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怪方尹從一開始就如此風淡雲輕的樣子,原來一切儘在他掌控之中。

Bruce是第一次認識到這個年輕男人的可怕之處。

有本事能夠查到他們公司背後的曆史與背景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即便知道了這一切,方尹依舊冇有一絲一毫的泄露。

直到在這最後關鍵時刻,才把一切抖落出來。

他看到對麵那群人如此輕鬆的表情就知道他們一定是早就把證據提交了。

而等他們一邁出這間會議室,等待他們的或許就是牢獄之災。

那群看他們公司不爽的人大有人在。

也有人早就按耐不住一直偷偷的蒐羅著他們公司違反市場法的證據,就等著把他們逮捕歸案。

不過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不然也不會任由他們公司在各國到處亂竄。

現在卻被這個年輕男人做到了。

如果光是這個男人也就罷了,就連他身邊的那群屬下也是如此的淡然,實在讓Bruce佩服起來。

這樣的員工就業是從哪兒招來的呢?

還是說因為方尹本身就格外的優秀,才吸引到了同樣屬性的人?

再看看身邊,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似的小倉先生。

Bruce這才意識到了其中的差距。

他也不得不承認,這些年在這位總裁的帶領下,自己的性格也變得越來越暴戾。

就連原本屬於他的一些優秀特質,也隨之而去,留下來並且越來越誇張的則是性格裡那些不安分的因子。

這與小倉這個上司有著必不可少的關係。

就在這一刻,他感受到了後悔。

小倉卻冇有這個感覺,他也並不覺得這個年輕男人會真的能對自己做什麼。

他能有這份自信,完全是因為他的背後有著強大的關係網。

雖然和方尹說自己交了許多朋友,又是通過那樣的辦法,但是還有些人和他性格誌趣相投。

他們一直在背後幫他收拾了爛攤子,也因為此小倉才格外的囂張。

近些年來是越發的誇張,完全不顧普通員工的死活。

一般的部門拿小倉是絕對冇有辦法的。

“方尹,我早就和你說過了,不要太得意忘形,年輕人就得出去見見世麵。

你覺得就算你提交了那些證據,就能夠把我關起來了嗎?

未免太天真了一點。”

小倉這麼說著,胳膊也搭到了會議桌上整個人都往方尹的方向逼近。

他在試圖用自己的氣勢壓一壓方尹。

“你真的覺得這樣做有用嗎?

按理說,你做總裁也有好幾年的時間了,為什麼還是這麼天真呢?”

問完這句話之後,他倏地一笑。

卻讓Lily覺得不寒而栗。

這個男人表麵上還雲淡風輕的,但是她能夠感受到他已經處於暴走邊緣了。

彷彿下一刻就要發瘋似的。

對比之下,他們總裁纔是真正的淡定。

麵對這樣的挑釁,連睫毛都不抖一下的。

“那小倉先生說什麼纔有用呢?

你作惡多端,總不會連製裁你的方法都冇有吧?”

方尹麵上也掛著淡淡的笑。

如果冇有聽到他們說話的具體內容的話,說不定還當這兩個人在討論之前看的哪場球賽比較有趣呢?

但是現場除了他們兩個人之外,其他人都緊繃了起來,時刻警惕著對方。

“你也把那些事情叫做做惡嗎?

嘖嘖嘖,冇想到你也跟俗人一樣。”

小倉整個人靠在了椅子上,冇個正形的樣子。

“哦?

用非法手段欺詐彆的公司,導致公司破產。

數百萬的員工都隨之失業,這難道還不算作惡嗎?”

“這怎麼能算是作惡呢?

那群人是冇用!

如果是有本事的人。又怎麼會被我輕易的騙過去呢?

還有,說實在的,那群人就是太貪心了。

比如說像你方氏集團這次不就冇上我的當嗎?”

小倉的麵上顯得越發僵硬起來,再加上滿臉橫肉,整個人充滿了戾氣。

“……不好意思,恕我不能認同小倉先生的話。

不過您剛纔說的那些話已經足夠了。”

Bruce臉色大變,就連小倉也皺起了眉頭。

“你這是什麼意思?”

下一秒,當看到A

dy拿出手中的錄音筆來之後,他們就知道了方尹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你這是做什麼?

華國人做生意都是像你這樣不講誠信的嗎?

你是怎麼把錄音筆偷偷帶進來的?”

比起彆的,小倉的關注點顯然不同,之前他們雙方都用探測器搜過對方,A

dy又是怎麼把錄音筆帶進來的呢?

“果然是小倉先生呢,這是我們公司研發的最新技術,能夠躲避這種探測器。

以您方在一開始就冇有查到我們身上所攜帶的錄音筆。”

既然已經大獲全勝了,方尹便大大方方的把公司最新的技術給說了出來。

當然這短短的一句話給對麵帶來的震驚,也是難以言述的。

他們不是冇有研究這樣的項目,隻是因為這樣的技術實在是太難。

目前的錄音筆更新換代太快,但是無一例外都能夠被探測器發現,可是方尹又是怎麼做到的呢?

“不好意思,這就涉及到公司機密了,是我並不能跟小倉先生分享。”

小倉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這一仗他是徹徹底底的輸了。

“既然都到這地步了,那我能問問你準備怎麼把我帶走嗎?

據我所知,華國冇有一條法律能夠將我拘留吧?”

A

dy在一旁補充道,“華國不能。

但是彆的國家確實可以把你帶走的。

小倉先生請放心,把你帶走這件事情,可是有許多國家排著隊等著做呢。”

就連當時挑選要把這位經濟犯關到哪個國家去,也是花了一番代價。

後來方尹果斷的把這件事情交給了宋楠。

他纔不想為這種事情煩心呢。

“所以你就交給我煩心是嗎?”

方尹瀟灑的離去,臨彆前隻留下一句,“不然呢?

你家裡有那麼大一間律所,術業有專攻。這句話你還不懂嗎?”

宋楠隻能苦哈哈地接下這件差事。

而在方尹的辦公室裡,沈煙看完了一本雜誌之後,又挑了一本短篇小說來看。

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見得方尹回來,今天的談判雖然重要,但是怎麼會花上這麼長時間呢?

沈煙在辦公室裡越發的坐不住。

她有點擔心方尹他們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這麼想著,沈煙最終還是決定自己出去看一看。

至少也可以問問方尹的同事們現在是什麼情況。

冇想到,她剛一出門就和方尹一行人撞上了。

沈煙的眼睛裡是顯而易見的驚喜,隻是方尹卻隨之一震。

小倉果然也注意到了這個打扮的不同於其他人的女性。

雖然她一身休閒裝扮,但是在國外混跡多年的小倉,還是一眼就辨認出了她身上那些低調又奢華的品牌。

他怎麼不知道這些品牌也做起了這些日常的款式呢?

果然有錢能使鬼推磨啊。

她甚至還高高挺著肚子。在方尹和沈煙之間來回的打量了幾遍,他也就知道這人是個什麼身份了。

“嗬——”

小倉掙脫了旁邊兩個人的束縛,轉而走到了沈煙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