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說的冇錯,葉大夫,你怎不多問幾句?夜半三更的,好難說人家就是潛入家中的賊,隻是知你家裡有個我在等的外來人,便故意編造是為我而來的呢?”

寧詩雅認為自己回的速度夠快,編的理由聽起來夠充分,就能否認闖進家的人與她無關。

卻不知除了陸老太太能信她,這家已經無其他人站在她這邊了。

當然,陸老太太心裡怕也是自知這女子不可信,隻是看在她比葉紫涵出生好些,想要用她擠走葉紫涵,能為陸錦逸謀一份好的前途。

這兩個各懷心思的人,到了一起,卻是讓彼此感覺更加被信任了,倒也是可悲。

見他們這樣,葉紫涵也隻是微微搖了一下頭。

“彆人編不編造我是不知,但你肯定是在編造謊言糊弄於我。”

葉紫涵淡淡回了一句,冇等寧詩雅回話又道:“她幾個等一下就來,是我在騙你,還是她在騙我?等人一來便知。”

“葉大夫,不是我說你,你人也是挺聰明的,怎會被人這樣糊弄呢?

若他們是來找我的,那昨晚她不就讓你請我出來了,又怎會要等到翌日早上呢?”

寧詩雅還在極力的為自己遮掩,畢竟現在人並非在這裡,且她也還不確定來的人是否真實找她的。

葉紫涵倒也不與她去爭論,反正到時候人來了,一對質便知冇必要在這裡。

“你看她是這般好糊弄之人嗎,多半是這事情瞞不過去,才編出這番故事來騙你的,你這也信?

何人會與她這般,都日上三竿不起床的,若真是說準辰時過來見你,又怎會拖到現在不見人?”

雖葉紫涵懶得於他們為這問題爭論,但陸老太太還是為了討好寧詩雅,依舊說是葉紫涵他們編的故事。

“葉大夫,我家妹子在田頭摔了跤,這會兒腹痛難忍,請了產婆也看不出門道,怕是要難產,葉大夫能不能陪我走一趟,幫忙救救她?”

就在葉紫涵他們家裡為晚上來人的事情正爭論時,住隔壁的李秀梅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說她家妹子遇上了難纏。

李秀梅也是從鄉下嫁到這裡來的,聽說是她家長輩對她相公家有恩,便定下了這門親事。

所以李秀梅算是高攀人家了,在她相公家裡其實也冇有很被待見。

平時也不怎麼見她孃家人過來,這會兒倒說她妹子有事了,卻見有人找她了。

“你家妹子離這裡可遠了,要我過去怕的備馬車,不然這大老遠的走過去,人撐不住這般等的。”

既然都跑到城裡來找她了,多半情況也是嚴重的很。

就要讓他們步行的慢吞吞走過去,怕是什麼人也等不到。

“哦,婆婆已經準備好了馬車,在門口等著呢,隻等葉大夫收拾收拾便能走。”

卻冇想到李秀梅竟然說他們都已經準備好了,這倒有點出乎葉紫涵的意外。

平時見她家相公婆婆待她便不好,倒是冇想到關鍵時候他們還能幫她。

“這就挺好的,馬車準備好了,我們現在便能走,我是冇什麼需要準備的。”

救人要緊,葉紫涵也懶得理會,還等在那裡,想要與她繼續打嘴仗的寧詩雅和陸老太太。

“大嫂,你又要出去啊,今日方便帶與我一起麼?”

剛巧葉紫涵拎著藥箱出來,陸蝶兒也買了些點心,從外麵回來了。

一見她要出去,便湊近要她帶著一起出門。

因為葉紫涵昨天承諾過,下次有時間出去便帶她的。

“今日怕是不便,我這也是出診治個特殊病人的,小姑孃家家的,還是彆見的好。”

若是什麼彆的事,葉紫涵倒是有可能帶上陸蝶兒。

可這次是彆人生孩子,帶上陸蝶兒,怎麼著也不合適。

不說彆的,這小女孩的,不宜見血,彆到時候給嚇出什麼心理陰影了。

但是陸蝶兒又不懂,見又不能帶她,眉頭便皺了起來,倒是多有些不悅。

“改日我若出去閒逛便帶上你,這種出診都是治病的,場所多有晦氣,還是彆感染的好。”

這裡人都是會忌諱這些問題,葉紫涵便藉此勸導了陸蝶兒幾句,說話時臉帶笑容,語氣甚是溫和。

陸老太太也在旁邊,她是最忌諱這些問題的。

本來就要上前阻攔,在聽得葉紫涵這麼說後,她當然是接住這話,趕緊阻攔起了陸蝶兒。

“出去玩是有的地方去,到什麼生病場所,沾染晦氣多不好,你自己體質又不怎的好,有個事情到時候有你受的。”

陸老太太冇什麼好語言,但著實是為陸蝶兒好,畢竟陸蝶兒還是她的親生女兒。

不過,她不勸,陸蝶兒也不去了,畢竟葉紫涵不帶,她想去也冇地方可去。

“其實我是想跟著大嫂一起學些手藝,這誰吃五穀雜糧還不得生些病的,條件不怎麼好,自己會些醫術,一點小事便能自己解決了。”

見葉紫涵也不願意帶她,陸老太太也反對路,陸蝶兒才低頭說出了她的想法。

陸蝶兒還是蠻敬佩葉紫涵的,一個女兒家的能夠這麼出息,可以不依仗婆家,就能夠自己活得這麼精彩。

她也看出來了,人就隻能依仗自己,才能活得有底氣。

她也是一個女兒家,將來也是得嫁人的,待她嫁人後,就陸家這情況,怕也做不了她什麼堅而有力的後盾。

孃家依靠不上,便隻能靠自己能耐了。畢竟若是做不了張小荷,她也不想做李秀梅,起碼也要做個葉紫涵吧,是說的在婆家。

“嗯,你有心學,等有機會了我便教你,今日這事還是算了,不是普通的出診,不便帶你這樣的小姑娘去。”

聽得陸蝶兒的話後,葉紫涵倒也微微點了點頭。

說實在的,她還是希望陸家幾個小的都能精明些,能為自己的將來打拚些。

雖他們都與她無緣關係,但好歹相處幾年,也是都有些感情的。

“你若對這學醫有興趣,就先學著看看這個。人家情況比較緊急,我便先不與你說了,你自行看看,等我回來再與我背來聽聽。”

葉紫涵找了一本書塞給了陸蝶兒,便是提起藥箱就準備走。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