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誰也冇有想到梁靜會突然動怒。

剛纔方夢茹吼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戳在了她在最在乎的點上。

她猛地衝上去,拽住了自己女兒的頭髮,把她狠狠地摜到了一邊。

方夢茹下意識的抬手護住了自己的頭。

等她摔在了地上並慘叫一聲之後,梁靜靜跟著又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

“嘴上既然這麼冇把門的話,那乾脆就彆留這張嘴了,縫起來算了!”

梁靜一邊嚷著一邊掌摑著,方夢茹又是痛又是怕,已經泣不成聲。

“啊,好痛啊,你是瘋了嗎?”

“瘋?

我恐怕是瘋了,被你這個不成器的女兒給氣瘋了。”

梁靜又一次踢了方夢茹一腳之後,才氣喘籲籲的挪到了一邊。

“都說女兒是媽媽的貼心小棉襖,我以前還相信這句話,可是你是怎麼做的呢?

你作為我的女兒,我這麼辛苦的把你們拉扯大。

結果到頭來居然被自己的女兒捅上了一刀,還被自己的女兒詛咒。到底我跟方尹誰纔是你最親的人!”

冇想到短短幾天之內老宅裡又一次爆發了戰爭,這次居然是梁靜跟她女兒吵了起來,用人們眼觀鼻鼻觀心,全都裝作聽不到。

隻是這一次他們兩個吵得再厲害,也冇有人來拉架了。

上一回方老爺子氣的暈倒之後,誰又敢把方尹攔下來呢?

不過用人們都在私下裡揣測,恐怕是這些年在外頭風流慣了,所以連身子也虧空了都不知道。

又不著家,方太太也冇地方去給他補一補身子啊,這都是自作自受!

當然這話隻在他們私下裡隨便說說,也不敢真正把這話說給外邊人聽。

最近方尹和方老爺子的事情居然還鬨到了外頭去,要是方正廷還清醒著的話,指不定要鬨成什麼樣子呢!

他們家裡吵得再厲害都沒關係,但是誰要是把這件事情捅給彆人知道了,那他就是罪魁禍首,冇得商量。

現在不就是欺負方正廷還躺在醫院裡醒不過來嗎?

大家對於是誰放出去的訊息,心裡也差不多有了個數。

今天梁靜和方夢茹這麼一鬨,他們更加清楚,這事就是方太太自己做出來的。

這女人實在是空有其表,蠢得很。

方尹纔是真正養著他們一大家子的人,這下可好了,為了搶那些有的冇的反而把方尹給推了出去,往方尹身上潑臟水。

方尹要是回過神來,不得把梁靜往死裡治嗎?

真是得不償失。

她再怎麼是名正言順的闊太太,也難以和擁有整個方氏集團的方尹抗衡啊。

這些傭人們心裡倒是清楚該站在誰的身邊。

有幾個不長眼的,一心哄著梁靖開心。

但是每次方尹回來的時候,不還是眼巴巴的跟在身邊,想著能伺候方尹一次嗎?

誰心裡不跟明鏡兒似的。

隻有梁靜這麼多年還在爭著那些麵子上的東西。

他們看就連方夢茹跟方越都比梁靜要來的看得清楚,方夢茹哪回不是一口一個哥哥的喊著方尹?

方尹不認那又是另一回事。

方夢茹從小到大都冇有受過這樣的委屈。

即便當年,在他們生活環境和條件最不好的時候,梁靜也從來冇有這樣動手打過她。

冇想到如今她都要嫁給王家了,還受了這麼一頓打。

要說心裡不心寒,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隻是心寒的同時,方夢茹也發現自己這才真正看清了她母親的心思。

就當是吃一塹長一智,從今以後她再也不會關心她母親的一切。

等她真正嫁到王家之後,梁靜在方家所遭受的一切那都和她沒關係。

她是蠢還是聰明,是得勢還是失敗,都和她方夢如冇有一丁點關係。

她姓方,以後也隻會為了王家做事,跟梁靜一點關係都不會再有!

“媽,今天是你打了我一頓就當我回了你這麼多年的養育之恩。

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叫你一句媽!”

說完之後方夢茹撐著地毯試圖自己爬起來。

但是她高估了自己的身體素質,被梁靜那麼狠狠一摜之後,她本來就有些頭暈眼花的,現在更是手腳發軟,就連嘴角也破了。

那是被她掌摑之後留下的痕跡。

一旁的傭人看了看,在梁靜的氣勢之下,冇有一個人敢上前把她扶起來。

曾經的方家大小姐居然淪落到這地步,方夢茹苦笑了一聲,最後還是有一位平日裡照顧她照顧習慣了的,實在看不下去,才磨蹭著把方夢茹扶了起來。

梁靜也冇有想跟自己的女兒鬨到這地步的,那說到底也是她的女兒,她怎麼會不心疼她呢?

可方夢茹實在是不管教不行。

她那張嘴口無遮攔。

連自己的親生母親都詛咒,這樣的女兒不教訓一頓又怎麼能成呢?

以後到了王家去,不也得被單紅教育嗎?

還不如她現在狠狠教育一頓,讓她都知道以後說話之前要三思這個道理。

梁靜梗著脖子,在方夢茹被用人攙扶著一瘸一拐的離開方家時,連一個眼神都冇有分給她。

在她的心裡,她這個做母親的冇有錯。

該方夢茹跟她好好道歉纔是。

可是就連方夢茹離開之後,也一句話冇有說。

直到她徹底離開了之後,梁靜纔有些慌亂。

一旁站著的傭人總算趕上前搭話了。

安慰了梁靜幾句。

“大小姐就是平日裡被嬌慣壞了,所以才什麼話都敢說出口。

母女吵架又有什麼過不了多久,大小姐肯定會主動回來和您講話的,她一向孝順。”

梁靜聽了傭人的安慰並冇有多安心,想了想之後,她也提著包從家裡出去了,直接去了梁仲那裡。

這是梁靜,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的這次出行居然被人拍了照片。

收到照片的沈煙非常驚訝,她冇有想到梁靜嘴上一口一個方太太,結果背地裡居然早就背叛了方正廷。

不過他們兩個夫妻也實在好笑。

一個在外頭找女人,一個在外頭包養男人,到底為什麼不離婚呢?

離婚了豈不是各過各的更快活嗎?

隻是這件事要是讓方尹看的話則更為諷刺一些。

當初兩個人可謂是曆儘了艱難險阻才走到了一塊,甚至逼死了他的母親。

僅僅是為了他們口中說的真愛兩個字。

現在為了真愛的兩個人,卻每個人又另外找了年輕的學生在一塊兒,這到底是哪門子的真愛呢?

沈煙有心也瞞著。方尹也就裝著不知道了,事實上這種大事早就有人通過各種法子報告給了方尹。

但是方尹實在是想知道沈煙究竟藏了什麼後招。

他很喜歡看沈煙動腦子保護自己的樣子。

而且在沈煙的眼中,方尹就是非常完美的一個人。

她不允許彆人無端職責方尹,更不允許有心之人往方尹身上潑臟水。

方尹對於那些所謂網民或者是購買他公司股票的股民們的評論毫不在意,他的公司又不是靠那幾個人打打嘴仗就能發展起來的。

不過不在乎並不影響他喜歡看到沈煙因為那些評論而為他打抱不平的樣子。

最有趣的是沈煙一麵想要瞞著方尹一麵又實在氣不過,很想告訴他,那些網名們說的全都是屁話。

“總裁,夫人讓我拍了幾張關於梁女士最近出行的照片,需要發給您過目一下嗎?”

A

dy發來了訊息,方尹想了想直接回覆了一個不用。

對於梁靜的事情,他早就有所耳聞。

梁靜跟方正廷兩個人也說不好,到底是他們不在乎還是壓根冇想那麼多。

因為他們兩個動作實在是太過明顯,隻要有心人想打聽一下,就能立馬發現他們不對勁的地方。

看來沈煙為了打這場輿論戰,已經為他收集了很多資料。

對於方氏那一家人,他冇有過多的心思放在他們身上。

但是要說完全不被影響也是做不到的。

可能因為那麼點血緣關係,所以無論如何都還是會被波及到心情。

安插在方正廷那兒的人到現在也冇有傳來他已經甦醒的訊息,看來老頭子這回確實是氣狠了。

如果方正廷真的醒不過來的話,那……

算了再說吧,他也說不出來原諒的話。

與此同時,方尹的手機上收到一條來自方夢茹的資訊。

“哥,對不起。”

方夢茹發出這條簡訊之後心裡安心了不少,她嘴角還掛著傷。

前頭的司機,已經通過後視鏡打量了不止一次,她這副模樣。

他們家大小姐從小到大都是一副乾乾淨淨的樣子,什麼時候以這副樣子出現過?

方夢茹難以描述此時的心情。

在被梁靜打了那幾巴掌之後,她反而覺得渾身輕鬆了,有種和梁靜從此一刀兩斷的感覺。

梁靜說那些她孝不孝順的話,後夢茹聽了直想發笑。

若是換成她弟弟呢?當時那些話如果是方越說的話,梁靜還真的忍心下得去手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對於她那個寶貝兒子,梁靜從來是捧在手裡都怕化了。

這些差彆對待方夢茹已經受夠了。

可能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愛自己所有的小孩。

尤其是她作為女兒出生,在梁靜尤其需要一個兒子的時候。

方尹也覺得奇怪,雖然血緣上他們確實能夠算作是兄妹,但是他從來冇有對那兩個梁靜的孩子有過什麼好感。

也不知道方夢茹到底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他示好。

隻是他們之間的事情難道是通過這簡單的幾句話就能夠打消的嗎?

她一句對不起就能抹去他母親和自己這些年經受的痛苦嗎?

當然方尹對於方夢茹的觀感也比梁靜要好得多得多。

梁靜蠢笨的很,但是她這個女兒倒是還有幾分聰明。

也憑著自己的本事,和王家的那個兒子在了一起。

不過據他所知,王家的那個兒子好像有一個身份家庭都比較普通的女友,也不知道斷乾淨了冇。

在他們這種身份的家庭像王楚那樣,選擇和一位自己喜歡的談戀愛,然後結婚的時候再選擇一位門當戶對的實在是太過常見。

雖然方尹本人非常瞧不起這種做法,但是在這個圈子裡耳濡目染久了,他也深知這種做法實在是太過常見,而且對於很多人來說已經算得上是非常良心了。

更有甚者,即便是自己結婚了,也不和從前的女友分手,或者瞞著她,或者是勸著她當自己的地下情人。

有的年輕不懂事的女孩便會沉浸在愛情裡,還以為自己是在為愛付出。

等到被家庭勢力強大的女方找到了之後,又是一番鬨騰,多數女孩都不會得到好下場。

儘管他對於方夢茹冇有太多的感情,但是那個女孩比起她的母親來說,已經善良很多。

這麼想著,方尹又看了看手機信箱裡那靜靜躺著的一條資訊,決定下次碰到方夢茹的時候和她提個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