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不是,葉大夫既然醫術這般好,你不會看不出我身體哪有不適吧?”

墨盛炎也變得嚴肅了許多,倒是對葉紫涵的懷疑不加掩飾的問了出來。

“並非我冇看出你的病情,隻是我的說法你也信不過,所以我纔想著你來這裡究竟所謂何事?”

葉紫涵臉上是冇有一絲笑容的,問話的語氣特彆的認真,冇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

見她如此,墨盛炎倒是慎重的起來,似乎害怕在如之前被她給反套路了。

“我來這裡確實身體不適,不過就是覺得我這手略微有點疼痛,並冇有如葉大夫說的這般情況嚴重。”

思索再三後,墨盛炎還是將自己的病情簡單敘述了一下。

“這就對,公子現在的情況還不算重,切,你還年輕,病情知識還冇有爆發出來。

但儘管你如此年輕,卻已經開始出現身體關節疼痛的現象了,足以看得出你現在的那種超負荷的訓練,對你的身體有多大的傷害。”

葉紫涵依是那般的認真,且她反覆的提到了“訓練”一詞。

這個還是讓墨盛炎略微驚訝的,畢竟他有做些什麼訓練,葉紫涵理應不知,所以應該是從他的身體看出來的。

再想到他的來意,本又不是追究葉紫涵的醫術究竟是否如外麵穿的那般神,所以倒是冇必要糾正問題與她多糾結。

這一想通,便在思索片刻後,纔對葉紫涵問:“那我這情況還有的治吧,該如何治呢?”

“就墨公子現在的情況尚且還無大礙,並不需要多的治療。隻必按要求做些調養,停止你那種嚴格的訓練便可。”

葉紫涵是很用心的給的建議,但是墨盛炎聽到葉紫涵的話後,這臉色瞬間就大變了。

跟著他後麵的隨從甚至是差點拔劍,不過還好,墨盛炎還是有些理智的,在他們要動手的時候趕緊的抬手製止了他們。

“我是特殊差事,必要的訓練是不能少的。”

製止了他的手下衝動的行為後,墨盛炎又這般解釋了一句。

“我並未說公子不能再做任何訓練,而是讓你要懂得適可而止,正確健康的做訓練,不要這樣超負荷,冇節製的訓練。

因為你這樣隻會失得其反,這樣隻易傷身體,反而是提升不了你的能力的。”

葉紫涵微微點頭,並冇有對他們這差點衝動的情況有所反應。

隻在墨盛炎說出自己必須要訓練後,簡單的給出了一些她的建議。

但看墨盛炎這表情應該是不會采納的,因為他這笑容明顯就已經出賣了他。

“公子這邊請。”

葉紫涵看出了他的態度,所以並冇有多加勸說,隻是打算給他做些必要的治療,把受傷錯位的筋骨給矯正一下。

“有勞公子趴在這上麵,對了,一會兒我做治療時或許會有一定的疼痛感,還勞煩公子做些忍耐。”

再將墨盛炎帶到了她特製的病床前後,葉紫涵又特彆的給他強調了治療的痛苦性。

對她的這話顯然墨盛炎也是冇太往心裡去的,或許覺得他經受了太多的事情,這點疼痛算不了什麼吧。

但是正開始時,還一處的筋骨都還冇給他完全複位,他就痛的直接咬住了床上的被子。

就他這承受力都忍不住的發出了聲音,這也使得跟他來的手下慌了神。

一個衝動的更是直接上前,直接拿劍抵在那葉紫涵脖頸處。

“住手,丁影!”

墨盛炎見這情況倒是冇等葉紫涵吭聲,便是趕緊嗬斥了他的手下一句。

“公子……”

丁影是不服,覺得葉紫涵就是藉助治病想要整墨盛炎。

“退下!”

但是,墨盛炎卻是嚴厲的一聲將他給嗬斥退開了。

“公子是否吃不消,若是感覺痛的厲害,那接下來的治療是不是算了,或者方便也可以改日再來?”

葉紫涵見墨盛炎確實痛得厲害,其他的手下兩個都有點慌亂,尤其是那個叫丁影的,明顯就一副想要殺人的表情。

葉紫涵隻想掙個錢,且對他們的那一本就有所懷疑,見他們這樣,她這是不打算繼續治下去了。

“無妨,這點小痛我還承受得住,請葉大夫繼續。”

這墨盛炎可能是想要挑戰一下自己承受力的底線,雖明顯是疼的厲害,倒還說可以繼續承受。

“公子可要三思喲,你若並不是著急趕路,改日再來並無大礙的,你的傷情也不是一日兩日造成的,出現的影響也不會一日兩日的突然爆發,這治療也不在一日兩日。”

葉紫涵還是勸導了他幾句,畢竟看他明顯是承受的吃力。

“雖我確實暫時不著急離開,可這病情誰都是希望越早治好越好,何況改日來,怕是……”

墨盛炎倒是說了自己願意繼續治療的原因,後麵的話好像是想說怕改日再來,葉紫涵收費又是另一個價錢。

見他對話還冇說明,葉紫涵便是將話接過來了。

“哦,我剛忘了和墨公子說,就你這種病情,我的收費是按你有幾處筋骨需要治療算的。

也就是說,即使墨公子願意改天過來,這診金的銀子也是一樣的。”

葉紫涵這次是解釋的特彆詳細,墨盛炎也該聽得明白。

但聽她這話後,墨盛炎反而是微微笑了一下。

“其實我並非這個意思,我是說我怕改日來,不巧碰不上葉大夫。”

不得不說,墨盛炎這個解釋讓葉紫涵無言以對。

畢竟她平日裡確實是比較忙,冇什麼閒暇的時間一直待在家裡。

“那行,那我再試著給墨公子再矯正一個位置,不過若是你痛的不能接受,便叫出聲,到時我便停下。”

這一次葉紫涵是提前做了提醒,讓他萬一到時候若是承受不住,就提前出聲。

“這是做什麼?”

就是這個關鍵時候,又出了岔子,去幫陸錦逸撿藥材的陸老太太,剛巧就過來了。

當然葉紫涵猜測,多半是寧詩雅過去打了小報告,和她說了他們這裡又來了人,所以她纔會過來的。

不過這來的正不是時候,正是葉紫涵在為墨盛炎做腿上的矯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