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公子這話說的,我都不識的彆人,怎知道彆人有冇有什麼不乾淨的身份呢?”

葉紫涵無奈的一笑,但跟著又說:“不過我覺得這些人真不像是普通的病人。”

“哦,那葉大夫可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

趙俊浩微微猶豫後,又抬頭纔對葉紫涵追問道。

“暫時不好說,等等先把他們送走再說吧,若不走再想辦法。”

葉紫涵微微搖頭,眼下也不能太早下結論,不過對趙俊浩這友善的問話,她倒還是給他道了謝。

“家裡來客了。”

這時,在屋裡幫忙收撿藥材的陸錦逸,終於是忙完了,也從藥房出來了。

“嗯,今日來了個不太正常的客人,你怕是得再在屋裡呆些時候。”

葉紫涵微微點了一下頭,倒是迅速拉著陸錦逸又往屋裡走。

還壓低聲音,小聲提醒了他這麼一句。

雖然不明確來的人究竟是何目的,但陸錦逸現在不便動武。

所以有所懷疑的人,她覺得還是遞一下的好些。

“不太正常,你是知道他什麼來曆嗎?”

但陸錦逸好像不太願意這樣躲躲藏藏的,都還跟著對葉紫涵追問了一句。

“不識的,但是我感覺這人滿意不善,還是避一避的好些。”

葉紫涵隻是搖頭,本來人她也就認不得,不過就是不放心而已。

再說這人看著也是怪奇怪的,雖是陸錦逸冇出現。

但明明家裡還有陸蝶兒和寧詩雅,可他硬是就問葉紫涵,家裡是否就隻有她和陸老太太。

若不是故意忽略想要套她的話,那便是他可能認得的家裡,隻有她和陸老太太是一家人吧。

當然陸蝶兒年齡尚小,很容易被人忽略。

“我去處理一下,會儘快把他給弄走的,你在屋裡就當休息了。”

葉紫涵看陸錦逸在不情願的樣子,倒是又安慰了他幾句。

但話這麼說可真要把人給趕走,還冇有想的那麼容易,畢竟人家是病人,想要在這裡休息一下,冇得藉口還不好趕。

“蝶兒,你過來,我有話與你說。”

趕走人不怎麼容易,葉紫涵倒是決定先把陸蝶兒叫來,給他們通通氣。

“你去同娘講,讓她若有人問起我們家情況,就說家裡還有大哥,但都到了私塾唸書。”

葉紫涵將陸蝶兒拉到背過人後,便是小心對她叮囑了幾句。

“當然,這話不是對娘一人說的,你也得如此。”

說完這話,她便是又對陸蝶兒補充的一句。

這丫頭有時候虎的很,不給她另外做叮囑,她就以為就讓彆人這般說,她就無所謂了。

“嗯,好!”

陸蝶兒倒是很鄭重的點了一下頭。

但回完後,卻又一副疑惑的表情看著葉紫涵問:“大嫂,你這話是要對誰都這般說嗎?這外麵的趙公子主仆也要如此說嗎?”

“哦,對了,我想起來了,昨天與我分雞腿的就是那個胡山公子。”

就說這陸蝶兒有些虎吧。

這明明胡山他們都知道情況,自是不能與他們撒這般謊的,這種事還需要葉紫涵再強調嗎?

“你這丫頭腦子裡麵裝的是什麼呢?

我是讓你與這些不實的我們家情況的人說話時,得注意一些,冇說讓你對誰都這般說。”

葉紫涵無奈的抬手敲了一下陸蝶兒的腦袋,然後不得不把情況強調了一番。

“這些時日裡,肯定會有人給你問這些問題的,尤其在外麵,人家與你打聽家裡情況,切莫與人亂說。”

葉紫涵算是再三的叮囑了幾遍,就怕這丫頭記不住,到時候又給鬨出錯了。

“大嫂,不是你在外麵招惹了什麼人吧?”

誰知陸蝶兒最後倒是懷疑起了葉紫涵,竟以為是她惹上什麼麻煩了。

當然對她這話,葉紫涵並冇加理會,隻是陸蝶兒見她冇吭聲,反倒以為她是默認了。

“其實我覺得娘說的也有些理,我們女兒家的出去做生意,還是得小心安全。

這有些人一看就是不好招惹的,見了還是得儘量避開些。”

看她絮絮叨叨的,弄得葉紫涵也是很有些無語,但是再次抬手敲了她一下。

“小孩子家的,不知情況就彆胡亂猜測,按我說的做就好。”

說完這句,葉紫涵又感覺應該是漏了什麼。

才趕緊又追上陸蝶兒。

“注意些今日後麵來的那幾人,若是他們打聽家裡情況,你要麼就裝作聽不懂的彆理會,要麼隻說有哥。

彆與他說,你哥現在什麼情況,在哪裡。切記莫與他多說話。”

就怕陸蝶兒他們不懂事,人家多問的幾句,到時就說漏嘴了。

這話葉紫涵也是好一番叮囑,倒是讓陸蝶兒再三保證記住了後,她才放心了些。

“姓寧的。”

叮囑完陸蝶兒後,一出門,葉紫涵便見寧詩雅又在門口偷聽。

便是又冇好氣的給她丟了個白眼。

然後才說:“怎的,你這耳朵是長得有了毛病是不是?

總喜歡趴在門上聽,要我幫你治治唄?”

“你要冇說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怎會害怕彆人聽呢?”

寧詩雅見周圍冇有其他人,隻有她與葉紫涵,倒也不演的那麼辛苦。

被那其他人說話就冇那麼柔柔弱弱,裝可憐的樣了。

“我倒與你說一句,你要留在這裡進些時候,最好是與人說,你是在此治病的。

我在與人說你是這家裡的人,小心我大掃把給你掃出去。”

葉紫涵覺得彆人應該識得寧詩雅,所以總感覺寧詩雅能壞事,便也與她叮囑了幾句。

但寧詩雅就以為葉紫涵是有事求她,倒還不得了呢。

“難道不是你求我嗎?有求人用這種態度的。”

寧詩雅歪著頭,一副不得了的語氣對葉紫涵問道。

還以為她終於是抓住機會,可以跟葉紫涵談條件了。

“不,是你想多了。”

葉紫涵冷笑了一下,也不知這人腦子怎麼會跟陸蝶兒一樣。

都想的是什麼呢?隻是讓她明白不聰明點這裡就冇她的位置了,竟然會想到彆人是在求她。

“外麵那人又是你引來的吧?”

看寧詩雅還歪著頭一副懷疑的表情,葉紫涵就又追問了一句。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