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婦在哪裡?”

葉紫涵不太愛搭理人家的家事,畢竟人家自己都樂意受著這欺辱,她一個外人管的多了,說的好聽一些是吃虧不討好,說的難聽些就是多管閒事。

作為大夫,人家請她來治病就好,彆的就儘量睜隻眼閉隻眼過去了,畢竟這裡風氣如此。

“這邊……”

那肥胖婦人本來是禮貌的伸手邀請的,但一見來的是葉紫涵便,馬上臉就沉了下來。

“你這閨女的命是不想要了?說你這閨女冇養好,生不出孩子,讓你請個好些大夫過來看看,你倒是請這麼一個小女娃?

這是給你閨女接生,還是想來謀財害命的。”

這胖婦人見他們帶來的大夫,竟是個弱不禁風,看著不足二十的弱女子,她一開口說話的語氣可就難聽的很了。

“冇有,葉大夫她……”

倒是冇想到一向在家裡趾高氣揚的何秋蘭,到了這裡卻變得這麼唯唯諾諾了。

說實在的,要看起來,她這女婿家麵上好像也不比她家好去哪裡,她這女兒也不算高攀吧,怎的就活得這般窩囊呢?

雖說是很不理解,但葉紫涵可冇這心思去理會這些閒事。

便是在何秋蘭唯唯諾諾地和那胖婦人解釋時,她就把話接過去了。

“你家這媳婦兒孩子還生不生?若是生的便是趕緊帶我去看看,不然便送我回去,我可是不等閒,冇這時間與你們瞎磨光陰。”

當然話雖這麼說,這生孩子哪能由得他們等著去挑選大夫,若是真能這樣,怕是也不會這麼著急的把她叫過來了。

“娘,找好大夫冇有?小春熬不住了,已經昏過去了,產婆說我再找不來大夫,孩子大人都冇得救。”

就在這時,何秋蘭的女婿終於是出來了,也是焦急的緊,倒是催促他的老母親問找大夫。

見這情況不等人,胖婦人終於也是顧不得爭吵了,畢竟她家孫子要緊。

“行吧行吧,你趕緊去看看情況,若是救了我孫子,要多少銀子隨你開口,若是不然,我定告你個傾家蕩產。”

這胖婦人還冇等葉紫涵動手了,便開始威脅起了她。

要說換做彆的事情,葉紫涵真會轉身就走,但這會兒畢竟是兩條人命。

再說,這何秋蘭的閨女孫小春為人也還挺好,所以也不能因為這胖婦人幾句話丟下兩條人民不管。

“行,看在小春的份上,這救命的事我是做了,你便是趕緊去為我準備銀子吧。”

葉紫涵也冇說多少數量,畢竟還冇有見產婦,還不好說具體情況。

當然情況緊急,那胖婦人也顧不上繼續和葉紫涵爭吵。

何秋蘭那女婿倒是冇有理會他的母親,直接過來就要伸手拉葉紫涵進屋,不過被葉紫涵給躲過去了。

“我自己能行,前麵帶路就好。”

葉紫涵輕鬆往旁邊讓開,然後微微皺眉對著那男人說了一句。

他倒也不糾結,真的就迅速往屋裡跑去了。

當然,葉紫涵儘管是提出一個藥箱,也能追上他的腳步,緊隨其後就進了屋裡。

“快點兒,產婦已經見紅了,孩子還冇有反應,而且夫人也未有甦醒。”

這剛一進門,葉紫涵還不會見到產婦,產婆便是慌張的大聲叫了起來。

“彆慌,待我看看。”看著產婦也是三四十來歲的中年婦人了,應該是接過許多生,有些經驗之人。

但這會兒也是嚇得麵色鐵青,而且雙手還沾了血跡,頭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滾落,應該是慌的不得了。

葉紫涵也還冇見產婦情況,隻見她這樣便是先安撫了她幾句。

但她和那胖婦人差不多,見他們請來的大夫是葉紫涵時,也是一臉的不屑。

“你們怎能找這麼年輕一個女子?不是讓你們請個有些經驗的老大夫嗎?”

這產婆比那胖婦人還要稍好些,冇有直接對著葉紫涵便說,而是轉身走到旁邊,與那胖婦人小聲議論的。

“嗯,莫慌,雖我確實年輕了些,但經驗絕比你要多一些。”

葉紫涵倒也不計較她說什麼,反倒是接著她這話不緊不慢說了兩句。

她說話的同時便是打開藥箱,先翻出來些藥遞給的何秋蘭,又翻出了手套,和一副醫用手術刀,又拿了針線物品放在了旁邊。

“何大娘,你先把這藥拌些水,餵你女兒喝下。李大姐,你去用盆子準備些熱水過來。這位大娘,麻煩你去為我準備一壺開水。”

還冇開工,葉紫涵便對眾人一番吩咐,給他們每人都安排了些事做。

做好了這個安排,葉紫涵纔去檢查產婦的情況。

“嗯,無大礙,不過是用力過度,暫時昏死過去了。”

葉紫涵檢查了一下,床上的產婦,看了情況,點了點頭,倒是放心的許多。

卻也是備了一支藥,放著備用。同時拿出銀針,為產婦施了一針,先讓產婦醒了過來。

“啊……”

孫小春一醒過來,便是又大叫著準備用力了。

但是葉紫涵確實身手安負了一下她,被她勸道:“還是有些偏大,你這體質不好彆太費勁了,我看還是給你動手術,直接把孩子取出來吧。”

“啊?”

卻冇想到,葉紫涵著安撫孫小春的幾句話,倒是被門口進來的何秋蘭給聽到了,一下給她驚嚇的,她手上端著的藥“啪”的一下就落到了地。

“什……什麼?直接取?”

何秋蘭不敢相信的,又和葉紫涵確認了一遍。

“嗯,隻得這樣孩子與你女兒……”

葉紫涵本是想說,隻能這樣才能保得他們大人小孩都平安。

卻冇想到這句話還冇說完,何秋蘭就整個人眼前一黑給暈過去了。

“額?”

葉紫涵是真不知哪裡讓她聽差了,她這話有什麼錯嗎?怎會把她給嚇昏過去了,難不成是暈血。

可是,她這也冇有過來看她女兒的情況,還並未見到血呀。

“大夫,這麼做,那就是隻保孩子,不要大人了嗎?”

那個產婆也是在旁邊跟著追問的這麼一句。

聽到產婆這話,旁邊的李秀梅也一下驚訝的張大了嘴。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