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她定睛一看,卻見窗台上隻有一堆玻璃碎片,哪有一個人影?

“他馬的,好大雷,連玻璃都碎成渣了。”葉輝則是罵罵咧咧地道,“嚇死爺了。”

葉欣然心臟狂顫,暗道,他、他不會是掉下去了吧……

冇錯,楚凡墜樓了。

剛纔那聲超大雷聲震碎了玻璃,他一個哆嗦就讓身體失去平衡。

加上冇了玻璃擋靠,他就趴在了空氣上。

於是,整個人向外翻了出去,開始自由落體……

樓,接近30米,落地隻需兩秒多。

這短短的兩秒多,是楚凡人生中最刺激、最絕望的時間。

心跳和血壓瞬間飆升,大腦喪失了思考。

他心裡隻有一個念頭:靠,我冇了。

砰!

楚凡再次接觸到地麵時,渾身瞬間散架。

他想要站起來,可身體好似爛泥,視線模糊,大腦放空……

就在這時,一道無形的青光,悄然鑽入楚凡頭頂。

本來半隻腳踏進鬼門關的楚凡,腦中卻隱隱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真是絕好的爐鼎,真是天不亡我。”

“你是誰?”

楚凡覺得自己的靈魂一片混沌,麵前有一團青色光團,似是某種神異的靈魂體。

“想不到一個垂死之人,還能留有意識。”青光驚歎一下,接著傲然道,“實話告訴你,老夫修行百餘年,乃是地球上最接近神仙的存在,人稱‘徐半仙’。如今老夫即將魂飛魄散,不願畢生所學失傳,所以要把本領傳承給你。”

楚凡難以相信,這種開掛的好事,也會輪到我?

徐半仙語氣和藹而惑人心魂,又道:“有了我的傳承,你能淩駕在一切凡人之上。你想要的一切,都是你的……”

“那我要做什麼?”楚凡問。

“你什麼都不要做,隻需要放鬆心神,全身心接受我的一切。”

說罷,青光就將楚凡完全包裹,一點點滲透進去。

好似一滴青色顏料滴入白水中,白水漸漸變色。

徐半仙竊喜。

嗬嗬,把本領傳給你?做美夢吧!

你不過是我選中的一具軀殼罷了。

事實上,徐半仙說的話也有真的。

他的確修為強橫,被尊稱為“半仙”。

然而,“半”仙終究不是真正的仙。

隻有渡過“天劫”,才能成仙。

何為天劫?

簡而言之,就是老天對修行人的期末考試。

渡劫者如果能抗住,才能飛昇成仙。

大約一小時前,徐半仙引來了天劫,開始“考試”。

九十九道閃電,逐次增強,挨個劈在他身上。

但最後一道天雷尤其強橫,竟引得天地變色,間接導致楚凡墜樓。

徐半仙雖強,可惜冇抗住最後一次,肉身被劈得灰飛煙滅。

萬幸的是,他苟全了一道殘魂。

隻是這道殘魂隨時會化為烏有,隻有霸占活人的身體,才能奪舍重生。

而殘魂很虛弱,要奪舍健康的人很難。

剛好楚凡墜樓將死,隻剩下半口氣,正適合他奪舍。

一旦奪舍成功,楚凡的靈魂和意識會徹底消失,這個身體的主人就變成了徐半仙。

至於身體的摔傷,自有辦法修複。

徐半仙為了讓楚凡不反抗,繼續蠱惑道:“很好,放鬆,順從我……我會助你擺平諸多難事,讓你平步青雲……”

楚凡覺得,自己的意識隨時都會消散。

修仙高手傳授我本領,這樣似乎挺好。

我會變得很牛吧……

嗯?

不對。

融合之後,我到底是我,還是徐半仙?

楚凡如大夢初醒:“老傢夥,我憑什麼信你?”

“我徐半仙縱橫一生,何須騙你這小小凡人?”陳半仙怒道,不斷加大吞噬的力度。

殘魂已經融入肉身。

接下來,就是抹殺掉楚凡的靈魂和意識。

徐半仙想想還有點小激動。

雖然老夫渡劫失敗,但還有重來的機會。

徐半仙正暢想未來時,卻忽然感到了強烈對抗力。

楚凡在反抗!

“我越想越不對勁,你丫坑我吧!”

儘管楚凡不懂修仙,但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徐半仙有問題。

如果我的靈魂改變,我還是我嗎?

我必須保證自己的人格存在,哪怕是死。

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

帶著這種想法,楚凡發起了強烈反擊。

兩道靈魂光團,一青一白,各代表徐半仙和楚凡。

二者現已經融合,青色為主。

可突然,白色光團劇烈膨脹,猶如餓虎撲食,撕咬、吞併著青色一方。

徐半仙大驚,連聲道:“無知小兒,你這是在毀滅自己!”

徐半仙慌了。

楚凡是身體的主人,在這裡硬碰硬,徐半仙的虛弱殘魂明顯打不過楚凡,纔要不斷哄騙、蠱惑。

此時楚凡如同不要命的無賴,選擇了強勢反擊,徐半仙立馬潰不成軍。

更要命的是,徐半仙自己的**早已灰飛煙滅,殘魂已融在了楚凡的身體裡,打不還冇地方撤!

奪舍不成反被吞,賠了夫人又折兵。

“啊啊!!完了!

老夫逃過天雷之威,難道要葬送於凡人之手?

你大爺的!你祖宗!”

徐半仙無奈而絕望,唯一能做的就是瘋狂辱罵。

而這罵聲也是在片刻後歸於平靜,青色終於被白色完全吸納——楚凡吞了半仙,不是融合,而是單方麵的吞噬!

小區樓下,那個滿身鮮血的身影,緩緩爬了起來。

楚凡知道。

自己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