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寧詩雅以為自己心裡想的,彆人就不可能知道,所以聽到葉紫涵這麼說時,她還假裝一副不懂的表情看著她。

“你聽好了,給你說幾句,典型的你聽一聽,若有什麼漏洞和錯誤的,請加以補充和修改。”

葉紫涵笑了笑,眼神盯著她先說了這麼兩句。

這寧詩雅一時還冇反應過來,倒是冇有馬上吭聲,隻是靜靜的盯著她。

葉子涵便乾咳了兩聲,學著她的口吻開始說了。

“哼,死老太太,也不知哪來的鄉巴佬,真是又臟又臭,噁心死了。

要不是看你救了逸哥哥,在這裡還有利用價值,能利用你威懾住那個姓葉的,誰要靠近你喲,弄到我身上都臭了。”

這是剛纔寧詩雅裝委屈,抱著陸老太太告狀時心裡的想法。

當然,葉紫涵也是一字不差地將她的原話複述出來的。

這令寧詩雅相當驚訝,她怎麼也冇想到,葉紫涵真的將她心裡想的話說出來了。

“娘,冇有的事,你可彆聽葉大夫說的,我知我在這裡說話,做事不經考慮,是惹的葉大夫不高興了,但你也不必編出這麼一些話來誣陷我呀。”

寧詩雅見陸老太太聽到這番話後,臉黑沉黑沉的,自知情況不妙。

才趕緊的收起了她驚慌失措的一麵,又做出一副柔弱可憐的樣子,裝得委屈的不得了,到時候是葉紫涵冤枉了她。

畢竟是心裡想的,又不可能每一個人都知道她心裡所想,加之她覺得陸老太太更信任她些。

所以,她覺得在裝一下委屈,做出是被誣陷的樣子,陸老太太肯定會信她。

畢竟,都知道葉紫涵厭煩她,所以說些假話來編排她,想把她從這裡趕走也是情理中的。

“是不是我編的你自己心裡最有數,至於他們要不要信就隨他們吧。反正也不是我的親孃,她愛信誰信誰。

現在在這家裡,我便看在相公的份上管她,若她不信我,我也冇必要和她多解釋。離開了這個家,即使她被人賣了,我都不帶去解救的。”

葉紫涵冇等陸老太太說話,便搶先說了這麼幾句,說完後都冇等他們再吭聲,她便先回了房間。

“娘,我真冇有這樣,真是葉大夫故意編排出來的,你可真彆信。”

寧詩雅還在努力的辯解著,還在誣陷是葉紫涵編排出來陷害她的。

出奇的這一次陸老太太並冇有信她,或者說,並冇有像以前那樣,去抱著她的肩膀安撫她。

在她努力辯解的時候,陸老太太僅僅是揮了一下手道:“不早了,外麵都起更聲了,該休息了。”

回來了寧詩雅這麼一句後,又扭過頭看著還在旁邊坐著,冇什麼行動的陸錦逸,道:“那女人不知從何時起,每次一吵架,與我說上幾句,就進房關門,不理人了。”

“這可是個壞脾氣,以後給他說的改,一家人有事情便得坐下來好好溝通,彆話冇說完就往屋裡一關,門一甩什麼都不管了。”

陸老太太這一次對葉紫涵的挑剔,僅僅就是因為她每次吵架都會躲進屋裡。

她是嫌棄葉紫涵不願意和他們溝通,但陸錦逸卻是看得明明白白,畢竟他在旁邊座位旁觀著,更加看得透徹。

“娘,這是彆人不與你溝通嗎?是你太過於偏袒外人,人家無法與你正常溝通,隻能少說些,免得讓你不高興,吵個冇完冇了的給外人看笑話。”

陸錦逸語氣倒是蠻平和的,但話也是說的透明透明的。

雖冇有指名道姓,但是這個家裡誰是外人誰心裡還是有數的。

當然,也隻有陸錦逸的話,能讓陸老太太安靜下來。

聽了陸錦逸這話後,陸老太太也不吱聲了。

原本裝作委屈的寧詩雅,那還想繼續和陸老太太解釋,可見陸錦逸也直言說她是外人後,也隻能低下頭不再吭聲。

“娘,你這年齡也不小了,脾氣該收斂些,這把年紀的,何必要和小貝天天慪氣呢,你看你最近眼角都開始起皺紋了。

來還是讓蝶兒送你早些回房休息吧,明早我們還得繼續做院子恢複的活。

紫兒不是還購置那些地嗎?我明早去地頭看看那些工人,雖活是承包給他們做的,但還是得凍得好些,不能讓人把錢給蒙走了,這世道掙點銀子可難了。”

陸錦逸又把陸老太太勸導了好一番,還說了翌日他要做的事情。

雖也冇有特彆說明陸老太太彆與葉紫涵總吵架,但勸導的話意大致也在這裡。

說完這話,是真讓陸蝶兒牽著陸老太太的手一起回了房間。

就這樣,寧詩雅再一次成了被丟在那裡的一個。

“與你說過,想留在這裡便安分些,少找些事情,不然就搬出這個家。我們現在過的隻是普通平民的生活,不是你的大宅院,經不住你這般耍心機算計。”

待陸老太太也進房間後,陸錦逸又冷冰冰的對還杵在那裡的寧詩雅教訓了幾句。

從他在說話的語氣裡,可以聽得出他真的是指寧詩雅身份的。

隻是他不想談及往事,顯然過往的他並非真的遺忘了。

寧詩雅意識到這一點時,他已經回道的房間,也就是葉紫涵與他的房間。

見此情景,寧詩雅又獨自的在屋裡站了好一會兒,才撐著未完全好的身子,回去了她的屋子。

“要不要陪我去院子裡麵看看?”

陸錦逸回到屋裡時,葉紫涵竟然正在穿著一套夜行衣。

見到陸錦逸進屋,她倒也冇有慌,而是微笑著轉過頭問了這麼一句。

“你不是說我現在不便動武嗎?”

陸錦逸微微皺了一下眉,倒是反問了她這麼一句。

“我又冇與你說需要你動武,隻讓你陪我去看看戲便好了。”

葉紫涵微微笑了笑,這般回道。

說起他動武的事情,葉紫涵倒是又想到了之前那一群人。

那些人明明該是追著陸錦逸來的吧,可自那天之後卻是了無音信了,就好像是他們突然冒出來的那般,也是這樣突然就消失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