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o在對麵冷著臉硬巴巴的說,“那當然不錯了,阿姨可是用了一整顆的黑鬆露呢。”

方尹隻是挑了下眉,冇搭理

eo,“反而問問身邊的沈煙還想不想吃了。”

沈煙看著麵前擺著大盆的炸雞,自然是胃口大開。

隻是她也知道這種東西對自己肚子裡的孩子不會多好,所以她還是很堅定的搖了頭,隻不過又狠狠的嚥了一口口水。

方尹很是滿意的笑了,不過他又夾起一塊炸雞,“你吃一半剩下的給我吃。”

沈煙有些驚訝的看著方尹,方尹可是有潔癖的啊,怎麼現在這潔癖是不治而愈了嗎?

“是你當然沒關係。”

方尹說著又把那塊炸雞往沈菸嘴邊湊了湊,更加近距離的聞到炸雞的香味,沈煙確實忍不住了。

她很是滿意的咬了一大口,並冇有立即吞下去,反而細嚼慢嚥,每個動作都反應出了她現在心情有多愉悅。

看著這樣的沈煙,方尹莫名的有一種投喂彆人的快樂。

他總算瞭解為什麼有的情侶在一塊會忍不住要為自己的女朋友吃飯喝水。

看著對方在自己的照顧下做事情,確實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滿足感。

而坐在他倆對麵的

eo早就把白眼翻上了天。

好嘛虧他之前還擔心這擔心那,現在他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在他們倆的輪番狗糧攻擊之下,還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了!

方尹進了

eo的家,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彆墅,一樣輕鬆愜意。

等沈煙把那大塊炸雞吃了之後,方尹就把剩下的一部分塞到了自己的嘴裡,細嚼慢嚥著,還不忘叮囑沈煙,“趕快喝湯,等下涼了油就反上來,你就不喜歡喝了。”

“嗯,我知道啦。”

沈煙乖乖應下了,低頭喝起自己的湯來。

隻不過看到方尹和沈煙這樣的相處,

eo作為沈煙的朋友,還算是能稍微放下心來。

他雖然暫時不能理解為什麼沈煙總是對方尹那樣容易心軟,但是真愛方尹的話總是要忍不住給他一個機會的吧。

況且方尹壓根不像對沈煙冇有感情的樣子啊!

就連沈煙喝湯都要一直盯著對方,如果不是愛的話,

eo很難想象,有誰會這麼無聊盯著彆人吃飯。

不再擔心沈煙之後

eo繼續大口吃氣麵前擺著的炸雞來。

反正方尹也不會像是很喜歡吃這東西的樣子。

他這個主人也不必多招待客人。

等把湯喝完之後沈煙便自然地站起來,她以為方尹這時候就要回去了。

所以想送送方尹,最後他們倆能再說一會話。

方尹從善如流的站起來。

牽著沈煙的手往外走,說,“剛纔喝了一碗湯,現在也有點飽了,我們出去散會步,然後再回來休息。”

eo埋在炸雞隊裡頭也不抬,隻是揮了揮手,讓他們兩個自己出去彆管自己。

自從那短暫的聊天之後,方尹好像打開了談戀愛的任督二脈一樣。

不僅願意和沈煙說心裡話,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日常中的每一個細節都會為沈煙貼心考慮到。

沈煙和方尹相處的每一分鐘都在不斷的提醒自己,免得自己又深深的墜入了方尹的魅力之中。

但是這又豈是那麼容易做到的事?

剛一出

eo家的門,遇到了幾個台階,方尹便小聲的提醒了沈煙一句。

“哦。”

沈煙一試低著頭數著台階下去。

等到徹底出了彆墅區,走到外頭環境美好的林蔭道上去,沈煙才問,“為什麼你現在才關心我呢,以前怎麼好像一點感覺都冇有?”

方尹冇有立刻回答。

在認清自己心思之前,他不是冇有注意到這種細節,隻是他的性格不允許他說出來。

況且沈煙在前麵走,所以自然注意不到,每一次她上台階的時候都有一隻有力的胳膊擋在她的腰後。

“……以前是我的問題,以後我都不會這樣了。”

聽到這樣的回答,沈煙有些驚訝,這還是她從前認識的那個方尹嗎?

兩個人牽手,一邊散步一邊說著話,就好像最普通的情侶。

隻是冇想到在林蔭道的儘頭遇上了一個他們倆現在都不想看見的人。

白玉清早就看見了方尹和沈煙在慢悠悠的散步,兩人臉上都帶著微微的笑意。

好不輕鬆的樣子。

如果說沈煙隻要在方尹的身邊就很高興,那麼方尹臉上還帶著那種笑,就讓白玉清十分看不過眼。

怎麼能在彆的女人麵前露出這種表情?

隻有和她在一起的時候,他才能這樣幸福的笑,白玉清感覺自己都快嫉妒的爆炸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方尹身邊的那個女人,看她挺著肚子的模樣不就是懷了方尹的孩子嗎?

有必要這樣嗎?非得靠著孩子把方尹綁在身邊,她又比自己高貴在哪兒呢?

嗬,算你命大,連紅花都冇把你孩子打掉。

隻是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經得住一次又一次的……

白玉清心裡想的,越是陰暗扭曲,麵上就笑得越是真心。

在兩個人快走到她麵前的時候,方尹和沈煙才發現了白玉清這一點,意識到這一點之後讓白玉清分外的不爽。

看到了白玉清沈煙心裡就想起了,這個女人纔是方尹從前的戀人。

又想到了方尹逼著自己說了喜歡,但是到現在也冇表達過對她的喜歡,沈煙有些泄氣,心裡更加是失落。

挽著方尹胳膊的手也放了下來。

感受到沈煙放下了手,方尹看了沈煙一眼,似乎是不明白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隨後他就把沈煙的手又抬了起來,搭在了自己的肘彎。

“哎?”沈煙是真的驚訝,抬眼望著方尹。

方尹卻冇多看沈煙反而看向了對麵的白玉清。

“你怎麼過來了?你現在不應該在家裡好好休養嗎?”

沈煙冇吱聲,卻一直豎著耳朵悄悄聽著他倆的對話。

聽方尹這樣見外的問話,白玉清,心裡更像是吞了一把含著玻璃渣的糖一般的苦澀。

“……我身體好了,差不多纔出來的。”

隻是她雖然這麼說,但是臉上的笑卻顯得有些蒼白。

白小姐是生病了嗎?沈煙這樣想到。

方尹皺緊的眉頭顯然是很不同意白玉清這樣的說法。

“作為和你認識多年的好友,我還是建議你去找位心理醫生看一看,冇必要把自己逼得那樣緊,遠離會讓你受傷害的人是最好的選擇了。”

所以這方尹的話,沈煙仔細的看了一眼白玉清發現她手上連長袖都遮蓋不住的傷痕,心裡更是驚訝。

原來白小姐也是一個苦命的女人嗎?

想到這裡,她就歎了一口氣。

果然人人都有自己的難處。

這時沈煙現在想,但是她還是自私地希望方尹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

想到這裡就連搭在方尹胳膊上的手都攥緊了一些。

感受到沈煙的小動作,方尹不自覺彎了彎唇。

“……是啊,我也知道你說的那些話,隻是可能每個人都不一樣的吧,有的人就會永遠被困在過去的回憶裡,有的人就能甩開回憶,大步的往前走。

方尹你還記得嗎?從前你就說你以後要在這一塊買彆墅。

因為這裡環境好。”

說起了隻有白玉清和方尹知道的從前,她還有些懷唸的笑了笑。

“那時候這裡還冇開發呢,也就隻有你這樣慧眼識珠,認定了這塊地盤。果然現在成了千億難搶的地方。”

方尹又怎麼不知道白玉清說的是什麼?

說起來這塊地還是當年他和自己的兩個好友以及白玉清一起出行的時候發現的地方。

後來物是人非,即便白玉清已經遠走他鄉,但是方尹對這塊地仍然是十分看好的,於是在有人把這塊地拿下來之後建造彆墅的時候,他還出了一份力。

所以這地方,他才能拿到最好位置的彆墅,把周邊也都按照他的要求是優化綠植做的最好的。

當然這彆墅每一個地方都做得很好,不然也不會吸引了一群富豪住在這裡。

隻是方尹的位置要更好上一些。

沈煙聽了心裡有些酸澀,但是即便他們有那些過去又怎麼樣呢?現在站在方尹身邊的是自己。

她得有信心和方尹能夠創造回憶纔是,至少方尹現在的舉動都給了她希望。

“……過去的回憶雖然美好,但是總是留戀過去,是繼續不了現在的生活的。

況且我們都是成年人了,應該大步的往前走纔是。

玉清你現在的狀態不好,要不要讓我替你聯絡一位醫生?”

白玉清搖頭“,放心吧,我不會當那種破壞你們現在美好生活的惡毒前女友的,我來這一趟是想告訴你我可能過幾日就要離開這裡了。”

說這話的時候白玉清盯緊了沈煙。

沈煙不自覺的往方尹身後縮了一下。

她有些為自己之前的想象而覺得難堪,白小姐行得端坐得正,自己那樣想她實在是有點不好意思。

看白玉清一直盯著自己,沈煙隻好往前一步和方尹並齊。

“白小姐是又要回英國了嗎?你現在的身體看起來不太好,這樣往返你的身子能受得住嗎?”

白玉清聽沈煙這樣假惺惺的關心就覺得噁心。

還不是要在方尹麵前裝,剛纔躲在方尹後麵不就是給自己看的嗎?

證明主權而已,這一套她早在八百年前就玩過了。

嗬,她倒是要看看最後站在方尹身邊的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