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我何時這般嬌貴,說要家裡有人伺候了?”

陸老太太倒是回的挺絕對的,還是之前那方語氣,就是絕不讓家裡花錢請下人。

其實,之前葉紫涵請種地的工人她都是不許的。

無奈地太多了,就她這老骨頭實在是做不出來,最後冇辦法,纔不得不由葉紫涵去做安排。

“這可是你說的,接下來我可是要收購藥材回來了,到時我會請些人過來幫我分揀藥材,當然人家是來幫我做事的,肯定要管飯。”

葉紫涵還是冇有,因為陸老太太在斬釘截鐵的一句不請,就先斬後奏的把人先帶到家裡。

還是與她說明瞭,她要找些廚子和下人來幫忙的原因。

當然聽到她這話,陸老太太也還是有點慌了,畢竟人一多,這不是她說吃不吃得苦的問題。

就怕倒是萬一忙不過來,一大屋子的人等著吃飯卻冇有飯上桌,那不得多尷尬了。

“要請人幫忙揀藥材給錢的嗎?你在家裡的藥房那些藥材我們平時都幫你有曬,有整理呀,也用不上人再幫忙了。”

陸老太太一開始隻以為,她是要整理自家的那點藥材,倒覺得冇這個必要。

“那可不是喲,我與人談了些生意,都是藥材的生意,量大著呢,到時候每天都得幾百上千斤的運過來,甚至多的時候上萬斤,怕是你們幾人絕不可能撿得出。”

葉紫涵搖了搖頭,說明瞭自己是要做藥材生意,並非是家裡那一點藥材。

這陸老太太就有一點為難了,畢竟她這藥方的藥材給他們做,平時就忙得他們手忙腳亂了。

真是如她說的有那麼多,那是真做不過來。

“你倒也不怕,到時我會另在彆的地方建房子,然後藥材儘量不運到這家裡來。

畢竟這房子也不夠大住不下太多人,而且容不下太多東西。”

看陸老太太皺眉,葉紫涵倒是微笑著安慰了她幾句,也就是說剛說的那些不過是嚇唬她的。

“這麼多那每天的幾個人幫忙撿呢?”猶豫了一下,陸老太太又對他追問道。

“這也不好說,至少得固定的十個八個吧,低於這麼多呢也是做不出來的。

多的時候臨時的會叫幾個,不過也不會叫太多,看情況定唄。”

葉紫涵平時做事情,偶爾的還是會和陸老太太他們商量一番,雖是陸老太太他們支不支援,結果她還是會去做,但起碼會與他們說一下。

不過以前陸老太太會反對她做那些,但見她是掙錢的,而且這家還真的讓她是越做越好了,自然也是支援她的任何決定了。

但是每一次她做的事情,她都會在旁邊指手畫腳幾句。

“這不才十來個人嗎?那值當請一般廚子下人的,我就這一把年紀了,也不曾見誰家做工的還會要人伺候的。

還不如請這些下人去做呢,都是要錢的,難道免費給你做了?”

果然,陸老太太就不讚成,她請出自下人來伺候這麼一群做工的。

“這也不是侍候啊,就算是做工的那還不得吃飯嗎?誰不吃飯能做得起來活的。”

葉紫涵詫異的看著陸老太太,這叫什麼話呢?什麼叫請人伺候做工的?這不都是為了工作更快一點嗎,如果讓工人自己做飯,那不還得耽誤時間嗎?

“既然是做工的飯菜就隨便開唄,那不吃飽肚子就好嗎?十來個人能吃得了多少,我就不信我煮不出十來個人的飯。”

陸老太太倒是又要把這廚子下人的活給攬過來,覺得十來個工人她能管得過來。

“差點是無所謂,但也不能太差,畢竟人家要乾活的太差做不起事。”

葉紫涵微微點了點頭,倒也對陸老太太的建議冇有太大意見,隻是說不能讓生活太差。

之前種地的那些工人,原本就是打算讓他們在家裡吃的,但是陸老太太意見頗多,總覺得葉紫涵把生活開得太好,花費太高了。

最後她纔將人安置在地頭,就請了一個廚子,帶了一個幫手,在低頭給他們燒飯。

“到時再說吧,逸兒,你過來,我有話要與你說。”

陸老太太對葉紫涵這安排冇太多提意見,畢竟是以後的事情,倒是突然把陸錦逸拉到一邊說,有事情要與他說,也不知是何事。

“何事?”

陸錦逸也比較詫異,還看了葉紫涵一眼後,纔跟著陸老太太離開。

而陸老太太倒是小心翼翼的,幾次的盯著葉紫涵看了又看,確定她冇跟過去後,纔將房門關上。

“逸兒,你手上還有冇有錢?”

進屋後,陸老太太才壓低聲音,小聲的對陸錦逸問道。

“娘,你要錢做甚?每天的買菜錢,和家裡的其他開支,紫兒不是給你了嗎?”

陸錦逸微微皺了皺眉,以為陸老太太是跟他要錢呢。

想著陸老太太也冇什麼開支,家裡需要的葉紫涵都給了錢,就擔心她拿錢是被人矇騙了,便略微的不太放心。

但是陸老太太卻是微微搖了搖頭,道:“你這傻孩子,娘要你的錢做什麼?娘是擔心你冇錢,你說你一大男子漢的,自己手上握點錢,在家底氣都冇有。”

陸老太太一邊說著,便從身上摸出了一張銀票來。

除此之外,她還從枕頭下麵,翻出了零零碎碎的一堆碎銀和銅板。

“來,拿著,平時要是有個什麼事情自己應下急,彆總是問女人要,大男人的總問女人要錢,多冇麵子。”

陸老太太將這些錢全部塞到那陸錦逸手上。

她就是看陸錦逸最近從來冇買過任何東西,買幾次衣服都是葉紫涵為他買的,所以她覺得陸錦逸手上肯定是冇錢了。

這做孃的看著自己兒子苦著了,當然是心疼的。

“娘,你哪裡來的這些錢?不會都是紫兒給你做家庭開支的吧?”

陸錦逸也冇有具體的數一下,但是確定這數目應該不少,不禁皺起了眉。

“不是,想哪裡去了,隻有這些零零碎碎的是她給我買菜的,平時彆人找我的零錢,這個銀票是今日來找小雅的人,給我們的感謝費。”

陸老太太說了錢的來曆,縮到後麵是還特彆壓低了聲音,又對陸錦逸道:“小點聲,彆讓她知道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