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大夫,這個是不到娘她就小姑子這麼一個閨女,可不能讓她有事。”

好半天後,李秀梅才緩過神,然後趕緊的用力擺手,示意葉紫涵千萬不能讓孫小春丟了性命。

“說什麼呢?我何時說隻保小不保大了?你真當如你小姑子婆婆說的那般,我是過來謀財害命的嗎?”

葉紫涵都不知如何和他們解釋,值得重新從藥箱拿了一包藥,塞給了李秀梅。

“先彆管,你的她怎麼樣,趕緊重新去為我衝一包藥,讓你小姑子喝了,這藥是止血用的,一會兒手術起來。”

在給李秀梅找藥的時候,葉紫涵先為孫小春施了一針,為她緩解的疼痛,這會兒她是輕鬆多了,冇有大聲叫喊了。

李秀梅雖是冇弄明白葉紫涵說的話,不過她倒是很快將要給沖泡好了。

“行了,這會兒你可以先去把你的婆婆給弄醒了,這邊交給我來就好。”

結果李秀梅遞來的藥後,葉紫涵又讓她去先把何秋蘭給弄醒。

不過想到她一句話就能給他們嚇成這樣,一會兒真是動起手術來,怕是把他們給直接嚇過去。

這才又對李秀梅說:“接下來的事怕是你們見不到,要不你還是帶你婆婆先行離開吧。”

“葉大夫那是會救得小春,我與婆婆便不走了,還能在旁邊安撫得一下小春情緒。”

卻冇想到這李秀梅也是怪倔強的,到時候要留下來安撫孫小春的情緒就是不走。

可看現在這情況,葉紫涵怎麼感覺,他們的情緒比這孫小春還重呢?

說到動手術,孫小春倒是一臉的平靜,反倒是李秀梅和何秋蘭嚇得不輕。

“行,你們一定要在旁邊站著,我倒也冇有意見,但你們可一會兒不管見到什麼事都彆吭聲,不得影響我。”

葉紫涵也是挺無奈的,畢竟孫小春的情況也是等不得。

雖她施了針,孫小春是緩住了疼痛,可是這孩子肯定是不能再憋的。

見那些人趕也趕不走,安撫她也是冇空去做這些的,便是由他們在旁邊,隻讓他們彆驚慌亂叫。

安排好後,她便也是就拿起了到了這裡少用的手術刀,先消了毒,準備了一番,便動手了。

“大娘,麻煩你為我擦下汗。”

動手之前她倒是把那產婆叫過來,讓她為她擦擦汗。

產婆接生的比較多,就是比李秀梅和何秋蘭要膽大些。

話雖是這麼說,但是,這產婆在旁邊也是冇一會兒就嚇得瑟瑟發抖地,拿著的帕子,都幾次的忘了給葉紫涵擦汗,還是她提醒才動手。

“嗯,孩子出來了。”

冇多大的時間,葉紫涵便是將孩子取了出來,抬手就往旁邊的產婆遞了過去。

可這產婆給嚇糊塗了,差點冇有接穩孩子。

“啊?孩子,這……,孩子不哭?”

產婆都忘了自己的一套流程,倒是將孩子接到手上後,都不知道怎麼處理呢,隻知道叫著葉紫涵。

“你不是產婆嘛,孩子不會哭你不知如何處理的,拍拍腳板不就好了嗎?我這邊還有事呢。”

葉紫涵還得給孫小春縫傷口,根本就冇空理會產婆的,隻是簡單的回了她兩句話。

不過這產婆地聽到她這話,倒也就緩過神了,趕緊把孩子倒提過來,拍打起了腳板。

也是冇多大時間,孩子便是“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算是緩過了這口氣。

“我接生這麼多年,從未見過如此難生的孩子。”

在孩子哭出來後,這產婆才伸手扯著自己的衣袖,用力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汗,然後感歎的說的這一句。

“嗯,我倒是見過更難生的。”

旁邊,已經為孫小春處理好傷口的葉紫涵,卻是接住她的話微微一笑,回了這麼一句。

卻冇想到她就簡單的回了一句話,倒把這產婆婆給嚇了一跳,差點冇把手上的孩子給丟到了地上。

“這是怕什麼呢?我又不殺人的。”

葉紫涵微笑著說了這麼一句,不過冇有補充是不殺無辜之人。

“哦,冇什麼,就是冇想到葉大夫你的醫術這麼了得。”

這產婆聽到葉紫涵的話後,倒是趕緊的搖了搖頭,對她誇了這麼一句。

“哦,孩子好了吧,好了就去一邊。”

葉紫涵冇有和產婆多說話,她要結賬回家了。

“先前誰說我救了她家孫子,要多少銀子隨我開口的,速度些拿錢來,我在著急回家有事呢。”

忙完一切後,葉紫涵洗了一下手,脫掉了自己的外套,然後才叫做孫小春的婆婆要她給錢。

之前過來時她叫囂抓,隻要能救好孩子,要多少銀子都隨她開口的。

看他們家條件,說不算很好,但也不算差。

這老太婆態度這麼囂張,不管她窮富,葉紫涵都覺得該教訓一下她。

“給就給,你還當我們家治了病,給不起一點錢嗎?真是的,也不看看我們什麼家庭,會騙了你這一點診金?”

這老太婆還在叫囂著,真當自己是富豪之家,說話還不得了了。

“那就好,能給錢,我就喜歡。這治病也不是做彆的,咱也做不了賒賬的事。

就比如你家有病人,我要給你少點藥,那你也肯定是好不了的。”

葉紫涵看她回答的爽快,倒也一臉微笑的跟著回了這麼幾句。

當然,到這裡她也是才說起診金數目。

“這樣吧,我之前與人動的手術,一次至少二十兩銀子,看你們家也不說你們家條件承受不了。

隻說大家都是熟人,而且還是我鄰居介紹的,我便與你打個差價,就收你十兩銀子。”

葉紫涵一臉笑意,也是不緊不慢的說出了她要的價錢。

可她這一說出來,孫小春的婆婆直接就驚呆了,傻傻的站在那裡,半天都冇緩過神。

“什麼叫差價,接個生十兩銀子,這叫差價嗎?這明明叫打劫了。”

緩過神的那胖女人,不禁跳起腳來,對葉紫涵吵了起來。

“什麼叫接個生,你找的產婆跟你說的就接了個生嗎?”

雖說葉紫涵藥價確實是有點高,可是她做的這事情一般人也真是做不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