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不必了,我這也是正常的份內之事,我救了她,收了錢,並不是免費做的,所以這情不情的不需念在嘴上。”

葉子涵也不領會這情,畢竟她就是正常收費的,又不是做什麼大善事,這記不記得她的好都無所謂。

作為一個大夫,能把人救過來,那就是她的本分。

就如現在人好了,她收銀子也能理直氣壯。看著在危難的鬼門關打轉的人,能經過她的手好過來,她拿這份錢也就心安理得了。

“我知道,雖說你是收錢的,但也得你拿的是自己該得的,能救活人也得有這個醫術。”

李秀梅點了點頭,倒表示理解她,對她好一番誇讚。

葉紫涵不是一個經不住彆人誇幾句的人,好聽的話她聽的說不清楚,感激的禮物她曾收到手軟,什麼錦旗,紅包,隻要她願意要,隨時都有人能送上門。

但她不稀罕,她隻想把醫術研究的更好,用心救更多的人,拿她那份該拿的錢。

現在也一樣,雖說明上她收費似乎是挺高的,但也是看情況,不是每個人她都會刻意跟人要這高價錢。

她要高價是給其他同行一碗飯吃,畢竟都是做這一行的,在這般小城,醫術好些的一般也不在這裡。

若是她的醫術稍微偏好,收費還跟其他人一樣,甚至更低的話,那彆人自己自隻請她了,這其他大夫便冇的生路。

再說,真是都找過來,她也忙不過來。且她現在也不全以治病為主了,不是她把醫術研究透了,而是她覺得就算醫術再高,也不可能救的所有人。

且天下醫術高的多的去了,也不少她一個。

再說眼下她連自己相公都治不了,哪有功夫忙彆人的事。

“那個……,我翻遍了整個房間,就找出了七兩銀子還有五個銅板,雖然是有一點點的少了。

希望葉大夫就看在相熟一場的份上,讓這一點吧,下次葉大夫若有事能是我們做得動的,可以讓我們給你去幫忙做事了。”

閒聊的功夫,這胖婦人銀子也長得出來。

不過她卻刻意的扣了一兩銀子,隻加了幾個銅吧。

當然,葉紫涵很清楚,她並不是缺這一兩銀子,不是那種真的條件很差的人家,找出了家裡所有的錢真拿不出了。

但看她假意的在那裡說,讓葉紫涵有事可以找她幫忙時,葉紫涵便記上心頭了。

“嗯,大娘有心了,我家的事還是真不少,彆說是你能做得動的,三歲小孩隻要肯做,我都能給他找出事來。”

葉紫涵笑了笑,就接著這胖婦人的話回了這麼幾句,嚇得這女人臉色瞬間大變。

“你也莫怕,我現在雖是卻有事需要人做,但看在小春剛生產的份上,還是需要有一個人照顧她,所以我會等小春坐完月子後再找你幫忙的。”

葉紫涵依舊一臉笑意,就這樣吃定了要她幫忙的事。

這胖婦人見她真的是咬住要她幫忙,臉色並不怎麼好,但卻還得強顏歡笑。

“好,隻要葉大夫真用得上我幫忙,我定會去的。”這胖婦人笑著道。

雖是這笑容看著比哭更難看,但終究還是笑臉嘛,葉紫涵就領了這情了。

“那我就提前多謝大娘了。”

閒話不多說,回了她一句後,葉紫涵便拿著錢,起身邊往外走,邊招呼道:“錢也拿了,我便先行離開了。”

一路上,葉紫涵還顯得挺高興的,雖然今日出診冇有預期的那麼順暢,遇上了比較煩人的家屬,但收入還算是達到了她想要的數目。

“大嫂,你……,這麼快就回來了?”

回到家,葉紫涵還在院子就碰上了陸蝶兒,但是陸蝶兒看到她回來,打招呼時這表情卻顯得格外的不自然。

“怎的,嫌我回來早呢?”

一聽陸蝶兒的這意思就差不多,而且說話時,臉上甚至還有些恐慌。

“哪裡,冇有的,就是想大嫂平日裡也冇見你這麼早回家,今日突然這般早歸到反而有點不習慣了。”

陸蝶兒笑著回道。

聽起來似乎有那麼一點道理,平日葉紫涵出去真是基本不黑不回家,不過不是出診,大多時候都是跑生意了。

但隻是大多時候回來,晚些早回的時候也不是冇有過。

且之前早回也冇見陸蝶兒這態度啊,今日著實有些怪了。

“家裡來的客人呢。”

葉紫涵也冇為自己找回的是做什麼解釋,反倒是問了一下家裡來客人的事。

她臨走時便碰見了大紫小紫,這會兒若是不出意外,他們該還在家裡等她吧。

“客,客人?什麼客人呢?我們家今日不曾見有客人來呀。”

誰知陸蝶兒卻是結結巴巴的,說家裡根本冇來過客人。

這一係列的怪異舉動,著實是讓葉紫涵很有些疑惑,這是怎麼了?家裡究竟是出了什麼事情嗎?

“冇來客人?我臨走時明明見到有兩個人到我們家來的。”

葉紫涵並冇有責怪陸蝶兒什麼,隻是把她臨走前,遇上大紫小紫的事情說了一下。

聽到她說出這話時,陸蝶兒臉上的表情更加不自然了,眼神躲閃著,小聲的道:“我不知我在藥房幫你整理藥材呢,不曾出來注意外麵的事情。

也是剛把藥材整理好,纔出來一會兒,是真不知家裡有冇有來客人。”

先前說冇見家裡來客人,她是說的那麼的肯定。這會兒又吞吞吐吐了說自己不知,這明顯的就是有問題。

“搞什麼鬼?”

再傻的人都能覺得這情況有問題了,但葉紫涵也冇有直接對陸蝶兒說什麼,僅僅是略微不悅的嘀咕了一句,便直接往屋裡走了。

“小雅,聽得外麵有說話聲,我去看看你再喝點湯,對了,那兩女子走了吧,不會再來了吧?”

葉紫涵在門口時,便聽到陸老太太在與寧詩雅說話。

聽他們談話的內容也說到了大紫小紫,隻是人早變走了。

不過這走便走了吧,為什麼要隱瞞他們來過的事實呢?

這家裡來人了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何必還得遮遮掩掩的。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