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冇有到約定的時間,不過是九點一刻a

dy就來敲門,華融集團的總裁提前一步到了。

方尹的手停留在檔案上,微微頓了一下,看來張總是真的按耐不住了。

“你去安排一下,先讓他在接客室等一會,我一會就過去。”

“好的,總裁。”

方尹先是起身將自己的西裝外套重新套上了。

然後走到沈煙的身邊。

“你先一個人在這待一會,如果困的話不想在沙發上躺就去休息室裡那裡,隻有我待過。乾淨的很,我去會見一位客人,好嗎?”

沈煙還沉浸在方尹工作中的狀態難以自拔,此時看向方尹的眼睛裡簡直是在冒星星,而方尹這樣彎下腰來和她說話,讓她更加覺得方尹的魅力又多了幾分。

“唔,你去忙吧,我一個人待在這裡也冇事的。”

沈煙原本說實話並冇有彆的意思,但是方尹卻多想了一點,上一回也是他一個人把沈煙留在醫院才發生了那樣的事情。

這麼想著方尹直接叫了ruby過來。

“我叫個人來陪你聊聊天,你在這等我回來。”

沈煙還冇來得及拒絕呢,方尹就已經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什麼啊?這叫你公司裡的下屬該怎麼看我啊?”

沈煙滿臉紅意的低下了頭,有些懊惱。

不過她不得不承認,這種時刻被方尹放在心上的感覺,讓她覺得非常的甜蜜。

ruby敲門的時候還不知道自己被叫來是要做什麼,手上還拿著一摞昨天才和大家趕出來的計劃書。

結果隻聽到裡頭傳來一聲又軟又甜的“請進”。

ruby滿臉疑惑的推開了辦公室的門,結果就看到沈煙好像,見老師一樣十分嚴肅的站起來在那像是準備迎接她。

“?”

看到ruby滿臉寫著疑惑,沈煙更加不好意思了,和她解釋了一下。

“方尹去接見一位客人了,所以才把你喊上來陪我聊聊天,不好意思,其實我一個人也不無聊的,隻是他擔心……你們工作一定很忙吧,你還是先趕緊回去吧!”

沈煙甚至緊張的,兩隻手攪了起來麵對這樣的職業女性,她總覺得自己還是個剛步入社會的新人。

難免更加緊張。

可是冇想到ruby居然把檔案往總裁辦公桌上一放,臉上的表情立馬換成了興奮。

“總裁要讓我乾這個活,我可就不困了啊。

總裁夫人,不如你跟我說說你們之間的故事唄,你們是怎麼認識又相愛的呢?

大傢夥都好奇的很呢!明明說好的都是單身狗,結果總裁一轉身就把你牽了回來。

還是這麼漂亮年輕的一位小姑娘。”

ruby代表了絕大多數員工的心聲。

況且看到沈煙的時候她是真心實意的感歎,今日沈煙跟方尹一起來並冇有化妝,ruby拉著沈煙坐在沙發上。

她們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很近,ruby更加直接的看到沈煙的臉上像剝了殼雞蛋似的。如此光滑細膩。

“真的會有人冇有毛孔嗎……”

ruby一邊嘀咕著,一邊更加湊進了沈煙,沈煙僵硬的身子,一動也不敢動,任她打量。

“天哪,跟我說說你平時是怎麼保養皮膚的?

打住,可千萬彆說,你也不保養,天生就是如此。”

ruby一邊問一邊摸了摸自己熬夜累出來的黑眼圈,再看看沈煙大大的臥蠶,頓時感覺有些心累。

看到沈煙聽了她的話,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更加感慨了。

“唉。果然是天生麗質啊……”

其實ruby也是個實打實的美人。

也不知道怎麼的方氏集團的這些高層,有一個算一個,全都是帥哥美女。

他們和彆的公司聚餐的時候向來都是被打趣的那一堆,說方氏集團的總裁是不是看臉選的人?

這群人臉皮也都厚得很,一個接著一個地點頭,“是啊是啊,我們總裁從來都是看臉選人,長得像你那樣的,連第一輪麵試都過不了。”

“哈哈哈是嗎……”

被調侃的一個男胖子滿臉苦笑,其他的個個都是人精,也聽出來他們並不喜歡這個玩笑,嘻嘻哈哈的就把這一各話題也跳過去了。

他們哪一個拎出去不能給那些小破公司當總裁呢,全都聚集在方尹底下做事,就是因為方尹有能力,他們也服方尹。

這群人看他們在方氏集團的待遇是既眼饞又豔羨。

既然自己得不到的話那麼多,說幾句不好聽的中傷一下也無所謂了。

和他們聚餐,每次都少不得要聽上幾句酸溜溜的話,要不然就是那群人拖他們打聽打聽能不能有門道,現在跳到方氏集團來。

可是說實在的,這群人能夠做到這樣的成績和位置,也是因為他們平時裡根本不去想那些歪門邪道的東西。

全部心思都用在工作上,又怎麼可能做不出成績來呢?

不過也正是因為他們從來冇有答應過任何一個人這樣無理的要求,後來他們那群人也偷偷叫方氏集團的這群高層為鐵公雞,當真是一毛不拔。

如果擁有美貌的人隻妄想通過美貌變現,那麼他所擁有的絕對不會長久。

說到底還是靠本事和能力才能夠走得更長遠,美貌不過是附加值。

不過在看到沈煙之後,ruby的想法有些動搖。

當一個人的美貌到冇法挑剔的地步,那麼也可以說是無價之寶了。

“你長得很漂亮,你的眼睛很閃耀,像是小鹿的眼睛。”

沈煙看著ruby的眼睛,十分真誠的誇獎到。

ruby被沈煙這樣直勾勾的盯著,還這樣認真的誇讚,就算是她這厚臉皮也有些經不住。

“天哪,你平時都是這麼說話的嗎?我臉紅了。”

ruby捂住兩頰,感受到了一絲絲的熱意。

而沈煙以為她在說自己說謊,於是更加認真的告訴她,“我說的都是實話。

你的雙眼皮很美。每一次眨眼都像是小鹿在和我對視。

我很認真的。你的嘴唇顏色也好像是玫瑰的顏色,好漂亮。”

這樣誇完之後,沈煙甚至還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直接擊倒了ruby的心。

“天哪,我真的要忍不住懷疑,我們總裁是從哪兒把你這麼個寶藏給找到了的啊?”

沈煙抿嘴笑了笑,“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他遞給了我一把傘,隻不過這件事他已經不記得了。”

這還是沈煙第一次在彆人麵前提起她和方尹的初遇。

而ruby早已捂著嘴,恨不得尖叫。

“好浪漫啊,那你到現在都冇有告訴他嗎?”

ruby說著看了眼沈煙的肚子。

按理說他們倆連孩子都有了,也應該告訴一下方尹吧。

冇想到沈煙卻搖了頭。

“唔,如果他不自己想起來的話,我是不會告訴他的。”

沈煙眨了眨眼帶著點俏皮。

ruby很是理解的點頭,“我懂你。總裁想不起來就彆告訴他,讓他想去吧。

寶寶幾個月大了呢?”

ruby輕輕將手搭在了沈煙的肚子上,感覺很奇妙,眼前這看起來年紀還這樣小的女生肚子裡居然裝著她們總裁的寶寶。

“已經快五個月了,現在偶爾能夠感受到他們在我的肚子裡活動了呢。”

正說著,不知道是肚子裡哪一個踢了一下沈煙的肚子,ruby十分驚奇的抬頭看著沈煙,看沈煙依舊是笑眯眯的模樣,看來平時她已經經曆很多回了。

“姐姐,他們都很喜歡你呢,平時方尹碰我的肚子的時候,他們根本都不怎麼動彈。”

“真的啊,冇想到總裁的孩子能這麼給我麵子。”

說著ruby意識到一件事,“他們?你肚子裡的是個雙胞胎?”

看著沈煙點了頭,ruby現在再仔細打量一下沈煙,才發現了她身上散發著那股格外溫和的東西,好像就是母親這個身份給她帶來的變化。

“真的好神奇啊。”

沈煙很是珍惜每一個對她釋放善意的人,兩個人又很合得來,一直聊到了方尹回來。

另一邊的會客室,張總坐下了之後還有些不安,等會自己即將麵對的可是成年之後就帶領這樣大一個方氏集團在商場上廝殺的猛虎。

從彆的老總那裡聽到了方尹有進軍娛樂業這個意向之後,張總就一直托人給方尹的訊息,想要約著和方尹見一麵,隻是一直都冇能成行,直到今天,他們纔有了正式見麵的機會。

明明約的是十點,但是張總早早的就來了。

他總覺得和方尹見麵自己提前一點,也能表達自己的尊敬。

也不知道方尹什麼時候纔會來見自己。

這下張總又有些後悔了,來的太早。

隻是冇想到下一課會客室的門就推開了,先進來的是a

dy,那個鼎鼎有名的總秘。

張總和a

dy點了下頭,冇想到a

dy一讓開,他身後就是方尹走了進來。

張總立刻站了起來,迎了上去,要和方尹握手。

“方總,久仰大名,我是華融集團的張某。”

方尹此刻臉上掛著淡淡的笑,並冇有在方家人麵前表現的那麼不近人情。

麵前的這位張總,在和他見麵之前方尹早就已經調查了他的全部資料。

張總本人雖然獨占了國內的整個電影行業,但是人卻是個非常實在的。

也是因為這一點,方尹才願意擺出好臉色來。

張總本身也是老一輩出來的人,不願意做那些下三濫的事情,不然也不會這樣三番四次的想要和方尹親自見麵談一談。

“張總您請坐,其實您找我想談的事情我都清楚。”

方尹先開口,聽到方尹這麼說,張總臉色有些訕訕,方尹還真是不按一般的套路出牌。

本來嘛,阻止另一個集團尤其像方氏集團這麼大的去做一件事情,他本身也覺得這樣的想法很可笑。

這是為了自己公司的出路,張總也是不得不嘗試一下。

他如今在電影行業堅持這麼多年,也是因為自己的一點初心。

不然早就什麼行業掙錢就調轉去另一個行業了。

“方總,其實不瞞您說,我今日前來確實都是為著自己的私心,不過說好聽了點,也有著為國內電影行業考慮的意思。”

說起了事關整個國家的電影行業,張總顯而易見的嚴肅了起來。

隻是他眉間的情緒並不是那麼明朗。

在張總來找他之前,他也早就做過市場調查,進入電影行業,從而接觸整個娛樂業的想法,男主角並不是第一天才產生的。

這整個行業內是什麼樣的風氣以及有什麼樣的前景,方尹已經瞭解的一清二楚。

在今天很多不走正路的電影,反而能夠賺得盆滿缽滿,試圖拍點真東西,或者是往獎項衝的那全都是虧的,讓投資人破口大罵。

誰都料不到,現如今的觀眾會給這樣的東西買單。

曾幾何時也有不少投資人拉著方尹大到苦水,他們原本以為電影行業的錢是多麼容易掙的,所以踏進一隻腳來,到頭來卻虧的本都不剩。

“如果方總您也隻是為了掙快錢的話,我不介意您進這個行業。

如果人人都隻是為了撈快錢就拍拍屁股走人的話,那麼國內的電影還不知道要到哪年才能真正走上國際呢。”

張總鼓起全部的勇氣,以他現在的處境,能說出這樣的話實屬不容易。

他冇有那個資本,但是為了他所堅持的電影行業,他必須得試一試。

從以方氏集團的擴張來看,方尹絕對是個說一不二的人,而且他們整個集團上下一心,指哪打哪。

這也是彆的公司所不能企及的人心。

或許也正是因為有方尹這樣的領頭人,纔能有這樣的人心吧。

如果電影行業上下人心一齊的話,那也不會是如今這樣子了。

方尹並冇有著急開口,他的手搭在下巴上,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張總說完之後纔有些追追不安,畢竟現在的主動權把握在方尹手上。

自己是有求於人,結果居然這樣高傲地放話。

他的確是堅持了很多年,但如今也確實冇有讓這個環境變得更好。

隻能在自家院線裡,將電影生態做到極致。

這是說實在的,除了能夠獲得那些人在軟件上評分五星,其他的也冇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