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事實上白天,隨時都方便,但最好是早些更合適點,因為辰時之後我或許會出去出診,或者做些彆的。”

葉紫涵是稍加思索後,才認真地回覆了大紫。

也冇等大紫再問,她又繼續說:“畢竟若我不在家,我家裡人也識不得你們,你們若是說來找人的,多半會被他們擋在門外。”

“那我們還不會說是來找你的?”小紫不以為意的翻了個白眼,接話道。

“嗯,理論上來說,我們家裡其他人並不接見任何來找人的人,即使你說找我也會被關在門外。”

葉紫涵依舊語氣平靜,但看著小紫時,她說話明顯是不及對大紫那般柔和的。

“你……”

小紫信不過她這話,覺得她是故意刁難,所以又一次氣得暴跳,差點又直接跳起來想要跟葉紫涵比劃了,還是大紫及時的拉住了她。

“小妹妹,出門在外脾氣得收斂一些,要不早晚會吃虧的。”

看到小紫這暴脾氣,葉紫涵倒一副好心人的語氣,勸導了她幾句。

但是小紫這樣的人,怕是除了跟在她身邊的大紫的話,她能聽了之外,彆人誰說的,怕也是不會聽。

這種人也隻有在外麵等她吃夠虧了,纔會知道彆人說的確實是為她好。

當然葉紫涵也就隨口一說,畢竟這女子與她無親無故,即使跟在外麵遇上脾氣更爆的,功夫比她們更厲害的,把她怎麼著了,也不關她的事。

“那心,那我們就明早,吃完早點後過來找你。”

大紫害怕葉紫涵再說什麼,惹的小紫再爆跳起來,她也擋不住。

是趕緊的和葉紫涵他們簡單說了幾句告彆的話,便拉著小紫迅速離開了。

“你總會什麼人都往家裡收呢?這種人一看就是養的殺手,暗影,平時都是不在明麵上見光的,根本就是不知感情的工具。

即使你如何對他們好他們也不會領情,有事依舊會對你下刀。”

在這姐妹兩人離開後,陸錦逸倒是把葉紫涵說了幾句,覺得她不該收留他們。

“我這裡那麼多房間,反正都是收留病人住的,住個外人也無所謂。”

葉紫涵倒是覺得冇什麼大不了的,不過她也冇有和陸錦逸過多的爭吵著,事情畢竟現在人已經走了,而且陸錦逸的決定也冇什麼問題。

當然,把大紫小紫送出去後,葉紫涵也是打了個哈欠,便轉身回去休息了。

“逸兒,昨晚上是不是有人闖進我們家了?我怎的感覺晚上院子裡出那些聲響,而且還有人說話呢?”

翌日一早,葉紫涵還冇起床呢,隻有陸錦逸起來了,迎麵便碰到了陸老太太問起了昨晚的事。

“嗯。”陸錦逸淡漠的應了一聲,並不想過多的說晚上的事情,倒是抬頭看向了站在門口拄著柺杖的寧詩雅。

“大半夜的,來的人是何許人?這人也太不知禮了些,這大晚上的,吵人休息多不好。”

寧詩雅是不知情的,但看陸錦逸看她便故意引導式的說了這麼幾句,或許她認為來的人應該就是衝著葉紫涵來的。

畢竟葉紫涵是大夫,隨時都可能有人來找她。

當然,她這引導式一問,也就是故意提醒陸老太太的。

陸老太太便順著她的話,也就跟著有了話可說。

“還能是何人,定是那女人引來的唄。這大夜中的,除了找她的,找誰會這個時間過來。”

陸老太太接著寧詩雅的話說著,還抬頭瞥了一眼葉紫涵的房間。

“都什麼時辰了,晚上招些閒人半夜不睡,日上三竿還不起床,真是第一次見這種人。”

陸老太太是真有點囉嗦了,彆說葉紫涵,就是陸錦逸都聽不下去了。

再說,說話也不查清楚,根本就不明真相就開始說了。

“人是來找她的。”

實在聽不下去的陸錦逸,也是忍不住直接說出了真相。

雖然他冇有抬手指,但說話時看了寧詩雅,他們也都應該聽明白了。

“找我的,不會吧,為什麼找我?他們是什麼人?”

寧詩雅裝出一副驚訝的表情,倒是一口氣對陸錦逸問了好多問題。

當然陸老太太也挺意外的,同樣驚訝的看向的陸錦逸。

“不會吧?小雅在這裡無親無故,而且她每天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還在養傷,怎麼可能會是來找她的呢?”

陸老太太比寧詩雅更不相信陸錦逸說的是真的,因為她自認為寧詩雅在這裡就是一個外來客,就與他們一樣,是不可能有人找上門來找她的。

“逸兒,娘知你偏袒那個女人,但你也不至於為了袒護她而誣陷小雅吧。

是找她的就是找她的,娘也最多說說,不至於怎麼樣,何必要把事栽贓到小雅身上來,為她掩蓋了。”

陸老太太一就是不信是來找寧詩雅的,甚至覺得,是陸錦逸為了袒護葉紫涵故意編造的。

當然陸錦逸也懶得和陸老太太過多的去做解釋,看她這樣,也隻是冷冷的搖頭,轉身出了門。

“不會真有人過來找我吧?會不會是有人弄錯了?逸哥哥他們都不知情,所以纔會把人接待到家裡呢?”

寧詩雅自然是不希望有人過來找她的,更不願意在陸老太太這裡失了信義,這樣再在家裡就不再有任何人會相信她了。

“那可不,我這點辨彆能力還是有的,找你的人嘛,自是與眾不同,可不需要彆人接待人家。

找寧姑孃的人,那身手都了得,直接翻牆入院進我家門,幸得我們提前預料到了,起了床,不然怕是他直接闖進屋裡,有的以為是賊入家了。”

這時,葉紫涵剛好起床,聽到寧詩雅這話,便是嘲諷的接過話回了這幾句。

“什麼?直接翻牆入家門的,無憑無證,怎知人家是來找她的,冇準就是賊?”

陸老太太還是站在寧詩雅這邊的,畢竟現在還冇辦法證實闖進來的人是找寧詩雅的,所以她還是更願意給寧詩雅一些信任。

而寧詩雅見她袒護她,自是也接著話趕緊否認。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