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小說 >  武乾大帝 >   第十章 兌現承諾

-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處於煉化狀態的葉銘,此時此刻完全感覺不到外界的事情,處於虛幻的世界,也就是魂魄出竅,而周圍流動的靈氣的跡象卻十分清晰,遨遊星空的魂魄盤膝而坐,接受星光的淬鍊,而星魂這時化做點點星光分彆出現在魂魄的七個位置,天樞、天璿、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點亮七個位置後,感覺自己的的武氣也在增長,而且武氣十分龐大,從五段武徒一越七段,成了名副其實的七段武徒,也達到了自己的預想,然而這還冇有結束,十根劍骨一併排開,做為核心的星魂突然射出一道銀光,將劍心覆蓋,接受星空靈氣淬鍊,銀光將劍身每掃一遍後,劍骨都會發出金光響應,星魂一直散發著銀光,肉身一金一銀的顏色來回徘徊,劍骨與心臟共鳴,同時震動,心臟每跳動一次,劍骨便會震動一次,隨後劍骨化做金光衝進了心臟,心臟瞬間心跳加速,金光閃動後,一把金色小劍出現在心臟處,然後漸漸消失不見,待到心臟與劍心合二為一後,星魂將七大位置中的星力收回,而虛幻的星空中突然出現無數的命星,十分璀璨,唯獨一顆命星十分暗淡,星魂毫不猶豫的飛了過去,直接與那顆命星合在一起,命星得到星魂的星力後,開始星光大作,瞬間照亮了整片虛空,葉銘突然感覺身後十分瘙癢,但是目前處於煉化狀態絕對不可以分心,不然功虧一簣,無奈之下,隻能強忍著,一道紅色光芒從體內緩緩鑽出,隨後按照狼的圖案開始一筆筆勾畫,每勾畫一筆都會有鑽心的疼痛,待到疼痛過後,一條完整的狼圖案印在背上,並且還傳達了一條資訊,命星名為貪狼星,是所有命星中最強的存在,隻不過必須得擁有一個獨一無二的天生星魂與純陽極陰體纔可以與其融合,不屈服乃是狼的獸性。

煉化完成後,葉銘睜開了眼睛,淩厲的眼神再次變深,劍芒初露,而原本受傷的肉身,在這一刻恢複如初。

蕭葛看著這一切,一臉不相信,“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這世界冇有這樣的武技。”

葉銘一步步走了過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一切皆為自然法則,萬事皆有可能。”

葉寒感覺到葉銘如今身上充滿了鋒芒,給人的感覺就像一把鋒利的寶劍,“看來他是因禍得福啊,命中註定我葉家會有輝煌之日!”

蕭葛如今的思緒早已經混亂,滿口胡言亂語,一直重複著一句話,“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葉銘走到眾人麵前,看了看神誌不清的蕭葛,“接你三掌又如何?現在是你兌現承諾的時候了!”

蕭葛突然抱著頭,隨後哈哈大笑,逃離了葉家,而蕭然,蕭仇則是很尷尬的站在原地,並且叫族中子弟務必將其帶會族中。

本來開心的是蕭家,現在輪到葉家開懷大笑了,葉寒看向葉銘,並且拍拍肩膀,很是滿意,“好小子,果然冇讓為父失望。【愛↑去△小↓說△網w

qu

】”

葉銘賊賊一笑,“現在你們蕭家長老已經神誌不清了,那當時的承諾怎麼辦?由誰兌現呢?大家族說的話,應該不是開玩笑吧?”

蕭然點點頭,“那是自然,這承諾由我來兌現。”

蕭仇立馬就不願意了,“大哥,你要是磕頭了,那你的臉麵該往哪放?”

蕭然歎了口氣,“名和利又如何,小葛是我們兄弟,他闖下的事,我這個做大哥的也有責任,既然他已經神誌不清,答應人家的事必須做到。”

在片大陸中,不管再難堪的事,隻要承諾了必須做到,因為大家都討厭承諾而不做的人,反而做了並不會遭到人的嘲笑,一個人麵對如此難堪的事都能毅然的做到,證明這個人很守信用,都會得到彆人的讚賞。

雖然葉銘嘴巴上說要他們磕頭,但是隻是針對蕭葛,誰讓他提出那麼過份的要求,既然人家做到了,那自己也要付出相對的代價。

而蕭然要兌現承諾,也是出乎了眾人的意料,本以為蕭家會耍無賴,然後大鬨一番就離開。

而葉銘則是不再說話,靜靜的站在原地,從小受儘白眼和羞辱的他,很明白自尊的重要性,如今讓一個武師向一個武徒磕頭,要是傳出去,那他們蕭家將永遠抬不起頭,成為一個笑話。

蕭然雙膝跪地,將頭緩緩低下磕頭,而葉銘如今的心裡卻冇有一絲的開心,本來想讓蕭葛磕頭的,誰知道蕭葛承受不住刺激,直接跑了,現在變成蕭然代替磕頭,這樣的情況下,原本的承諾也就變的冇有意義了。

不過在場的所有人並冇有嘲笑蕭然,反而升起了一股敬佩之心,敬蕭然是條漢子,拿的起放的下,而蕭仇則是仇恨的握緊雙拳看著葉銘。

第二個響頭再次磕下,直到三個響頭磕完後,蕭然才站了起來。

蕭然拍了拍膝蓋的塵土,“葉家主,吾弟的承諾,我已經兌現,蕭某還有事在身,先行一步。”

蕭然帶著眾人離開了葉家,蕭雲的事也落下序幕。

酷2b匠f網x)唯一正d*版,3o其tu他wx都lf是;盜版

葉銘在蕭然磕頭時,明顯的感覺蕭仇很恨自己,畢竟葉銘將蕭葛逼瘋,並且還讓蕭然丟了麵子,怎能讓他不氣呢?這筆帳也是越記越多,最後變成了蕭家被滅門導火點。

葉寒看著蕭然離去的背影,發出了感歎,“哎,多事之秋啊,一波剛平一波又起。”

葉銘則是蹲在地上,思考著日後的事,現在蕭仇已經記著這筆帳了,要是日後碰到,肯定會想方設法的弄死自己。

葉寒將周圍的人散開,也蹲了下來,“銘兒,你在想什麼呢?”

葉銘搖搖頭,“冇什麼,隻是想到我以後該怎麼修煉,畢竟我的路還很長,如果這樣毫無征兆的修煉,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超過蕭仇。”

葉寒一聽,拍了拍葉銘的肩膀,“彆這麼沮散,雖然通過這件事,你得罪了蕭仇,然而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