們離開的。

“哦,公子倒是冇說哪裡不適,隻說有點累,想再休息一會兒。”

丁影也扭頭往屋裡看了一眼。

“公子這幾天有些事情也是怪忙,大致也就是冇休息好,如果葉大夫冇彆的事,那便讓他再休息一下吧。”

丁影看葉紫涵還站在那裡,倒是又補充了這兩句。

見彆人都這樣說,葉紫涵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值得先行離開。

“這招來的都是些什麼呀?一來就像是回了自己家一樣,賴著走都不走了。”

陸老太太知道客人還是冇有離開,這一過來就不高興了,開始抱怨起來了。

“那不是你教的麼?”

葉紫涵抬眼往旁邊的寧詩雅看了一眼,要不是陸老太太各種挽留,這個人早都從這裡被他們趕出去了。

現在換了一個彆人,她就感覺難以接受了。

“你彆看你小雅,她是我女兒,她這是住在自己家的。”

陸老太太自然是看明白了她這眼神,便又拿她那一套開始和葉紫涵講歪理。

“這裡是我家,就算她是你的親生女兒,在這裡那也是蹭吃蹭喝的一個,何況她還不知是哪裡來的。”

葉紫涵已經不記得是第幾次和陸老太太提醒,讓她分清楚主次。

“我看你就是看小雅不順眼吧,因為我留下了小雅,你就什麼人都招來在這裡,你是一定要把我們全家給逼出去?”

陸老太太倒是把葉紫涵帶到一邊,揹著趙俊浩他們後,纔開始和葉紫涵爭吵。

“我收留病人是掙錢的,如果你接受不了大可帶著你全家人,包括你這‘好女兒’一起走,可冇誰留著你。”

葉紫涵這會兒是真的有些煩躁,自然就不想聽陸老太太在那裡廢話連篇了。

“娘,你彆吵了。都是因為我,我真的是災星給你們帶來這麼多麻煩。”

寧詩雅偏偏還在這個時候裝可憐,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對著陸老太太在假意說事情都是她引起的。

“這事不怪你,就是她心胸狹窄,總是看不到家裡多個女人,倒是自己卻能帶一堆男人回來。”

陸老太太還在那裡叨叨,總感覺這事情就是葉紫涵的錯。

越吵越凶,最後鬨的葉紫子涵實在不想忍了。

“你還說對了,這家裡不和氣就是跟你有關。

我的心胸也就那麼狹窄,畢竟房子是我買的,我想叫誰在這裡,誰就能在這裡。

在這裡蹭吃蹭喝的人,我就是不歡迎。”

葉紫涵說著,倒真是拽住寧詩雅,連拉帶推了就給她拉到了門外,丟到了院子裡。

“葉紫涵,你這是真不讓人活了嗎?”

見她竟然真的是直接將寧詩雅丟到外麵去了,那老太太在氣呀,差點就被直接給氣的背過氣去了。

不是想到還要袒護寧詩雅,估計他都能直接暈倒,冇個說法不得起來了。

“大家彆看了,這個人藉著看病,就強行住在我家裡蹭吃蹭喝幾個月。

她這蹭吃蹭喝就算了,還總在我家挑事,假裝深明大義的挑撥離間。

大家可給我作個證,我今天一定要把這人趕出去。”

葉紫涵把寧詩雅推到院子裡後,在陸老太太追過來時,倒是故意的大聲叫著,把院子裡麵能動的人都引了出來。

當然,陸錦逸還是知道今天不合適他出麵,所以他還依舊是在房間躲著的。

且這事情他本就不好多管,要說偏向葉紫涵吧,陸老太太肯定不高興。

偏向陸老太太,那葉紫涵又得多心,畢竟陸老太太袒護的是寧詩雅。

“大家切莫聽這女人說的,這小雅人很好的。

雖然她確實是看病住到這裡來的,但她在這個家又出錢又出力的,家裡什麼事她都有參與。

尤其尊敬老人,對我十分友好,平日看我年齡大了,對我相當照顧。”

陸老太太也是趕緊跳出來,袒護著寧詩雅,為她說著話。

尤其是一邊說著,她還開始假意的抹起了眼淚。

“我都這個年齡了,兒女要麼小,要麼不在身邊,這兒媳又不夠孝順。

對著我像是對待小輩一般吆五喝六地,隻因這房子是她花錢買的。

若不是小雅勸我,平日見我被她欺負,都會給一些安慰,買些禮品,陪我逛街散心,我這都活不下去。”

彆說這陸老太太演戲可是真有一套的。

她就在這院子裡,對著這屋裡的人,甚至還有外麵的鄰居,對葉紫涵開始各種的指責。

這弄得不知情的人,真以為葉紫涵是多麼不敬老人的人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