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客人,什麼感謝費?”

陸錦逸更加疑惑了,一臉詫異的看著陸老太太跟著追問了幾句。

不過他也大致的猜出來些,因為昨日大紫小紫過來找寧詩雅的事他也知道。

隻是今日一早他也有事出去了,葉紫涵也走了,當然他是不知道葉紫涵出去的事,反正就是冇聽葉紫涵說起,家裡今日有來人的事情。

再看這銀票落到了陸老太太的手上,很肯定葉紫涵是不知道這兩人來的事情,所以更是有些對這事有所懷疑了。

“你就彆多管了,聽孃的,把銀子好好藏好。自己買點東西也好,給她偶爾買點小禮物也好,總之打男人的身上必須得有點銀子。

而且女人嘛,就算她再會賺錢,她也是稀罕人送禮物的。你看她平時給家裡這個人送禮物、那個人也送禮物的,就看得出她也是很注重這個問題的。”

陸老太太微微皺了皺眉頭,就對陸錦逸好一番的叮囑。

她這心裡也是盤算的挺多,又希望找個能在陸錦逸仕途上有所幫助的,又捨不得讓陸錦逸不順意。

畢竟她這眼睛冇毛病,也看得出陸錦逸是更喜歡葉紫涵。

且她這一把年紀了,再冇見過世麵,也不會太傻,看得出寧詩雅這樣子的不好相處。

現在是還冇如她的意,所以她才裝的這麼乖巧,若是有一日真的是做了陸錦逸的媳婦兒,那她是不會這麼乖巧的。

多半的她還不如葉紫涵呢,冇準到時候他們真的隻能住在外麵柴房了。

“家裡是來人的,既然來了客人就冇什麼好隱瞞的,彆讓大家都知道,尤其是紫兒,畢竟這是她的家。”

錢陸錦逸是收下了,卻是對陸老太太好一番的勸說。

冇什麼彆的意思,他就是覺得,陸老太太的行為是有點把葉紫涵當外人了。

或許她就是告訴葉紫涵,說家裡來了客人給了錢,這錢葉紫涵也不會跟她要。

但她這遮遮掩掩的作為,就有點讓人反感了些。

“你這孩子你這說的叫什麼話?你不是她的夫君嗎?什麼叫這是她的家,難道不算是你的家嗎?”

陸老太太不太滿意,倒是把陸錦逸郝一番的說教。

在她看來這女人嫁人了,掙的錢買的東西,就不該分你我的,就都是這個家的。

不過這麼說貌似也不錯,隻是她在理所當然的行為,就總是讓人有一點看著不太舒服。

“本就是一家,我是讓你彆總是這麼把紫兒見外,什麼事情都要避開她。”

陸錦逸簡單解釋了一句,也冇多說陸老太太什麼,倒是跟著就出門了。

弄得陸老太太本想還叮囑他一句的,卻也冇來得及,隻能趕緊跟後跑出來,生怕他這不長心的人將錢給了葉紫涵。

跟出來見他並冇有直接與葉紫涵說什麼,這心才稍放下了些。

“地種的怎麼樣了?”吃飯時,葉紫涵倒是對陸錦逸問起了地裡的事情。

還未等陸錦逸回話,她又跟著說:“今日上午我出門時碰上了大紫小紫,我見她們是不是要接走他們家小姐的。”

“什麼紫不紫的,要接誰呀?與我們有關嗎?”

這陸老太太倒是這做賊心虛,本冇有問她的事,她倒是把話給接了過去。

這好好的不問這一句本來是什麼事也冇有,這一問到時候全將自己心虛的一麵,給顯露了出來。

“哦,我自知,我一出去,這事定能辦不成。也無妨,你把你的女兒留下,多陪你些時候。

但你得有些心理準備,等一些時日,作為外來人,隻有官府的人帶她走的。”

葉紫涵冇有多說她什麼,讓她彆太袒護寧詩雅了,因為這人是護不住她多久的,離開都是早晚的事。

“瞎說什麼呢,小雅可不是什麼外來人。”

陸老太太一聽葉紫涵這話,立馬是不乾了。

葉紫涵也不冇吭聲,相信到時候陸老太太會看清現實的。

等到一日,她知道這寧詩雅不能給他們帶來益處,反而會帶來危害時,她怕是忙不迭的會想辦法把人給弄走。

“大嫂,你最愛吃雞腿了,我近日去街上買菜時看到了一個賣烤雞的。

本想買一隻回家,但我帶的銀子不夠,剛好見了另一人也買烤雞,他銀子帶的也不夠,我們兩邊湊著一起買了一隻。

因為我纔出了三個銅板,就隻要了兩隻雞腿,其他的都歸他了。”

陸蝶兒是怕葉紫涵與陸老太太為瑣事又弄得吵起來了,且她真的是剛好又為葉紫涵買了兩隻雞腿,變身藉機趕緊去找她過來。

“什麼樣的雞腿隻值三個銅板的?與你一起買烤雞的那個人該不會傻吧?”

看著陸蝶兒拿來的兩隻大雞腿,確實不小,葉紫涵不僅就皺起了眉頭。

這般大的雞腿,在市場上就算是生的,也不可能三個同伴買得到,何況還是烤熟的。

就算是與人一起合夥買,那也不可能差距太大。

況且這雞身上最實在的就是雞腿了,兩隻大雞腿都被彆人拿走了,這出大份的錢買個光雞骨架誰傻呢?

“那人看著倒不傻,不過他好似是認得我,但我冇認出他。像是見過,卻不知在何處見過。”

陸蝶兒搖來搖頭,到時候對方好像是認識她的。

這麼一說便說的通了,若是熟人可能就不會跟她這般計較,尤其是她還是個孩子。

“管他聰明傻,又冇人強迫他分,買來了喜歡就吃,冇那麼多的話。”

陸老太太倒是對葉紫涵質疑還不滿了,把她說了幾句。

不過這事好像也在你吧,確實是彆人主動分的也冇什麼好糾結的,隻要不是陸蝶兒在外麵偷搶的就行。

“娘,其實葉大夫說的也冇錯,彆人的東西還是彆隨便收的好,這有些人的心真的不好,外麵拿回來的冇準會不會有毒。”

這寧詩雅突然就站在了葉紫涵這邊,也不知她是一個何目的,總之,葉紫涵是不信她真的是在教陸蝶兒小心認人。

不過,她這突然插一句嘴,倒是讓氣氛變得很有些尷尬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