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確也是大戶千金,但與逸兒結親並非她本意。這門親事是兩花與十兩銀子換來的,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找上我,說這丫頭生的水靈,娶了好生養。

我見逸兒年齡也不小了,見的這個丫頭長得也卻還有幾分姿色,而且身材勻稱,確實一副好生養的苗子。

再加之,我們又是外來戶,十兩銀子要給逸兒娶個大戶千金可不容易。”

說起葉紫涵和陸錦逸的婚事,陸老太太多少是有些後悔的。

因為確實是她擅作主張的,當時就認定葉子涵是大家閨女,該有教養些,彆找個小戶小家的普通村姑要賢惠懂事。

卻不曾想這丫頭一進門就鬨得慌,一開始就鬨騰著說是被家人陷害的,她本想嫁的人也不是陸錦逸。

這好不容易的,費勁了各種手段,總算是撮合了兩人圓了房,這下鬨倒是不鬨了,不再吵吵嚷嚷的要回去,也不每天睡在床上攤屍了。

卻冇想她就又鬨著要搬進城裡,雖是這進城的買房銀子都是她出的,也不知她自己是從哪裡弄來的,倒是冇讓他們操心。

但卻又從此不再安分了,整日你就這樣穿的花枝招展的不著家。

一想到這問題,陸老太太就悔得腸子都青。

畢竟這丫頭如之前她這妹子說的,這臉蛋兒是真的生的水靈可人,身材也是生得玲瓏有致,很是勻稱標誌的。

反正是陸老太太一老太太都看的甚是喜歡,就彆說外麵那些男子什麼眼神看她了。

要說長的標誌,她可是比這寧詩雅還得標誌幾分,獨這嘴討嫌也就算了,可讓人操心的就是整日不見人影。

若是陸老太太還年輕,她是定會每日得跟著她追出去的。

畢竟是十兩銀子,若是真拿一日出去被人給盯上,然後順走了,這銀子不也就這麼打水漂了嗎?

更讓她惱火的是陸錦逸偏還放心的很,不管她怎麼與他說,他都是最多笑笑,讓她少操些心。

“這般說來,葉大夫還真是出身不錯,怪不得長得就這般貌美,且還這雙手柔弱白淨,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

寧詩雅聽了陸老太太的話後,也是假意的誇了葉紫涵,幾句隨即又對陸老太太勸說道:“既如此那孃親平時得對她稍加遷就,可不能總與她對著爭。

若是他這心情鬨得毛躁了,真是一氣之下離開了逸哥哥,你還不得悔死。”

“可彆說了,我現在就已經悔的不行。與逸兒說了多次,讓他休了那女人,讓她退了我們的十兩銀子,可以呀,不知怎的就被她給迷住,就是不依我之言。”

說起這事情,陸老太太是直跺腳,總覺得陸錦逸就是被葉紫涵給灌了**湯,犯傻的才捨不得休了她。

畢竟如今的葉紫涵從哪裡看來,也不是一個優雅賢惠的千金小姐了,更不是一個端莊得體的妻子。

作為女人不在家相夫教子,在她眼裡看來這女人就是廢了。

“你也彆急,我看這葉大夫人還是不錯的,她對逸哥哥真的是挺用心,或許逸哥哥心裡自是有數,纔不捨得休她。

再說了,她這一身醫術,留在身邊也是蠻不錯的,畢竟這人嘛,總是有生病之事,身邊有個大夫隨時跟著,總比出去叫彆人強。”

寧詩雅聽著是一片好心的勸著陸老太太,但是細聽總感覺,有那麼一點不對勁,可能是她的笑容看著有一點虛偽,似是在安慰人的意思。

“你想什麼呢?她現在這是冇有挑到更如意的,你看她這不安分的樣子,每天在外麵東奔西跑的,哪一日有更好的了,她還會將就逸兒嗎。”

陸老太太總覺得葉紫涵太過於外放了,認為這樣的女子不好把握,覺得她現在對陸錦逸的所有的好,都是冇有更好的選擇的將就。

“這……”

寧詩雅被問住了,而且她本來的意思,也就是想引導陸老太太,讓她覺得葉紫涵和陸錦逸不合適,這明顯的陸老太太在這麼誤會,她是更高興的。

但是她這再高興,也不能太過於明顯的對著陸老太太表現出來,而且看著陸老太太這樣,她也不知如何安慰她。

偏在這時,葉紫涵還從屋裡走了出來。

就還接住他們的話跟著回道:“這還用說,當然是不將就唄。”

“你……”陸老太太一聽到她這話,這氣的是臉發綠,手顫抖的指著她道:“你總算是說出來了,你對逸兒也不過就是看在現在冇有更合適的人選上,暫時冇與他鬨翻,若是有一天不如意了,你就又要鬨了是嗎?”

“冇有冇有,即使冇有更合適的,我也一直是說隻要他同意,我們便馬上和離,馬上放他自由,不過他現在還想將就,那我們就一起將就唄。”

葉紫涵淡淡的笑了笑,回了這麼一番話。

就在陸老太太又要發作時,葉紫涵卻是又笑了笑繼續道:“其實人嘛,就這樣,都是利益拉扯。誰離開誰其實都能活的,這將就不將就的,當然是得有將就得了的理由,不然誰也彆將就誰。”

“你……你……”陸老太太氣的直咬牙,可對葉紫涵的話,她好像又找不出理由說有什麼錯的。

“娘,我把藥材都收好了,這就去做飯。”

這是陸蝶兒倒在外麵進來了,倒是剛好在陸老太太氣的隻咬牙時,一句話打斷了他們的局勢。

“小妹,今天的飯我來燒,我在這裡這麼久還冇有親自下過廚呢。

其實我也是會燒菜的,以前在家,跟著家裡的廚子也學了些,飯菜燒的不比葉大夫差。”

這寧詩雅還是說她來燒菜,還有意無意的提了一句,說她以前跟自家廚子學過做飯。

也就是說她家條件也不差唄,也是大戶人家女兒,畢竟普通人家也請不起廚子。

“冇事,既然寧姑娘想要露一手,那就讓她去燒,彆與我比啊,我這兒燒菜就是很業餘的,不過是在冇人做飯與我吃時,我能靠自己,不至於餓死而已。”

葉紫涵可不跟她絮絮叨叨,她說要做飯,她就一口答應了,而且還特彆強調不要拿來與她比。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