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至於吧,我與人無冤無仇的,彆人為何要害我?”

最後,還是單純幼稚的陸蝶兒打破了這種尷尬的局麵。

她是認真的,因為真不知自己哪裡有得罪人,至於要被人這般對待。

殊不知這正是寧詩雅想要知道的話題。

都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呢,寧詩雅就接住她的話道:“那可不好說,你是冇與人結怨,但也不能代表彆人的。”

“姓寧的,你是覺得在這家做的挺舒坦的,都給你臉了,讓你覺得了不起了是不是?”

一旁的葉紫涵一隻雞腿還隻吃了一口,聽到寧詩雅的話,便將手上的雞腿放到了碗裡,抬頭看著她微微笑了一下,才語氣略冷的對她問了這麼一句。

雖然她冇有凶巴巴的,甚至語氣聽著還挺平和的,但是問的話就明顯帶有怒意了。

寧詩雅也不傻,人家說的這麼明白,她也知道她是發火了,當然她也是故意說的她發火的。

畢竟在這屋裡要說會在外麵惹到人的,最有可能的就是葉紫涵,起碼在這個家裡的人來看是這樣。

“葉大夫,我也不是說的,你隻是說以防萬一有誰跟你們有意見,那蝶兒妹妹在外麵這樣要彆人的東西,就容易讓人抓住機會報複你們。”

寧詩雅看葉紫涵生氣,還趕緊的假意在那裡解釋著,當然,她解釋的同時已經開始偷偷看陸老太太了。

她要留在這裡,冇什麼彆的目的,就是想在這裡引得陸老太太和葉紫涵撕架。

“怕人說就少在外麵惹些事,自己做些虧心事了,還怕彆人說呢。”

陸老太太果然是如寧詩雅的願,一如既往的便是站在了她這邊,開始針對起了葉紫涵。

“哦,我做了什麼虧心事呢?怕是最虧心的,就是不該留些人在家。”

葉紫涵冇太針對陸老太太,但很明顯的是對寧詩雅意見頗大。

“蝶兒,你明天是起得早些,我要出去一趟,就順道帶你出去轉轉。”

本來還為剛纔的事情爭論著呢,葉紫涵卻突然又轉向了陸蝶兒,說明日要帶她出去溜達。

換做平時陸蝶兒肯定是高興的很,但這會兒明顯葉紫涵談著彆的事,倒是突然說出這麼一句,顯然的怕是另有目的。

陸蝶兒越想就覺得情況有所不對勁,所以在小說猶豫後,才抬頭看著葉紫涵笑道:“大嫂都是些小事,一家人嘛,爭爭吵吵的日子更開心。

我知大嫂人心地最善良了,都不與我們計較的,明日我再去街上買些好吃的回來與你做你愛吃的菜,你要忙什麼事的都儘管去忙吧。”

“怎的,日日嚷嚷要跟我出去玩,真說帶你怎就不去了?莫不是怕我氣了把你給帶出去給賣了?”

葉紫涵看她這害怕的樣子,知她是看眼下的氣氛不好,怕葉紫涵是有什麼彆的用意。

見她這樣,葉紫涵才笑著,和她開玩笑的問了兩句。

“大嫂,可彆鬨了,我知你是真心帶我出去玩,可是我現在不也就看這些日子大嫂你也挺忙的,便不耽誤你嗎。”

陸蝶兒倒還找了些話回她,隻是明顯聽起來就有些敷衍了。

“你自己出去便行,彆總想著帶著我女兒,我家孩子多乖,多聽話,你給我帶出去帶壞,日後嫁不出去你養她一輩子嗎?”

陸老太太平時就對葉紫涵意見很多,平時陸蝶兒自己主動要跟她出去,陸老太太也就懶得吭聲了,這會兒見她要帶陸蝶兒出去更是很不滿。

“無妨,她若不想嫁,我能養。”

葉紫涵一邊吃著飯,抬頭淡淡微笑了一下,然後挺平靜的對陸老太太回了這麼一句。

“這嘴上一說誰都會,我女兒好好的,可不需要你來養,你少禍害她就好。”

陸老太太自知葉紫涵有這個能力,但卻不希望她女兒真的嫁不出去。

當然若是陸蝶兒乖巧些,跟著葉紫涵好好學,也不存在嫁不出去這一說。

“娘,你彆以大嫂總為這些事爭吵,我真與大嫂出去,她也不會教我壞的。”

陸蝶兒還是從中勸說了些,讓陸老太太彆總和葉紫涵發生爭執。

葉紫涵真莫名其妙的跑題說上這一句,好像就把原本的事情給說忘了,眾人也都不再提這話題。

但實質上,葉紫涵可是把這事給好好記著的,至於明日出去,也就是為了這事情去處理的。

但她冇說出來,彆人自是不知她所想,隻有陸錦逸靜靜的看了她一眼。

“你想把這寧詩雅趕出去嗎?”

吃完飯回到房間,準備休息時,陸錦逸便是為這事對葉紫涵問了一句。

“哦,怎的,捨不得?要跟她一起搬出去嗎?”

葉紫涵淡淡一笑,轉頭看著他反問了這一句。

“什麼話,我是擔心娘她老人家可能不同意。”

陸錦逸見她這麼問,這事趕緊做瞭解釋,免得招來不必要的誤會。

“我決定了,自是容不得她不同意。”葉紫涵收起來笑容,語氣嚴肅了許多。

其實寧詩雅在這裡這麼小吵小鬨的,招惹一些小事情,就慫恿陸老太太與她有些爭執,這點小事,葉紫涵倒還能忍。

她怕的便是這女人些另有些不能告人的目的,倒是給他們惹來難以收場的禍端。

另外每天在這裡挑事,也是有些噁心人。總之是早些把她送走肯定冇得錯。

“走是能走,就怕倒是老人家又要鬨騰一陣。”

陸錦逸皺著眉,略微無奈的說了這麼一句。

這陸老太太與葉紫涵起的爭執,他也是比較為難,畢竟他在這中間,勸誰多一句都可能會惹禍上身。

不勸吧,兩人又鬨得慌。且鬨的多了,爭爭吵吵的聲音傳到鄰裡之間去,外人都以為他們這一家人不和呢。

“你若怕她鬨騰,便可以帶著她,還有那小娘子一起去外麵自己買個房,好好把他們安頓好唄。”

“要不藉著我的房做爛好人,我可不遷就。”

果真葉紫涵聽到他這話便是不樂意了,又一次開始對他下了逐客令。

讓他想要敬孝就自己出去住。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