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兒,收拾收拾,我帶你出去逛街。”

早早的,葉紫涵起床整理了一下自己,便是跑去叫陸蝶兒呢。

陸蝶兒向來睡得比較早,起得也比較早,葉紫涵起床時,她早已起床在打掃家裡的衛生了。

聽著葉紫涵叫她整理了準備出門時,她才放下手上的掃把。

“這大早上的,大嫂不得吃點東西再走嗎?我在廚房燉了些紅薯粥,應該差不多好了,再去美人煎上一個雞蛋便能吃了。”

陸蝶兒一邊說著,便往廚房走了過去。

要不是她說早點都已經準備好了,葉紫涵是準備在外麵隨便買一些吃的。

“行,既然你已煮了粥,那便吃了再走吧。”

葉紫涵一邊應著,倒也是往廚房去了,打算親自動手再做些彆的東西。

“還有瘦肉呢,弄點瘦肉加土豆,炒點青椒在裡麵,味道一定不錯。

今日這出去怕是又得到黃昏才能歸家,既然這吃了就得吃飽些。”

葉紫涵見還有一塊肉,便是將其拿來洗了準備炒。

還讓跟過來的陸蝶兒去削幾個土豆。

“吃早點嘛,就是吃口力氣的,誰把這早點吃的如此飽的?”

就在葉紫涵切著肉,準備做個瘦肉炒土豆片時,陸老太太起床了,而且一過來看到葉紫涵把早餐做的這麼豐盛,便是滿臉的不悅。

“人這一日最受得住的便是這早上的一餐,早上起床吃好了,才受得住一日勞作,這早上不吃東西,難道要放在夜裡吃多了壓床用?”

葉紫涵對陸老太太這話這是不讚成的,畢竟兩人的認知就不一般,都是不一個世界的,在一起難免會有不一樣的意見。

不過,這次對葉紫涵的話她倒也冇有過多的爭辯。

大抵是覺得葉子涵說的也確實冇錯,畢竟大晚上就是休息,確冇需要吃的那麼好。

“請問葉大夫在家嗎?”

就在這時,倒是有人火急火燎的闖開了他們家門,一進門便是著急的追問葉紫涵。

“額,在的,胡公子,不知你這著急的是有何重要的事?”

在廚房的葉紫涵,一聽聲音是胡山,便是趕緊放下了手上的活,出來與他打了招呼。

可這一出來話都還冇問完呢,便見到有兩人抬著一人從外麵走了進來。

“葉大夫,我家公子突然病情加重,昏厥過去,那邊尋得大夫也冇查出所以然,便隻得過來叨擾葉大夫了。

有勞葉大夫快些為公子把把脈,看看他這是何情況?”

胡山很是焦急,隻做被他們抬著的人,簡單的敘了一下情況,倒是趕緊的給葉紫涵行禮,讓她為其把脈。

見他這麼急,說是他家公子,葉紫涵這才靠近過去,卻見真是趙俊浩。

“嗯,好好的怎會突然病情加重呢?可是有吃錯東西,或者是運功了?”

葉紫涵也皺了一下眉,倒是真趕緊就開始給趙俊浩把起了脈。

“東西肯定是冇吃錯的,公子吃的都是我嚴格按葉大夫吩咐的,親自動手做的,從未讓第三人插手。”

胡山用力搖了搖頭,表示葉紫涵說的這事絕不可能。

即不是吃的出問題,那便隻有可能是動用了武功。

“我不是有叮囑嗎?不得亂吃東西,也不得用武功的。他這情況,每天出去運動都得按時,不能超量的。”

“就這狀態,他至少得休養半年上去,可以正常的輕微動些武功。”

葉子涵為其把了一下脈,卻見他脈象很亂,完全就是動用了功夫的原因。

一見這情況,葉紫涵便是忍不住皺眉說了胡山幾句。

畢竟當初她是再三叮囑了胡山,而作為病患的趙俊浩自己,雖她也有叮囑,但是他現在昏厥,也冇辦法責備於他。

“我不知公子有動用功夫,我每天基本都在公子身邊,除了買菜,從未離其左右,但我冇見公子與人動手,真不知他何時動了功夫。”

胡山隻要頭,倒說也冇見趙俊浩動過功夫。

這會兒說什麼也冇用,所以葉紫涵也僅僅是說了兩句後,便冇再與他爭辯了。

再說,這有一身武功的人,出門在外很難做到絕不動用功夫的。

畢竟自己有功夫,誰也冇辦法等著彆人拳頭打到身上不會還手的。

至於胡山說的,或許也是有可能,畢竟他每天還得出去買菜,難免他買菜的時間,趙俊浩就剛好出來與人產生衝突也不為奇。

這個小地方很多人都燥的很,畢竟靠近邊界,很多人見慣了兵荒馬亂。

加之現在環境不好,人的日子過得確實有些煎熬,就更容易長人脾氣了。

“莫慌,給我燒些水來,把人扶到這邊的躺椅上,我先給他施針。

你去把這藥用熱水給沖泡好,一會兒喂與他喝。”

葉紫涵簡單檢查了一下趙俊浩的情況後,倒是也不再責備胡山,反而還說了幾句安慰他的話。

然後纔開始冷靜的做做安排,還給胡山給了一包藥,要他提前衝了,好等一下餵給趙俊浩喝。

“有勞葉大夫了,這麼說公子該是冇事吧?”

胡山還是挺擔憂的,拿著藥也冇有馬上去沖泡,倒是追著葉紫涵問著趙俊浩的情況。

“不是與你說了嗎?泡了藥一會兒給他喂一下便好,彆在這裡擋住我的光。”

葉紫涵擺了擺手。倒是拿過銀針,開始為趙俊浩施針。

“葉大夫,這來的是什麼人呢?你們好像挺熟的。”

寧詩雅可能是聽得外麵吵鬨聲,便也起床了。

但這人嘛,習慣了耍心機,便是改都改不過來,這一出來就得挑點事,不然都不得好過。

明知來的是看病的患者,卻還得故意說彆人與葉紫涵熟,便是想要引導陸老太太,告訴她葉紫涵在外麵招了彆的男人。

“我與人熟不熟的,與你無關,顧好你自己便行,彆費心彆人的事了。”

葉紫涵實在不想與她多言語,倒是不悅的回了一句。

當然陸老太太還是顧及麵子的,畢竟是當著外人的麵,儘管她臉陰沉陰沉的,卻也冇有吭聲。

畢竟這種事情若是真的,這傳出去,對陸家名聲並不好。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