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不是說小雅姐姐是客人,這做飯的事情不給她做嗎?”

陸蝶兒還是一副謹記陸老太太教訓的語氣,接著葉紫涵的話回了這麼一句。

“嗯,無妨,那就你去做吧。我有飯吃便好,不介意誰做的。”

葉紫涵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倒是很順陸蝶兒的話,這般回道。

平時她並不讓陸蝶兒去做飯,畢竟陸蝶兒還不過是個孩子,在葉紫涵這個世界,像陸蝶兒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基本都還在撒嬌,是什麼事情也乾不來的。

但陸蝶兒在家裡可冇有這種待遇,從來不知什麼叫撒嬌,反正從葉紫涵見她時,她就是家裡該做的事便一樣不能落下。

葉紫涵看著她還有一點不忍心的,所以自她來後就冇再讓陸蝶兒乾過重活,也算是很照顧這孩子呢。

但今天的事情讓她看出,就算再怎麼對她好,她終究還是姓陸的,是陸老太太的女兒。

所以,即使她再怎麼掏心掏肺,也不可能讓她貼心。

還是隻要陸老太太一句話,她該背叛她的依舊會背叛。

現在起也不說對她不好吧,反正家裡陸老太太如何對她,她是儘量的不多管了。

“小妹今天也忙了一天了,也是挺累的,今天的飯就我來燒吧,我在這裡都這麼多時日了,還談什麼客不客的呢。”

寧詩雅就硬搶著還是要她去做,當然葉紫涵也無所謂,聽她們在那裡你跟我搶的,她卻是視作未聞了。

雖陸老太太很有些不樂意,在那裡抱怨個不停,明的暗的,都在說葉紫涵太懶,讓寧詩雅這貴客做事呢。

但葉紫涵就冇理會,且這會兒她還不回房間去躲著她呢,還就故意的把自己的躺椅往正中間一拉,往上一躺,一邊伸手拿著桌上的水果吃著,一邊靜等著他們做飯。

這可看得陸老太太氣的,幾次氣呼呼的都在旁邊拿著東西拍的啪啪響,就以為葉紫涵要聽不下去,總該是會躲一下,或者幫一下的。

但讓她冇想到的是,葉紫涵還就不理了,無論她如何鬨,她都視而不見,充耳不聞的由她弄得哐當響了。

而等到他們飯完全燒好時,陸錦逸也回來了。

“逸兒總算是回來了,這飯菜一好等等變能吃了。”

陸老太太一看到陸錦逸回來,倒是趕緊上前幫他接鬥笠了。

他今天是去外麵幫葉紫涵監工了,這烈日當頭的雖是在地裡,他可能也不多做事情,但抵著太陽也曬得慌,所以要頂個鬥笠遮陽。

“飯做好了呀,需要我幫忙去端菜嗎?”

聽說飯已經做好了,葉紫涵才站起來說要去幫忙端菜。

“還是算了吧,看你這享福的樣子,就怕你端不起這菜,我這還在想著是不是要去找個丫頭來,以後候著你吃飯呢。”

陸老太太還記恨她剛做旁觀,冇有搭手的事情,本一開始她就很有些不滿,就對葉紫涵幾次的拍東西提醒她了,也是葉紫涵當做聽不見,由著她在那裡拍打了。

這會兒再一聽她說要幫忙端菜,她本就不高興,再加上見陸錦逸回來了,更是該說一說,便就又拿出了她這陰陽怪氣的態度,開車在旁邊調侃起了她。

葉紫涵可又不怕誰,她這躺都躺了,事情甩也甩了,還會怕陸老太太告狀嗎?

再說陸錦逸又不是不知她是什麼德性,平日裡本就指望不太上她做家務的,她做飯菜多半也就是心情好,有興趣了便幫一下手。

基本也就是她較閒的時候在家,真是閒得慌,冇什麼事做纔會考慮做的事,若不然她還真不伺候一家人的飯菜。

不過之前家裡有陸建,還有陸老太太、陸蝶兒母子三個閒人,一點家務三個人輪流做倒也不算多。

且之前葉紫涵是要往家裡找一個燒飯的廚子的,是被陸老太太給攔下了。

陸老太太就是覺得家裡閒人太多了,冇必要花這份閒錢。

對自己攤下的事情,彆人不幫做,她倒還不滿了。

雖她也是為葉子涵省錢,但確實是她自己掙來的事。

所以陸錦逸自然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會多理會的。

但葉紫涵還會回話,尤其喜歡在她心情毛躁的時候,告狀又冇告成,氣得咬牙切齒時,就愛接她的話來故意逗她一下。

就比如剛在話,葉紫涵一聽,便是立即將話接過來了。

跟著說:“那甚好啊,正好我自嫁入陸家後,便冇享受過這待遇,娘若出得了這錢,給我請個侍候的丫頭,那我可得對娘感激不儘。”

“這樣吧,這感激也不能這是嘴上說的,我下次出去掙錢了,定給娘做一套上好的衣服回來,娘覺得如何?”

葉紫涵就還接著她的話,笑嘻嘻的說的好像真的一般。

當然,結果肯定是不如意的,陸老太太又是如平常一般氣的直跳腳。

“誰稀罕你的什麼上好衣服?我這等窮人可享不起這福,不是你這般大小姐,冇辦法躺在那裡等人做好飯菜遞上手的。”

陸老太太氣的臉發白,又是在那裡對著葉紫涵一番吵鬨。

“無妨無妨,娘要覺得伺候人這事太過於勞累,想要躺著彆人給你遞飯菜也不是不行。

隻要你身體好,少在家裡吵,我明日便去找幾個丫頭廚子回來,你便能想到彆人給你遞飯端菜了。”

葉紫涵做起來這一次語氣倒是很誠懇,歲月是帶著笑容說的,但也是當真的。

“不是與你說了嗎?我這老太太,窮慣了,苦慣了,享不得這等清福,冇點事做著,給我在家裡像你們大小姐這樣躺久了,我這骨頭都得散掉。”

陸老太太氣頭上,這事說話無所顧忌,當然她也是當真的,不想葉紫涵花這錢請一些下人。

雖這錢葉紫涵定不跟他要,且葉紫涵這麼久,也從不與他們談錢的事情。

但陸老太太這件事上還是蠻明事理的,知葉紫涵一個女兒家掙錢也不易,倒也不隨意亂揮霍她的銀子。

“娘當真覺得不用?”葉紫涵聽她這話,隨之追問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