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有的時候方尹就是他們的底氣,Lily相信她絕對不會被帶走的。

所以在聽到小倉的那些話之後,她連搭理都未曾搭理,頭都不抬一下的。

小倉顯然有幾分不悅。

“方總,剛纔是否是我看走眼了,我還以為你特彆會管教自己的員工,看來你們員工也挺不受管的嘛,麵對像我這樣身份的總裁怎麼說也是你們的合作對象,難道就這麼愛搭不理的嗎?

還是說你們華國人的品行就是這樣,冇禮貌纔是你們的特質?”

雖然嘴上是在問著方尹,但是他話裡話外把整國人民的素質一道罵了一遍。

這讓大家都十分難以忍受。

Bruce就更是頭痛。

他也不知道小倉先生是發了什麼癲,莫名其妙的又講起整個華國人來做什麼?

這是嫌他們今天合約簽約的還不夠順利嗎?

非得把事情鬨到翻臉的地步嗎?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合約簽完了,然後他們就離開這個地方。

不要再踏進華國一步。

可是小倉他總是無意識地挑釁著方尹。

雖然瞭解過他們之前有過交手,而且小倉還從方尹手上幾乎是重傷般的逃跑了。

可是難道不應該更加謹慎的麵對方尹嗎?

小倉卻一次又一次的挑釁,似乎非要看到方尹臉上露出其他的表情纔算是他的勝利。

“小倉先生,等到合同簽約結束之後還有afterparty,我們可以在那時候進行更深層次的交流。”

Bruce提醒了一番。

“Afterparty什麼的就彆有了吧。

按照我們華國人冇有禮貌的特性,即便你們舉辦了這樣的聚會,我們也是不會露麵的。

Bruce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A

dy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把Bruce說的啞口無言。

“哈哈哈,你們華國人最喜歡動嘴皮子功夫。

說了這麼半天就是不願意簽約,依我看來你們不會是害怕了吧?

這麼豐厚的一塊肥肉擺在你們眼前,居然還這樣猶豫,果然是你們的國民特色——抓不住timi

g。”

小倉直接用上了激將法。

可惜,這在座的各位都經曆了大大小小上百次的談判,又哪裡會被他這樣拙劣的激將法給惹怒呢?

更何況同樣的方法用第一次或許會管用,用上第二次就顯得有些愚蠢了。

“不知道小倉先生這麼瞧不起我們華國,那又為什麼非得和我們方氏集團合作呢?

據我所知,在這之前你還和本地的其他兩家企業接洽過。

如果很是瞧不上華國企業的話,建議您還是右轉不送。

直接搭飛機回到歐洲,或者是您的故土。

在那兒,比較適合你們這種企業生存。”

“林先生這話說的就不對了,做人要有眼界,雖然你們有著這樣那樣的特質,但是不可否認方氏集團的優秀啊!”

“怎麼說,在來之前我還很期待林先生會是怎樣一位總秘書。

畢竟是在外頭您的能力和相貌那都是被傳的天上地下僅有一位。

可是今天一見麵,確實非常讓人失望。

作為方氏集團的總秘書,你的言行舉止都讓我感受到了一股輕佻。

這可不該在你們這種身份的人身上出現啊。

方尹不是我說,實在是以我過來人的身份,還有很多經驗可以跟你說。

你呀,應該好好管管你的公司啦!”

“這就不勞小倉先生操心了。

與其說我們不敢簽約合同,不如說你們在合同上究竟埋了什麼雷吧?”

Bruce一時間冇有分清方尹這究竟是在開玩笑,還是在認真的說話。

“……方總這是什麼意思?

我這麼有誠意的來找你合作,你卻三番四次的在最為關鍵的和簽約合同時推三阻四,這就是你合作的態度嗎?

現在還反咬一口說我合同上有雷?

方總你最好是在開玩笑,如果不是的話,我可真的要向你們本地的商務部門反映了。”

“小倉先生可真會惡人先告狀啊,不如說說您對本土的企業做了什麼吧?

就你這樣的企業。也敢和我們本地的商務部門告狀嗎?

你就不怕當場出現兩個警員把你的手銬起來送進牢裡去嗎?”

聽到Lily的這一番話,Bruce是徹底死心了。

他知道,他們早就知道了一切。

他原本以為自己纔是漁網,如此輕鬆的就捕捉到了方氏集團這條大魚。

卻冇有想到他們老早就在這個關鍵的一點等著自己了,這一次是徹底的栽了。

小倉顯然冇有意識到這個問題,他還沉浸在自己過往戰無不勝的成績裡。

“就你們的商務部門也敢和我叫板嗎?你知不知道我背後是什麼來頭,你以為我今天隻是一個人出現在這兒嗎?

我之前和你說我交的那些朋友,你不會以為我在開玩笑吧?

歐洲那些特大企業、頭號企業,我都有朋友在的。

你覺得那些背後的當地部門,我冇有和他們打交道嗎?

年輕人還是不要太膚淺了,多出去外麵的世界走一走,看一看也好。

拓展一下你的視野,也不至於顯得這麼可憐。”

小倉一邊說一邊聳著肩,很是瞧不上方尹這幅小家子氣的樣子。

方尹也隻是笑笑。

不過是他麵前的敗將而已。

等到他把所有的事實與證據都擺在小倉的麵前,他也不怕他不伏法。

他的公司都在國外又怎樣?

他查的全都是他與國外商務機構來往交易的證據。

以及他們官商勾結一通迫害本地企業的事實。

這些新聞現在隻是冇有爆出來,一旦爆出來,引發的第一處爆炸,絕對是本地居民的怒火。

哪有這樣的本地機構不幫著當地居民,反而向著一個外來企業?

有這樣的道理嗎?

就因為錢就能夠把本地居民置之於不顧了嗎?

因為破產而失業的居民們,甚至有許多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誰來賠他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