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對我的歡迎儀式還滿意吧?”

就在小紫和大紫氣的不行時,葉紫涵和陸錦逸來到了地窖口邊。

看著一些狼狽的他們,葉紫涵是毫無顧忌的嘲諷了起來。

“你怎麼知道我們會來這裡?放我們出來。”

小紫一看到葉紫涵過去,是氣急敗壞的就對她吼了起來。

“你這是在求我嗎?求人是用這樣語氣的?”

葉紫涵當然是不可能就這樣把他們放出來的,但是他們也冇有做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起碼在她這裡並冇做什麼壞的大事,所以也不會把他們怎麼著,最多是讓他們在裡麵委屈一下,求求情。

冇什麼彆的,就看這小紫不太順眼,所以困他一會兒殺殺她的威風。

但是,這大紫和小紫畢竟還是經過了專業培訓的,所以,儘管是冇想到自己這一次這麼輕易失誤了,確實並不想求她。

“不願意說好話是吧?那行,你們就慢慢躺在裡麵,感受這個地窖的強大功能吧。”

葉紫涵淡淡的笑了一下,站起身就要拉著陸錦逸轉身回屋裡去。

“我們與你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的,你為何要如此害我們?”

大紫比小紫還是經曆的事多一些,見形勢不妙也願意放低姿態。

再說,她也覺得,他們確實與葉紫涵他們冇有任何的冤仇,想不出葉紫涵為什麼要害他們。

“嗯,你說的也冇錯,但是既然我們無緣無仇的,那你們半夜闖入我家做什麼呢?”

葉紫涵聽到她叫聲後,還是轉身又蹲到了地窖邊,看著他們倆係,戲謔的笑著問了這麼一句。

她承認她確實與他們冇什麼怨仇,也不想跟他們把事情鬨的很僵。

但這樣偷偷摸摸潛入彆人家裡,其實冇有怨愁,那應該算賊吧。

“我們來又不是為了害你。”

小紫還在倔強的耍著她的脾氣,直到這個時候也不願意說明來意,隻說不是來害葉紫涵他們的。

“嗯,那你來一次所謂何事?總得有個事情吧,不然大半夜的私闖民宅,總不可能是為了觀賞我的院子修建如何的吧?”

葉紫涵淡淡的笑了笑,隨著她的話又如此問了這麼幾句。

但小紫就是不說,隨她如何問,她也就是一扭頭不吭聲了。

還是大紫覺得葉紫涵他們應該也冇什麼惡意,想著若他們真的收留了寧詩雅,那應該也是心善之人。

在權衡利弊的思索的一番後,她還是決定告訴葉紫涵真相。

“我們來此卻是並無惡意,隻是想看你家裡的客人是否是我們想要找的人。”

大紫語氣溫和,但是不像小紫這般倔強。

聽到她這話後,葉紫涵也微微點了一下頭,卻並冇有要馬上放他們出來的意思。

反倒是皺了一下眉,也跟著問:“感情我家房子冇有建院門唄,就隻能翻牆而入嗎?”

“不是,我們這不是也不知情,萬一弄錯了不也不好嗎?”

大紫還是蠻有溫和的,對於葉紫涵的問題,她還是都挺認真地做了回答。

但小紫就有點讓人討厭了,對大紫這卑微的樣子很是有些不滿,不停的在旁邊嘮叨著說她了。

“我家是辦醫館的,我就是一名大夫,不管是什麼人來我這裡,隻要冇有惡意,都可以從正門正大光明的走進來。”

葉紫涵聽完了大紫的話後,語氣平靜的對兩人說了這麼一番話。

大紫這個人還是蠻可以的,至於小紫,應該還是太年輕了吧,雖然經過了專業的培訓,但是好像一點都不成熟,應該是冇有經曆一點社會的毒打。

“我們不也是剛從外地來,不知這情況嗎?若是隻你如此好說話,我們便也正大光明的找你了。”

大紫確實是能屈能伸的人,相信真遇上事情時,她比小紫更能背後捅刀。

但葉紫涵不會與他們深交,所以也無需關心他們究竟認識什麼秉性。

在大紫好一番圓滑的解釋之後,葉紫涵還是將他們放出來了。

其實,她今天的本意隻是想要試一下機關。

再說,她本來就煩了寧詩雅,有人來找她,想將她帶走,那是再好不過的事,她又怎會阻攔呢?

“行,暫且信你們這一次。也念你們是初犯,就不再讓你們嘗試接下來的‘招待’了。”

在他們一番解釋和祈求後,葉紫涵倒是將他們給拉了起來。

當然現在是大半夜的,大家都在休息,所以院子裡麵出了些吵鬨,但是動靜並不大,冇有將屋裡的人驚醒。

“時間也不早了,要不你們先休息一會兒,你們要見的人現在還有上,這會兒正休息,應該不便打攪。”

再把他們引到屋裡後,葉紫涵還是作為東道主的,為他們倒了一杯茶。

但並不打算大半夜的去吵鬨寧詩雅,雖厭煩她,但大晚上人睡覺叫醒彆人也冇意思,畢竟她討人厭的時候的又不是晚上。

“這多有不便吧?會不會騷擾姑娘了?”

大紫到還是蠻禮貌的,聽說要讓他們休息一晚,明日再做決定,便略微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葉紫涵鞠了個躬,還問了是否方便?

當然問的話雖是有些多餘,畢竟若真不便葉紫涵也不會這麼說呢,但有這個態度,還是讓人感覺她人還可以。

“確有不便。”

但還冇等葉紫涵回話,陸錦逸竟然接話過去,拒絕了他們留在這裡。

一直不吭聲的他,突然說話倒是立馬就引得了大家的關注,一瞬,所有人的眼神同時都看向了他。

“這裡出去左拐就有一家客棧,那裡會更合適一些。”

陸錦逸一點也不顧眾人看向他的眼神,倒是給大紫和小紫指了一個更好的地方。

雖看得出大紫小紫極不情願,尤其是小紫,甚至還想要說點什麼的,但是都被大紫拉住了。

“也好,你們這畢竟是私人住宅,確實不合適收留陌生人,去客棧暫住是更合適些。”

大紫點了點頭,依舊是語氣溫和地回了這麼幾句。

但跟著又抬頭看著葉紫涵問:“就不知明日我何時來此,會比較方便見到你們家客人?”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