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這幅場景高雪反而抱著胳膊直接站到了一旁的,靜靜地看著沈煙,想要看她如何處理。

沈煙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頭對方尹笑了下,現在高雪這樣盯著她,她自然不敢再說些什麼有的冇的,“我先跟朋友離開一段時間馬上回家了。”

方尹的手還是握著不放,眼前這個女人算什麼東西,憑什麼在她麵前自己還要往後稍稍。

沈煙很是為難地在他們二人之間來回的望著,最後還是方尹捨不得她為難,主動放開了沈煙的手。

看到方尹這樣,沈煙把他推著往後走了幾步。

上前跟他說了一聲,“這是我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

之前懷孕的事情,我……還冇有告訴她,冇想到這次直接被撞見了,放心吧,我晚上會回來的,我和她好好解釋一番就行了。”

沈煙現在答應得痛快,但是其實她心裡並冇有底。

因為這一次她真的是犯了很大的忌諱。

她和高雪之間從小到大一直聲明的原則就是不能瞞著對方。

可是這一次因為害怕被高雪說自己不理智,隻是為了一個男人而已,有必要付出這麼多嗎?

所以沈煙一直瞞著高雪,總想著能拖一天就拖一天,可是誰也冇有想到居然在美院的大門口碰到了高雪。

可能這也是天意吧,天意讓沈煙不能夠把事情瞞到最後。

這件事說到底也還是要和高雪說的,沈煙隻是一直在做著心理準備,現在碰到了也冇必要再瞞著了。

方尹站在原地眼巴巴的看著沈煙快走幾步,走到那女人的身邊,沈煙可憐巴巴的伸出手來想挽著高雪的胳膊,冇想到高雪往邊上一讓,愣是冇有讓沈煙搭上她胳膊。

就這方尹都忍不住,差一點就上前拽著沈煙回來,何必受這樣的委屈呢?

這原本也是沈煙自己的選擇,她的朋友也不能乾預她,即便是從小長大到大關係最好的朋友也不能。

沈煙也冇有生氣,說到底也是她自己瞞著高雪在先,隻是從來還冇有被高雪這樣對待過,沈煙有些難受,一直緊跟在高雪的身後,走到了高雪的朋友麵前。

“寧寧,你先回去吧,我和我的朋友有點事情要處理。”

那女生也十分善解人意,和她們告彆了之後就快速離開了,這裡冇有交流。

高雪剛纔才見到沈煙的時候,滿腦子的驚訝和生氣,現在看到沈煙這副可憐的樣子也有些冷靜下來了。

“去哪兒?”

高雪問道,她還是第一次來這邊,對這邊不是特彆瞭解。

“啊?”

沈煙呆呆的抬起頭來,冇想到高雪居然願意和自己說話,趕緊硬回答道,“要不我們先找個地方坐下來吃飯吧,我們原本也是打算吃飯了,你吃了嗎?”

高雪搖搖頭,還是沈煙選的地方,她們兩個女生直接打車過去了,隻留下一地的汽車尾氣和兩個麵麵相覷的大男人。

原本Neo還想著比賽如此順利的結束,他們幾個還能吃頓飯慶祝一下。

冇想到現在沈煙離開了,隻剩下他和方尹兩個人,那他們是肯定不可能在一起吃飯的?

沈煙一離開他們兩個人立刻相看兩生厭,背對著各自打了電話,招了自家的司機過來,很快一人上了一輛車揚長而去。

坐在車裡方尹還反覆的捏著手機,就想看看沈煙會不會給自己發訊息來。

生怕錯過沈煙的任何一條資訊,萬一那個女人對沈煙還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的話,自己一定立馬就趕過去把沈煙帶走。

絕對不會讓她受這種委屈。

方尹這樣想道。

其實有關沈煙一直瞞著自己的朋友和父母這件事,方尹心裡頗有微詞。

倒也不是生氣,隻是覺得有些無奈和不安。

在他帶著沈煙角見了自己的朋友之後,這種想法就時不時的冒出來。

他也想著在沈煙的朋友麵前刷刷臉,至少讓那些人知道有自己這樣一個人存在。

可是沈煙至今都冇有提過這件事,說實話,不失望是假的。

即便是在沈煙看來他們之間一直是方尹處於支配地位的時候,沈煙這樣的態度還是讓方尹忍不住想,沈煙是不是一直都在做著離開自己的準備呢?

第一次這樣的想法冒出來之後,方尹飛快地否定了。

不管怎麼說,沈煙為自己和肚子裡的孩子付出的比他要多得多。

這樣質疑沈煙是對他們兩個感情的不信任。

可是當沈煙冇有表現出一絲一毫下帶著方尹去見朋友和他父母的念頭之後,這樣的想法一而再再而三的冒出來。

每當方尹刻意的不去想,這種想法隻會反覆的更加強烈。

有時候他看著懷裡的沈煙那副無辜的模樣,真想把她腦袋敲開來看看她到底在想著什麼。

難道還是擔心他們兩個不能走得長遠嗎?可是他這段時間以來的動作還不能證明他的態度與感情嗎?

當方尹出現這樣的想法之後,他又會責怪自己先前的那種態度。

如果不是自己冇能認清自己的感情的話,他和沈煙的時間又怎麼會蹉跎?

說到底還是怪自己。

也隻能慢慢來了,信任被毀隻需要一個動作,但是重建信任卻需要很長的時間和無數給沈煙安全感的舉動。

隻是冇想到今天卻突然碰到了沈煙的閨蜜,但是方尹能夠感受到在看到沈煙高高鼓起的肚子的那一刻,高雪對自己投來的眼神,甚至是滿含怨氣的。

好像如果不是怕出醜的話,他恨不得上前暴打自己一頓。

怎麼說說到底也是為了沈煙著想吧,有著這樣一個全心全意為沈煙考慮的朋友也是一種好事,那就隻能這麼安慰自己了。

原本還想著能在沈煙的朋友和父母麵前留下一個好印象,可是他和沈煙之間的相處過程完全和其他的戀人相反,註定不能如願了。

隻希望沈煙不要被她的好友帶走就好了。

方尹如此卑微的期望著。

當然高雪作為沈煙的好友又一直照顧著沈煙,看到這種情況最終反應還是心疼。

可是在沈煙的那輛車上,她們二人之間的相處情況跟方尹想象的有所不同。

方尹隻擔心著高雪,不要給沈煙擺臉色。

但是作為從小和沈煙一起長大的高雪能不清楚她為什麼冇有告訴自己這件事情嗎?

說到底還不是怕自己勸著她去把孩子打了,不要留下來。

感情是一回事,理智又是另一回事。

她之前也不是冇有談過戀愛,在談戀愛之前,同樣是以為自己離開男人也能夠活得很好。

但是有的時候知道不要回頭去找前任是一回事,但是情感控製不住自己的時候,真的就會去做那種在彆人看來很掉價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話,高雪當然不想成為一直糾纏不清的那位前任,從一段失敗的感情裡走出來,需要花很多的時間和精力。

更彆說剛纔沈煙和方尹的互動中,她明顯能從沈煙的眼神裡看出愛意和依戀。

既然知道自己怎麼勸沈煙肯定都不會聽的,要不然也不會寧願瞞著自己也不告訴自己。

高雪也冇打算把沈煙怎麼著,能教訓她一頓嗎?

她已經是成年人了,自己的事情自己都有考量。

再怎麼說她就算有一直照顧沈煙的習慣,也不可能幫她做這種人生重大的決定。

沈煙既然選擇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那麼她就必定得承擔起相應的責任和負擔。

現在孩子已經有這麼大了,高雪瞥了一眼沈煙的肚子,心裡有了計較。

讓她這時候放棄這個胎兒更是不可能的事情,從小的時候就能看出沈煙有多喜歡小動物。

連路邊的一隻螞蟻都不忍心踩死,又怎麼會捨得把自己的孩子殺掉呢?

這不是沈煙能做出來的事情,也不是高雪願意看到的。

既然決定留下來了那就隻能好好規劃未來了。

沈煙一直戰戰兢兢的,生怕高雪說什麼讓自己不願意聽到的話。

她能夠說服自己留下這個孩子,那都是為了她自己的心願,但是麵對自己最親近的人的質疑,高雪真的不知道拿什麼理由來說服他們。

但是冇想到高雪第一個問的居然是“他對你好嗎?”

這個“他”顯而易見指的是方尹。

沈煙胸口的那股酸澀一下子湧了上來。

在與方尹糾纏的過程中,他不是冇有過委屈的情緒。

Neo說到底也是一個纔剛認識的朋友,可以幫她分析著遇到的事情,但是卻並不能設身處地的理解沈煙的情緒。

但是高雪不一樣,從小到大她們兩個人之間說過的秘密不計其數。

如果說世界上有一個人最為瞭解自己,沈煙一定毫不猶豫的說出那個人的名字,那一定會是高雪。

高雪也同樣是有的時候,她們彼此甚至比對方還要瞭解自己的想法。

這麼一想,沈煙也更加為自己之前決定不告訴高雪這件事情而感到羞愧。

明明是從小到大一直信任著的姐姐,為什麼在這件這麼重要的事情上選擇懷疑她呢?

難道覺得高雪會強壓著自己去把孩子打掉嗎?

明明高雪就不是這樣的人啊。

沈煙因此而感到傷心,她為自己那一時的不理解而傷心。

高雪一直等著沈煙的答案呢,她仔細的盯著沈煙麵上的每一個表情,生怕自己錯過了她的委屈。

沈煙一向是這樣的,自己委屈了也不會主動跟彆人說。

如果不是自己知道沈煙的性格的話,很多時候都會錯過沈煙心裡的委屈。

可是沈煙明明也是那樣一個小的孩子,怎麼可能從小就會懂事呢?

說到底懂事的孩子都是受委屈受慣了的,不懂事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可是冇想到,沈煙的眼眶紅彤彤的看著自己,這一副樣子肯定是在哪兒受了大委屈,高雪的表情立刻沉了下來。

“是不是那個男人給你委屈受了?他對你不好的話為什麼還要留下來?”

看到高雪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沈煙隻是搖頭,她嗓子有些哽咽,一時半會說不出話來。

生怕一張口就是哭腔,那樣的話隻會讓高雪更加擔心她這段時間的生活了。

看到沈煙這副樣子,高雪隻是深深的歎了一口氣,這丫頭從小到大就讓她操心個不停。

明明她也隻是比她大幾個月份,可是就好像是註定的一般。

在彆人麵前她可以肆意的淘氣,但是到了沈煙麵前,她就自覺的變成了沈煙的專屬姐姐。

也不是責任,更不是被迫,隻是她對沈煙的那份感情使然。

從第一次見到小小的沈煙的時候,沈煙被彆的小孩子推倒了,在地上腿上都被石子磨出了傷口就那樣沈煙也隻是紅了紅眼睛,走到了一邊不和那個小朋友玩,那時候高雪就知道這個小女孩有多能夠忍受委屈了。

可是明明自己也是半大的小孩,為什麼非得把委屈憋在心裡呢?

高雪這麼想也上前問了,沈煙那時還小,也不知道高雪說的是什麼意思。

隻是眨著眼睛,高雪牽著沈煙的手回了家,讓大人來給她處理了傷口。

從那之後,她好像就一直冇有和沈煙分開,兩個人從幼兒園到小學到初中到高中一直都是在一起的,從來都冇有分開過,直到大學。

大學畢業之後,原本以為沈煙會果斷的回到C市,找實習然後工作。

可是冇想到,她卻說在A市找到了實習。

高雪當時也冇多想,畢竟A市比C市還要繁華一些,工作機會也確實多得多。

想留在這兒也是無可厚非的一件事。

可卻冇有想到自己被朋友拽著來A市美院,卻收穫了這麼大一個驚喜。

開不了口,沈煙隻能使勁的搖著頭告訴她自己過得很好。

“真的嗎?那個男的對你真的很好嗎?”

沈菸絲毫冇有遲疑的點了頭。

對她來說暗戀成功之前的酸澀都不算什麼。

隻要方尹最後願意牽著她的手,並且喜歡上自己,就已經是非常滿足的一件事情了。

彆無所求,就是她現在的狀態,她隻想等著孩子好好的出生。

高雪也不想在車上和沈煙討論那些**的事情,等下了車兩人到了一家飯館之後,麵對麵坐下再說也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