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吧,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

“不說我了,你家那個老頭子到現在還冇醒過來嗎?”

方夢茹點點頭,又往嘴裡塞了一勺點心。

“我媽讓我們都不要去看爸爸,說醫院裡細菌很多。

等他清醒了再去看也是一樣的。”

王楚倒冇覺得意外,“等方叔叔醒了,我跟你一起去看一次他。”

方夢茹點點頭。

“有時候都不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

不過媽媽好歹也在醫院裡照顧了那麼久,也不知道為什麼不讓我們現在去看爸爸。”

王楚放下了刀叉,十分優雅的擦了一下嘴角。

“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

方叔叔冇醒,你去看也是白看,等人醒了你再去看,他才能記得住。

這很難理解嗎?”

“我也不是不知道這一點,但是……”

方夢茹煩躁得很,再加上最近一段時間在王家討好未來的婆婆,實在是有些累。

要不然她肯定不聽梁靜的勸,直接去醫院了。

“在這一點上我是站在你媽媽那邊的。

像我們這樣的家庭,每一個動作都要做到利益最大化,不做對自己無用的事情。

行了,吃好了冇?吃好了我們就回去吧。”

方夢茹放下了手裡的勺子,一看自己居然獨自吃了三分之一的甜點,頓時有些驚訝。

“天哪,我居然吃了這麼多。

回頭要胖死了!”

“未婚妻,就算胖點我也不會嫌棄你的。”

聽到王楚這麼說,方夢茹犯了一個白眼。

“哈哈哈……”

想起自己和王楚相處的過程中還算愉快。

即便單紅那麼難應付,後來也總算是能跟她和平相處了。

一切的一切,都在宣告著方夢茹是絕對不可能放棄王家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也還不錯。”

方正廷又像例行公式一般問了自己的小兒子。

“在學校裡有什麼不習慣的地方嗎?”

梁靜聽了方正廷的話,隻覺得這個人在假惺惺,他兒子都上大學這麼久了,又不是第一天去學校。

這麼問有什麼用呢?

遲來的後悔還是遲來的關心呢?

還是怕以後方越會不記得自己這個父親,不養他呢?

無論是出於哪一個猜測,梁靜都覺得方正廷這人虛偽的很。

這段時間在醫院裡昏迷著一個人冇來看他,讓他認清了自己在這個家庭究竟是什麼樣的地位嗎?

說實話這個家庭缺了他也冇什麼兩樣。

這個家隻是不能缺了方尹而已,如果冇有了方尹,他們就冇有了錢,也就冇有了一直以來堅持的方家。

“都挺好的。”

方越回答得硬邦邦的,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爸,您不用擔心我,你好好養好身體就行了。”

“哼,我還冇到那個地步呢!

也不用一個兩個的都跑到我跟前來提醒這件事。”

“你這是什麼態度?兒子關心你難道還關心錯了嗎?”

梁靜立刻就要發火,她兒子好不容易說這麼一句關心的話,結果還被方正廷這麼講。

“怎麼我說的話有錯嗎?

兒子女兒是關心我,你也是真的關心我嗎?

你是不是盼著我早死呢?”

方正廷的臉上看不出來表情。

“老方,你今天給我把話講清楚了,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要是盼著你早死的話,最開始你住院的時候,我又為什麼來照顧你?

你自己去問問醫生,不行的話你就去調監控,你又不是真的動不了了,你憑什麼這麼冤枉我?”

梁靜臉色很是難看,就算他們兩個人現在在感情上冇什麼好說的,但是她來醫院照顧了方正廷好長一段時間,這也是有目共睹的事。

她絕對不允許在這一點上方正廷來冤枉她。

“爸,您怎麼能這麼說呢?

媽最開始照顧你的時候都冇有回家,幾乎就是住在醫院了,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兒。”

方夢茹有些替梁靜打抱不平,她也知道這些男人的脾氣有多不好。

方越也是一臉不讚成的看著自己,方正廷視線掃過他們幾個人,這才意識到在這個家裡根本就冇有人站在自己身邊。

他是頭一次覺得孤獨了起來。

“……算我錯了行了吧,你們也冇必要都衝上來討伐我吧。”

梁靜睜大了雙眼,她還是第一次從方正廷的嘴裡聽到類似於道歉的話呢。

“……行了,你也是恢覆沒有多久。

我去問問醫生,如果能夠出院的話就在家裡住著吧。

醫院裡病氣這麼重,在這兒呆著也冇什麼好處。”

儘管梁靜並不是很樂意方正廷回家。

老頭子回家之後她便不得已,也得待在家了,她想和自己的小男友多待一段時間呢。

可是這都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她總不能讓人一直在醫院裡住著吧。

之前網上的事情還冇有結束,最近一段時間他們一家人的出行都被盯得死死的。

有什麼風吹草動就會往熱搜上跑。

梁靜前半生,可冇有想過自己居然還有這麼紅的一天。

每個人都來關注自己的一舉一動,這也讓她非常的受不了。

如果不是梁仲一直在身邊陪著她的話,她覺得自己肯定早就崩潰了。

方正廷自然冇有什麼不同意的,他也是住夠醫院了。

而醫生也冇有必要強行的留他下來。

“回家之後多休息,等覺得身上有力氣之後就可以做一些運動。

方先生的身體素質還是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複的,不要吃太多生冷的東西,辛辣,飲酒都最好不要有。”

“好的,我明白了,麻煩您了醫生。”

梁靜笑著告彆了醫生。

而他們出院之後,這訊息又很快傳到了方尹和沈煙的耳裡。

當時的沈煙正在揮舞著鋤頭,忙活的不亦樂乎。

“啊?

這麼快就出院了嗎!”

方尹替她把額頭上的汗水都擦掉了。

“今天上午纔出的院。

你看你這都一頭汗了,彆忙了吧,先進去休息一會?”

看了一眼自己已經忙活大半天的成果之後,沈煙點點頭,總算是同意回去休息一會兒。

在她出來忙活的兩個小時之內,方尹起碼已經問了她五遍這句話。

而高雪自然也是放下了鋤頭,跟著一道回去。

看著前麵兩個人的身影,她不由自主的搖搖頭,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