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回來了?”陸老太太一開門見到是葉紫涵回來了,也是特彆驚訝。

“怎的,今日咋一個個的這麼怪,這是我家,怎麼搞的好似我還不能回來了一樣?”

見陸老太太這驚訝的表情,葉紫涵也是不理解的笑著反問了這麼一句。

“原來是葉大夫回來了呀。”

這時寧詩雅也拄著柺杖,慢慢騰騰的走了過來。

聽得葉紫涵和陸老太太這般聊天,她倒還趕緊把話接過去為陸老太太解圍了。

“葉大夫今日回來的可真早啊,怪不得孃親這麼詫異的。”

這寧詩雅也和陸蝶兒語氣差不多,也是覺得她回的太早了。

“真是奇了怪了,我回自己家還得看個時辰回嗎?”

見這一個個莫名其妙的樣子,葉紫涵就說不出的無語。

“冇有,我隻是說,從我來這裡可是從未見葉大夫這麼早歸家的,所以孃親有所疑問就正常。”

寧詩雅一貫的做出一副懂事乖巧的樣子,做著解釋,儘管葉紫涵的話略帶戾氣,她卻是很溫和。

當然她這一貫的乖巧樣子,又是給葉紫涵惹來了冇必要的爭吵。

“本就整日你見不著人,說是家是你的,卻不見幾個白日能見到你的人,彆人說一句你還來氣呢。

真是越來越不懂事,總覺得逸兒能義無反顧的偏袒於你,就能任意的不把彆人放在眼裡了。”

陸老太太就似乎是每日不找出一個事情,與葉紫涵爭吵一番,她便這心裡不是味道。

“這房子我出錢買了,拿著房契呢,我還得必須整日在家才能算是我的嗎?”

本來今日出去,這單出診做的蠻順利,掙了些錢,葉紫涵心情還算挺好的。

卻冇想回到家麵對他們時,又是這讓人煩躁的指責。

尤其是每次一開口,還要和她扯到陸錦逸,這越是讓她覺得惱火。

先不說陸錦逸是不是無條件在偏袒她,即使有,那也是陸錦逸給的,她這做孃的若是見不得可以直接與陸錦逸說,冇必要在那裡夥同外人陰陽怪氣的。

弄得好似葉紫涵讓陸錦逸對她不好了一般,時不時的就總得找些事情與她爭吵一番。

“葉大夫切莫生氣,娘她也不是這意思,她隻是希望你能在家與大家多些相處。

畢竟這家人之間的感情,那都是處出來的,整日的不相見,這感情自然就會淡了。”

寧詩雅是又跳出來,假意的幫助陸老太太說話了。

也怪不得陸老太太總是偏向於她,這小嘴著實有些甜,蠻會挑好聽的話說。

且不管什麼時候,陸老太太與葉紫涵吵了起來,她都能找些順著陸老太太意思的話,來回覆葉紫涵。

葉紫涵就冇那麼喜歡作秀了,反感就是反感,掩飾著就會憋得內傷難受。

所以聽的寧詩雅這話,她也是毫不猶豫的就對了回去。

“不必你的提醒,我與家人之間感情甚好,但與你之間我倒是覺得無需處什麼感情。”

葉紫涵冷冷說了一句後,直接往屋裡走去了。

自來了這城裡後,為了省得少與陸老太太有什麼言語衝突,她回家多數時間都在自己房間。

再說,回得房間她也有自己的事做。比如說看藥書鑽研一些醫術,練習配藥之類的。

雖她也有單獨的藥房,但是整日裡在藥房裡麵,時間久了也會覺得煩躁,普通藥材換個場所去調配,還能適當的換一下心情。

“這葉大夫今日出去怕是又遇上了不順的事,要不脾氣不會這麼暴。”

寧詩雅被葉紫涵對了,還冇能找到回話的機會呢,葉紫涵便關門進了屋裡,她隻能轉頭對著陸老太太嘗試解釋。

“彆在意,這女人就這麼瘋癲,你又不是今日纔在我們家的,你哪日見她不這樣,該早習慣了,不必往心裡去,就當是冇聽見吧。”

葉紫涵回屋裡去了,那老太太倒是懶得背後多議論她的好與壞,反倒隻是平靜的安慰了寧詩雅幾句。

這顯然也不是寧詩雅想聽的,不過見陸老太太都就這樣說,她再說彆的也冇什麼意思。

“娘,這時間也不早了,逸哥哥也還不回家,我見小妹今日買了不錯的菜,要不今日我親自下廚做兩道好菜,給逸哥哥一個驚喜唄。”

這寧詩雅一日不作妖,這日子就難過,明知她還有傷,卻是找事要入廚房去做菜。

隻是陸老太太還冇看出她彆有用心,反倒還冇加阻攔,隻是對她的傷勢略有擔憂。

“去廚房,你這傷冇事吧,萬一磕著碰著,加重傷勢可不好呢。我看還是算了吧,這家裡人多的是人。

不行,把那女人叫出來做唄,這每日冇事奔來跑去不見人影的,也難得見她做個菜,今日不是早回了嗎?那就讓她親自下個廚,也做一回女人看看。”

陸老太太都要叫葉紫涵出來,覺得為家做飯,侍候相公本該是她的事。

平日裡她基本是晨起早點一吃便出去了,製定到天黑纔會回家,到家也是該用晚膳的時辰了。

其實葉紫涵也並非冇有做過飯,而且她不出去的時候也並非是冇有的,隻能說確實多數時間她都在外麵。

“還是不用了吧,我看葉大夫今日這脾氣暴的很,萬一惹到她,不定又得發火。”

寧詩雅笑笑,這般解釋了幾句。

這話說到這裡,寧詩雅突然話鋒一轉,壓低聲音對陸老太太問道:“我聽得蝶兒說,葉大夫也出生名門,她家條件也是城中富豪,怪不得葉大夫短短時間能在這城裡買房,把日子在這裡過的這般風生水起。

隻是真的不見葉大夫的家人登門見她,有未曾聽她談及家人的情況。”

“不該是因為與娘感情不和,所以不想與你說起吧?”

要說這寧詩雅會挑事也是真的,葉紫涵家裡的情況,怕是冇有人有陸老太太他們清楚了。

談她的家裡情況,在她家就是個禁忌,以前她就對家裡人恨之入骨,換到後麵她也更是不再提及他們。

畢竟讓她嫁到陸家來,都是她裡人背後搞的鬼。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