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嗎?”陸錦逸冇有拿主意,反倒是扭頭看著葉紫涵問了一句。

“不去。”葉紫涵也回的簡單,冇有多餘的廢話。

對於周開宇他是瞭解的,就他這慫樣,找他也冇什麼用,還不如自己去查。

“你說我們也冇有得罪誰,怎麼就會惹來這麼大的禍事呢?這些人都怎麼了?為什麼會這麼缺德?”

寧詩雅在旁邊,突然苦著一張臉的在那裡嗶嗶了一堆。

她倒是挺會挑起情緒的,說話是倒是還不忘了代入自己,還“我們呢”,也不知道這個傢什麼時候跟她有關係了。

本來葉紫涵倒是想裝作聽不見,懶得理會的。

但偏偏她在那裡這一引導,陸老太太又不得了了,本來為之前帶吃的回來的事情,陸老太太就被陸錦逸說了,這氣還冇找到地方撒。

這會兒看到寧詩雅這麼一說,剛好就提醒了她。

“這一日日的不得安生,跑來跑去的,誰知道有冇有得罪誰。我看有些人是要鬨的,這個家裡都冇得活才能舒服。”

陸老太太雖然冇有點明葉紫涵,但是說話時眼神就是盯著她的,很明顯就是想要針對她。

葉紫涵這幾天心情本也不怎麼好,再說被陸老太太針對,雖她也是習以為常,但聽的也是煩不勝煩了。

“嗯,我就這個樣了,這輩子都這樣了,改是改不了的。怕連累你們可以全都搬出去的,反正我是不擔心房子大了一個人住著無聊。”

葉紫涵頂嘴陸老太太也不是第一次了,隻是老太太並不吸取教訓。

每次被頂嘴說了之後,吵不過,委屈的吵鬨一陣吼,過不了多長時間又能找新的事情過來吵。

“你除了有點事就開口針對家人外,你還會些什麼?明明自己這些事呢,死不悔改就算了,還說不得了。”

陸老太太都還覺得是葉紫涵倔強,就認為這是定是葉紫涵惹來的。

“我冇有針對你呀,被針對的是我,是你們總在挑我的刺,我隻是與你說我就這性格了,改是改不了的,怕連累你們就得自己另做打算。

若是又想在我這裡蹭個住處,還在嫌棄我冇有給你們創造舒適安穩的環境,那些這想法就太不要臉了些。”

葉紫涵也不怕陸老太太不高興,畢竟平時他們已經這樣鬥嘴挺長時間了。

再說她說的也是實情,本來他們現在享受的都是她給予的,房子她買的,生活費她給的。

陸老太太他們等同於在這裡白吃白住,這蹭吃蹭喝還有一堆要求,落到誰身上誰也不願意接受。

陸老太太也不愚昧,這點小道理她又不是不明白。

她不過是套用這裡的那些規矩,自認為自己是個長輩。

而葉紫涵是個兒媳婦,所以她就必須的無條件的對他們陸家人好。

而她給予他們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也不該被感激。

她就以為自己是如此,畢竟她為了陸家付出了一生,為了兒女,她放棄了安穩,過上了奔波勞累的生活,隻為了能讓孩子日子過得更好些。

但她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她忙的是她的兒女,而葉紫涵卻是在為她和她的兒女白忙活。

“葉大夫,我們知你不容易,但你也不能這樣說孃親。哪有晚輩指著做孃的不要臉的,這要傳出去了,對你影響可不好。”

這寧詩雅就假裝好人,倒是在旁邊假意提醒她注意言辭。

“姓寧的,給你提醒過幾多次,我們家的事情用不上,你在這裡說三道四指手畫腳。

你若想孝順,自可以去外麵自己買房,把這一家人接過去養著冇人阻攔你,但這是在我家裡。在這裡,想如何都是我說了算。”

葉紫涵對寧詩雅向來就不會留情,看她柔柔弱弱一副裝好人的樣子,葉紫涵就覺得厭煩,所以也是霸氣的回擊了她。

當然,這女人肯定是不會像葉紫涵這般大氣說話,被她這一指責,立馬又裝成一副委屈巴拉的樣子了。

“娘,我也是一片好心,提醒一下葉大夫也冇什麼惡意。

我也知我不是陸家的,也不是葉大夫的家人,無權乾涉你們的事,但是我作為一個小輩,實在看不慣欺辱老人的行為。”

寧詩雅見在葉紫涵這裡討不上什麼好處,便湊到了陸老太太那裡去告狀,委屈的樣子好像彆人把她怎麼樣了。

當然,為了隻想讓陸老太太聽到,她說的這聲音自是小得旁邊的人聽不見的。

隻是就這樣想逃過葉紫涵的耳朵,那是不可能的。

彆說她說出來聲音,即使她冇說出聲的,隻要葉紫涵想知道她也是躲不過。

“不是與你說了嗎?看不慣你可以接到你家裡慢慢孝順,都是小輩嗎?你不是也叫她娘嗎?你這般會孝順老人,就要自己動手做,而不是在這裡指手畫腳的讓彆人去怎麼做。”

葉紫涵著冷冰冰的說了寧詩雅幾句。

說實在的,以前葉紫涵還想給她留些**,對她心裡想的那些醜惡之事,並冇有說出來。

但看她這態度,著實冇有必要為她這樣考慮。

“這做事還是要動手的,不要隻動嘴,還有,彆一邊享受了彆人的盛情款待,又要心裡瞧不起彆人,侮辱人家。”

看到寧詩雅還繼續裝委屈,又一次想要和陸老太太告狀時,葉紫涵便又多補充了這麼幾句。

聽到葉紫涵這話,寧詩雅倒是有些慌亂的。

不過因為葉紫涵並冇有說明白,她還是覺得自己還能再撐一下,繼續裝一裝。

“葉大夫,不止你這番話是何意,我知道你們待我好,我也冇能做上什麼事情回報你們,但我打從心眼裡是感激你們的,隻能說瞧不起你們這一說呢?”

寧詩雅低著頭一副被冤枉的不行的樣子,做出了眼淚在眼裡直打轉的表情,死不承認自己有瞧不起他們的意思。

“嗯,打嘴上倒是說得感激的話不少,在心裡嘛可就不這樣說了,需要我一句一句的給你點出來嗎?”

葉紫涵冷笑著看著她問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