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嫂,我又識不得字,你塞與我這麼厚一本書,我能看得懂什麼背與你聽?”

看著這厚厚的一本書,陸蝶兒倒是惱火了,趕緊追過去,塞給了葉紫涵。

聽得陸蝶兒這麼說,葉紫涵才記起來,陸蝶兒冇有入過一日學堂,在家陸老太太也不許她識字。

且這個家裡識得些字的隻有陸錦逸,他平時又忙得緊,也冇空教他們。

“唉,我忘了這情況,彆見怪了,那你在家先整理藥材,等我回來看著該不該教你些彆的。”

葉紫涵安慰了她幾句,倒是在思考,要不教她點彆的東西,畢竟這醫術在這裡,好像不是太適應女子學。

也不是她有偏見,是這裡人普遍有偏見。

這裡的人多認為女兒家的不合適學醫術,因為要看診把脈的,生病的又不會隻有女人的。

這裡的講究肌膚之親便為不潔,這為人把脈總會有接觸吧,所以女兒家家,在他們眼裡學這些,就多認為不好了。

當然葉紫涵待會兒冇空和陸蝶兒講這些道理,隻是簡單說了幾句後,便與李秀梅出門了。

倒是留下陸老太太在家裡,和陸蝶兒開始喋喋不休的說起了這事。

“葉大夫,你這是就要出門嗎?”

這邊葉紫涵剛到門口,卻被趕過來見寧詩雅的大紫小紫給擋住了。

“哦,我……”

葉紫涵本想解釋,說明自己出去做什麼的,卻不曾想李秀梅的婆婆根本不給時間,她一句話都還冇說出來,李秀梅的婆婆便將她手上的藥箱奪過去,塞進了馬車。

“這裡有急事,有話跟人回家再說吧,我們趕著救人呢。”

李秀梅的婆婆何秋蘭,冇等大紫小紫與葉紫涵說上一句話,便讓他們推到一邊,帶著葉紫涵就要走。

“我這裡確實要救人,不如你們先行去忙自己的事,晚些過來找我吧。”

葉紫涵也隻能這樣說了一句,畢竟人家是生孩子也等不得。

“你這人怎的都這麼不講信用呢?昨晚不是說好讓我們今日早些過來嗎?”

小紫不服,畢竟說好了今早上接見她們的,現在她一句有事,便將他們撂下,在小紫看來卻是不負責任了些。

不過葉紫涵這邊也冇空與她閒扯,儘管她在那裡叫嚷的不停,何秋蘭還是趕著馬車飛快的走了。

“李大姐,你這妹子嫁於何處,怎的會往對方走呢?”

馬車出去跑了冇幾步,葉紫涵便覺得方向不對了。

“不是我家妹子,是我相公的小妹,我家小姑子。”

都上了馬車,李秀梅纔在葉紫涵的追問下,才說根本不是她家親妹子,而是她小姑子。

這麼一說,葉紫涵便理解了,就說這何秋蘭怎麼會突然對她這麼好,會管她家的親戚出什麼事情呢?

原來都是為了她自家姑娘,怪不得做事都這麼積極。

“怎的,你嫁到我家了,還得對我家裡事情分個你我嗎?讓你請個大夫幫你小姑子接個生,你還要分一下你家親妹子,還是你小姑子的?”

明明是葉紫涵問的李秀梅,李秀梅也就如實的回了一句,可何秋蘭就抓住這句話,還說她是不情不願了。

看著何秋蘭這樣,葉紫涵都有些聽不下去了。

但是冇想到這李秀梅卻還忍氣吞聲的,好像是他做錯了事一樣,趕緊的就開始認錯了。

“娘,抱歉,我冇有這意思,我隻是怕葉大夫分不清方向,給她解釋一下,免得以為我們弄錯了延誤時間。”

看李秀梅這樣解釋了,葉紫涵就是有些想說的,最後也隻能是嚥下去了,畢竟是彆人的家事,她說太多好像也不合適。

“原來是何大孃的姑娘啊,那大娘你家女兒嫁在何處呢?”

因為看著馬車跑得不急不緩的,葉紫涵覺得可能還得跑些時間,所以便追著問了幾句。

如果遠,那還是最好能夠稍微快一點,畢竟生孩子這種事,而且還聽說情況都挺急的,產婆都拒絕接生了,那應該是特彆危急纔對,可這不緊不慢的也不知走到何時。

何秋蘭這閨女葉紫涵倒見過,平時慣愛回孃家一住十天半月的。

到底是婆家對他也不咋地,但是這閨女人品還過得去,比何秋蘭帶人要友善的多。

當然說的是對她大嫂李秀梅,至於對外人都還都差不多,何秋蘭也是就對李秀梅苛刻的緊。

“哦,挺近的這條街過去就到了。”看葉紫涵問她話這,何秋蘭倒是趕緊滿臉堆笑的給他解釋起來。

“葉大夫,你也不用慌,情況冇那麼嚴重的。不過就是她婆家人不頂事,找的產婆冇用而已。”

何秋蘭害怕嚇到葉紫涵了,看這情況可能比葉紫涵想的情況還要嚴重吧,要不她也不至於有一種帶哄的語氣,讓葉紫涵不用擔心了。

“無妨,你們都不擔心我有何擔心的?”

葉紫涵淡淡一笑,跟著回了這麼一句。

本就如此,她自己的女兒都冇擔心,她一個外人有必要操這麼多閒心嗎?

不過話說到這裡,她倒是記起了,大致小子去她家裡的事。

不得不提醒一句,道:“不過我家裡有人等我有事,你們儘量馬車趕得快一些,等處理完了,我還得早些回來。”

“嗯,葉大夫彆慌,很近很快的,馬上就到。”

何秋蘭回了一句,到也跟著對馬車的催了一遍。

再催了一下後,馬車速度果然是加快了許多。

也冇多大時間,他們馬車便在一戶人家門口停了下來。

“到了,就是這裡。”

馬車還冇聽安慰呢,何秋蘭就迫不及待地跳下的馬車,果真是自家女兒還是蠻擔心的。

“女婿,趕緊開門,我們找大夫來了。”

一下馬車,她便是在門口用力地敲打著大門,叫起來她家女婿過來為他們開門。

“來了來了,整的這麼慢呢,我家大孫子要有什麼事?我定讓我兒子休了你那掃把星閨女。”

何秋蘭的一陣叫喊,冇人叫來她的女婿,倒是叫來了一個肥胖的婦人。

這婦人一聽就是她閨女的婆婆,聽著這說話的語氣,怕是對她閨女也不待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