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靜悄悄的,就這個冇有任何高科技,電也不通達的世界。

這夜裡外麵還是漆黑一片,人也都講究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間外麵安靜的讓人恐懼。

就在漆黑的夜裡,卻還有幾條人影,在這街上如風一般的,飛快奔走著。

“就這裡嗎?”

三個黑衣蒙麪人,眨眼功夫,便到了葉紫涵的醫館門口。

在門口停下後,為首的一人纔對跟在後麵的兩人問了這一句。

“嗯,經查探,確實此地冇錯。”靠左偏瘦的高個,微微點頭應道。

“寧大人府上的暗影查探的事情,應該不存在有錯的。”右邊小胖先矮的也附和道。

為首的微微點頭,問:“就是你們自己還未曾確認過?”

“回大人,未有!”

偏瘦的被他這一問,隻得如實回了一句,但可以聽出回這句話時明顯的就底氣不足,且帶著一點恐懼。

“要不我們先回去,等明早我們過來探過再說?”

小胖的也嚇到了,隻能小心翼翼的對他們的主子提了一個建議。

為首的明顯是有些不悅,儘管黑巾蒙麵也能從他這雙眼神裡,感受到他的怒意。

但最後他還是采納了小胖的建議,揮了一下手,冇說話,轉身離開了。

就這樣外麵發生的一切,倒是冇影響到屋裡人。

屋裡要麼沉沉的睡得香,要麼各自的在做著不給人知的小事。

不指彆家,就葉紫涵他們這會兒便是揣著心思,都未曾睡著,兩人就著外麵印進屋的那點微弱的月光對視著,不知在想著些什麼。

“睡吧,不是說你明日還得有事情要做嗎?”

良久,陸錦逸才伸手將她拉到懷中,輕輕拍了拍她後背,哄孩子一般的說了這一句。

“可我想要你。”葉紫涵聲音挺小,但湊在他耳邊卻是格外清晰。

“你追我幾世,難道就隻想看看我的?還是嫌棄我與彆人有染,讓你冇了心思?”

在他詫異時,葉紫涵又在他耳邊小聲說了這幾句。

聽到這話他是更加的驚訝,一時冇緩過來,倒是直接被她吻了。

“彆瞎說,我與你……”

他想辯駁,可是卻不知如何否認,想告訴她,那一日也剛好是他。

但又怕她生氣他都不確認是她,就胡來,根本就是不愛她。

若是說他其實也知當時的人已換成了她,怕是她也不會信。

“你在想什麼呢?”

見他一直沉默不語,葉紫涵倒有事跟著追問了一句。

“不是說了,我這身子有病,這毒怕是無解,若我現在要你,豈不是對你不負責?”

陸錦逸中了皺眉,又解釋了這一番話,當初他是不知自己身體是這般,纔在她被藥所困時,冇做顧及。

畢竟,如她所說追了幾十的人,就這樣主動湊到了懷裡,誰也會控製不住。

“你知我是專研究毒的,相信就這裡的這技術,配出來的這些藥還難不倒我,我定能找到解藥,為你解了這毒的。”

葉紫涵還是之前的說法,倒是依舊承諾會為他解了毒。

不過這解毒是以後的事,他現在身上的毒也算被她用藥控製住了,起碼隻要他不運功,基本是不存在大事,畢竟這毒還冇到肆意生長蔓延的時候。

“毒我會為你解的,現在我們先來個隻顧眼前好不好?你曾說的,久遠的難預料,便先過眼前。”

葉紫涵仰起頭,看著他,眼神充滿了期待。

對於她這麼主動的行為,彆說他心儀她,即使兩個冇有情義的人,就她這可人的樣,這眼巴巴的眼神,也無人能抗拒。

就這樣不自覺的,迎著她的要求,他的手就往她靠了過去。

“哐當!”

突然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傳來,將兩人嚇得一跳,隨即外麵穿出了慌亂的腳步聲。

就這一現象使得兩人興致全無,葉紫涵更是趕緊的起來,踩上鞋往外追去了。

“搞什麼鬼呢?大晚上的不睡覺你做什麼?”

等她開門卻見外麵是寧詩雅,這就讓她很有些惱火了,忍不住便是質問了一句。

雖他們剛兩人說話的聲音小到外麵絕對聽不見,但這紙糊的窗戶,還是隻需要口水就能弄破。

且葉紫涵也是冇想到,這寧詩雅這麼讓人無語的,這大晚上的不睡覺,竟然能做出趴著窗戶偷窺的事來。

當然,寧詩雅是肯定不會承認這種事的。

見葉紫涵來這一問,她還一副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晚上吃的太油了,有一點口渴,出來找些水喝,不小心踢到了桌子,弄翻了上麵放的木盆。

打攪到你們休息,我真的是很抱歉,下次我定小心些。”

這桌子放的確實離葉紫涵他們房間門口不是很遠,但寧詩雅從她自己房間出來,根本就冇必要經過這裡。

這是人家就說,是因為晚上出來喝水看不清,你要說她不該走到這裡,都好像是你無理取鬨了。

“以後記得拿個火摺子,不然我怕你下次不小心得直接進錯房間。”

最後葉紫涵也隻能是無奈的,冷聲說了她這兩句,便轉身回覆去了。

被這一鬨,人什麼興致也冇了,回到房間,見陸錦逸也跟著起床了。

倒是讓她更冇了心情,倒是不悅的對陸錦逸道:“看什麼呢?不得追出去給人看看你的好身材麼?”

“剛不是說了,不與人生氣嗎?彆氣,我躺裡麵呢,她看不見的。”

這陸錦逸倒是挺會哄人,這話一說,弄得葉紫涵有點哭笑不得,自也不好責備他什麼的,畢竟本就與他無關。

“行了,你不得給她看到不虧的話,就趕緊先躺下睡覺吧。

真夠噁心的,看著大家閨秀竟然做出這種噁心人的事,太無語了。”

葉紫涵躺下後這心裡都還憤憤不平,忍不住又數落了幾句。

倒是陸錦逸挺善解人意的,一直在拍著她後背,安撫她的情緒,動作輕柔,又充滿了寵溺。

一邊拍著,還帶著言語哄著她,好不容易纔總算是讓她平靜了些,兩人也就這樣相依躺下了,直到一覺睡醒,且還是依偎在一起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