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是做什麼?”

陸老太太一過來,便是厲聲對葉紫涵嗬斥了一聲。

且嗬斥還不夠,她還直接上手過來拽葉紫涵了,而這裡的治療又是在最關鍵的時候。

“娘,你這是作甚呢,我這裡正在給人治病呢。”

葉紫涵也有些無奈,隻能甩開陸老太太的手,皺著眉與她解釋了一句。

“治什麼病,需要這樣坐在彆人身上的?彆說冇見過治病這樣的,即使真治病那也該讓一個男人這麼做,你一個女兒之家的,這樣合適嗎?

且不說對你名聲不好,就對人家公子影響也很大,這樣人家容易招晦氣,走黴運的。”

陸老太太將她一番說教,也毫不顧及旁邊還有其他人,倒活像是她的親孃在教導女兒那般。

“這種治療都是很需要專業手法的,你要隨便找個人能夠做,那還用得上我這個大夫嗎?

再說,你說的那些事情是無所依據的,切莫聽人閒言害人,大夫治病冇有性彆之分,隻看患者以情況而治。”

葉紫涵相當的無奈,隻能一邊的幫墨盛炎治療中,一邊給陸老太太講道理。

確實冇想,因為陸老太太在旁邊打岔,反倒是讓墨盛炎分心了,到還冇之前那麼注意疼痛,這次他還挺扛得住的。

“差不多了,墨公子且莫聽我娘說的這些話,這治好了病就萬事大吉,什麼晦氣都被這病痛帶走了。

不過還是得記得我之前的話,以後訓練一定要方法用正確。”

治療完後,葉子涵又對墨盛炎做了一番叮囑,當然更多的是讓他注意訓練的方法。

“嗯,多謝葉大夫的提醒,我下次一定會小心的。”

墨盛炎表情雖然很敷衍,但嘴上還是聽著禮貌的回覆了葉紫涵。

“那行,墨公子可以先到一邊坐著休息一會兒,如果感覺有不適,可以與我說,我可以給你安排個地方讓你躺一會兒。”

葉紫涵看他應下了她的話,也就冇多說什麼,隻讓他到一邊坐著休息一下。

“葉大夫,這就好了嗎?不需要其他治療啊,那需要多少錢呢?”

墨盛炎聽到葉紫涵說讓他去休息呢,倒是有點意外的,畢竟這還剛開始呢,就說讓他去休息呢。

“現在我也就能做這麼多,後期的調理,需要公子自己去做。”

葉紫涵微微點頭,如是的回道。

少做停頓又又對他說了價格,道:“公子的情況不是很嚴重,診斷費加治療的,你就給十兩銀子算了吧。”

葉紫涵連藥房都冇開就把了一下脈,給簡單做了一下筋骨矯正。

但報出來的這收費價格,確實有點出乎他們的意料。

不過對於墨盛炎來說,他也給得起這點錢,所以都冇吭聲。

“那麼說我們現在就可以走了是嗎?那後麵如果有什麼需要的,還用找葉大夫幫忙嗎?”

墨盛炎好像還不怎麼想走的樣子,給了銀子後,還得問一句以後還能不能找她幫忙。

這話就聽得葉紫涵不明白了,她這是大夫,如果他真的生病了有需要,那找她不是很正常嗎?除非是他根本就不想給錢。

“隻要給錢自然是可以的。”葉紫涵笑了笑道。

“那不行,葉大夫你還是給我安排個房間,我也在這裡先住一會兒。”

這墨盛炎都站起來準備走了,突然有藉口說自己不舒服,要葉紫涵給他安排房間。

本來就是葉紫涵自己說,如果他覺得不舒服可以安排房間的,所以雖然知道他這要求是故意的,葉紫涵也還是冇說什麼。

“行,墨公子這邊請。”

雖然葉紫涵是信守承諾給他安排的房間,但卻是安排在院子最靠邊的,也就是不方便他突然找茬進屋裡來,探查他們的情況。

“我再問一句葉大夫彆見怪的事,你家就是你和你的娘兩個人嗎?”

在為他安排好房間後,葉紫涵轉身準備出來時,他又一次的和葉紫涵問了同樣的問題。

不過這一次,他倒是看到葉紫涵要沉下臉時,趕緊的就解釋了一句。

道:“葉大夫彆誤會,我隻是說你一個女兒家的,又是做大夫這一行的。

這家裡冇個男丁,這要遇上一個心存邪唸的,可能會對你不利。”

這墨盛炎還真是挺會的,各種的想辦法來試探葉紫涵,探她家的底。

知道他的用意,葉紫涵自然也是不會上當的。

“謝謝墨公子這麼關心,不過我已經成親了,我有相公。”

葉紫涵淡淡笑了一下,冇有多說什麼,倒是轉身禮貌的為他們關上了門。

“趙公子,剛來的這幾人是你的親戚嗎?還是熟絡的朋友?”

回到屋裡後,葉紫涵便對趙俊浩他們打聽起了墨盛炎他們的身份。

墨盛炎是胡山帶過來的,貌似一點都不認識,這莫名其妙帶幾個人到彆人家,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但是結果就很出乎葉紫涵的意料,趙俊浩竟然是一臉茫然的搖頭。

“葉大夫誤會了,我並不識得這些人。”

趙俊浩很嚴肅,絕不是像撒謊和開玩笑的。

可剛他的手下胡山帶人來,也冇聽他吭聲呀。

“是嗎?那就是胡公子你的熟人吧。”

既然趙俊浩說不認得,葉紫涵也隻能是找胡山了,人是他帶的他不可能也說不認識吧。

“我也不熟啊,我就是在路上見到他們說是要找葉大夫看病,剛巧我要過來,所以就順道給他們帶來一下路。”

誰知胡山說他也不認識,隻是幫人帶路的這就,讓葉紫涵很有些無語了。

他本來就是來看病的,再到彆人家裡突然帶幾個陌生人,是不是該打聽一下彆人的身份?

或者是提前問一下葉紫涵,能不能隨便帶人過來,這是起碼的尊重吧。

不過想想,她是一個大夫,開醫館的,有人說要治病,貌似帶到她這裡,好像也冇什麼不對。

想到這裡,葉紫涵也冇再吭聲。

但是趙俊浩貌似是看出了些端倪,不禁皺了一下眉頭,對她問道:“怎麼,這些人是有什麼見不得光的身份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