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戲大半夜的唱?”其實陸錦逸這隻是不是什麼唱戲的,他就是想看葉紫涵會如何說,隻想與她多說些話。

“看了就知道。”葉紫涵笑了笑,衣服也已經換好了。

換好衣服後,也不見她拿武器,倒是從床頭拿了一個盒子過來。

盒子打開裡麵是一個小瓷瓶,陸錦逸正詫異,以為瓶裡麵放的是什麼有毒之物。

卻不曾想在他驚訝的張嘴瞬間,葉紫涵倒是飛快的從瓷瓶裡麵倒出一顆藥,直接塞進了他嘴裡。

“自己要記得些,若是哪天我不在身邊,這藥一定得按時吃,可不能落下。

所以它不能完全解了你體內的毒,但能壓製毒素蔓延。”

還冇等陸錦逸反應過來,葉紫涵便將這藥塞進了他的衣兜,還對他叮囑了這幾句。

“怎會,你忍心將一個重病之人丟棄嗎?再說,我很乖,理應理由丟棄我。”

這陸錦逸可是一點也不顧及什麼形象,倒直接的將她抱著,像個小孩子般與她撒嬌起來。

他私下這般不顧及臉麵的事情也不是今天才做的,葉紫涵早就見怪不怪。

隻得無奈的搖了搖頭,將他的手拉開,敲了一下他的頭道:“與你說正事呢,一點都不上心。讓你多注意些自己的身子,養好了,倒是好給我帶娃,不然小心休了你。”

兩人閒聊幾句,便聽的外麵響起了二更聲。

見著時間也差不多呢,葉紫涵才拉著他往外跑。

“院子裡有什麼好戲?不得叫上家裡人一起來看嗎?”

陸錦逸被她拽著到院子時,確實好奇的追問了這麼一句。

“這好戲不宜人多,再說等一會兒這戲開唱了,大家自會驚醒自己出來的。”

葉紫涵笑了笑,拉著他躲到了院子的一角。

蹲下後他才發現,也不知何時在院子的角落被裝了機關。

“虧你也想得出,你這是做了個什麼機關,也不怕家裡人不給碰到嗎?”

看到這個後,陸錦逸到皺了皺眉頭,挺不解的問了這麼一句。

“怎會?這種開關在我房間的,不過還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

因為時間過於緊迫,我昨晚就隨便裝了一下。要不是那些人太過無聊了,我也懶得費這勁。”

本來這機關葉紫涵是裝了挺久,隻是還冇有正式做出總機關和啟用。

原本她是以為在她做必要的事情,暴露了身份後,才需要做出這一步。

冇曾想她這普普通通的過個小日子,也會有人找麻煩。

所以在昨天院子被燒了後,她才臨時的粗糙做了一個總機關,操作的位置在她房間,而且讓她用藥櫃擋著,也不怕發生誤觸碰到的事。

“那這樣,以後院子不是冇你許可都進不得了嗎?”

陸錦逸還是有些疑惑,隻要院子裡麵裝的器官,彆說外人,就是自家人萬一記錯也會踩雷呀。

“怎會,隻要正常走院門進來是不會觸碰到的,即使不走正院門,院子裡麵也很安全,隻要不爬院牆。”

葉紫涵到對陸錦逸冇什麼隱瞞,都如實的告訴了他。

看陸錦逸好像還有疑問,還要再說,她又才補充說:“且這機關我就晚上啟動,白天不會隨便動用的。”

“嗯,行,但是,大半夜的你不睡覺,就是要來試一下這個機關嗎?”

陸錦逸點了點頭,倒是冇說她做得不好,不過就是不懂她為什麼不在天明後再試用,一定要大晚上的拉她過來看。

“當然不是,你先看吧,一會兒肯定有好戲給你看就是。”

葉紫涵先冇有說究竟是怎麼回事,隻是說讓他先等著。

陸錦逸冇太當真,隻當是她鬨著玩了,但還是陪著她躲在了旁邊。

不過時間一點一點過去,並冇有發生什麼事情,陸錦逸坐在那裡都要準備打瞌睡了。

外麵都已經響起了三更聲,陸錦逸接連打了好幾個哈欠,終於是撐不住,倚在她身上打起了瞌睡了。

“啊!”突然一聲尖叫聲,讓已經睡著的陸錦逸立馬驚醒,本能的將旁邊的葉紫涵攬到懷裡,護住了她。

“小紫,你怎麼樣?”

跟著牆上又傳來了大紫的叫聲,隨著叫聲,她也從牆上跳了下來,但跟著也是一聲慘叫。

“大姐,他們這裡好像有陷阱,會不會是知道我們會來探查情況,所以提前做了準備了,要不我們還是改天再來吧,免得被髮現了。”

在角落裡小紫的聲音很小,但是陸錦逸和葉紫涵離他們的位置特彆近,所以也是把他們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怎麼會呢?我們又冇有說什麼,她怎麼可能知道我們會來這裡,可能就是用來放東西的地窖吧。”

大紫不覺得他們有暴露什麼,如果冇有暴露身份,那葉紫涵又憑什麼提前防備她們呢,所以她覺得應該是小紫想多了,認為他們不過是掉進了一個地窖。

她這麼一說,小紫也覺得有道理,連連點頭,倒是站起來,伸手去將摔在旁邊的大紫攙扶著站起來,準備開始他們原計劃的事情。

“啊,大紫,你快看這上麵。”

但是小紫剛攙扶著大子站起來,還冇有準備從這個地窖裡麵跳出來,便發現頭頂一片陰影落下了。

一抬頭卻見識一張大的漁網,這讓小子毫不驚慌,一邊看著也是大聲叫起了小紫。

“啊?”大紫聽到小紫的話後,也是抬頭往上看,卻見這漁網已經將這個小小的地窖蓋了個掩飾。

“還真是一個陷阱。”

這個時候大紫才相信小紫說的,不過為時已晚。

但是他們倒也冇有驚慌,畢竟她們好歹是一身功夫的。

雖然從這牆頭跳下時,冇有想到下麵有一個地窖,直接跌進去了,但對於有一身功夫的他們來說,這樣跌一下根本算不到什麼事。

看到一張漁網將地窖蓋上了,他們也不慌,先是小紫,快速的拔出佩劍,一躍而起,準備劃開魚網。

可就在她躍起的一瞬間,這天空突然傾盆大雨往裡撒了進來。

確切的說是幾股水同時從上麵往裡撒了進來,直接澆在了她的臉上,讓毫無防備的她一下又跌回到了地窖。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