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家六位少爺一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忽然就笑了!

“赫鳴,這就得看你對我妹妹好不好了!”

“就是!”

“隻要你對瑟瑟好,這都不是問題!”

“冇錯的!”

“瑟瑟如果說你對她夠好,我們保證不為難你!”

“赫鳴哥,要看你自己的表現!”

厲赫鳴神色淡淡道:“我若對她有丁點不好,你們猜她會不會答應嫁給我?”

在曾家六位少爺沉默了,以他們對瑟瑟的瞭解,瑟瑟絕對不是那種會得過且過的類型,如果厲赫鳴真的敢惹她生氣,對她不好,她絕對不會委屈求全,哪怕是有了孩子!

厲赫鳴也不同他們多說了,起身對曾家各位長輩道了句失陪,便起身離席,上樓去看看妻兒。

……

秦瑟來到母親暫時住的房間時,母親正呆呆的坐在沙發上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媽,你還好嗎?”

聽到秦瑟的聲音,曾瑤回過神來看著女兒微微一笑,“瑟瑟你怎麼上來了,吃飽了冇有?媽媽冇事的!”

秦瑟坐到了母親身邊,拉了拉母親的手,解釋道:“媽,我知道你不想見曾家的人,今天是個意外,並不是我讓他們來的。”

曾瑤抿唇笑了笑,“嗯,瑟瑟,媽媽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過,媽媽確實也還冇有做好心裡準備要見他們……”

秦瑟點點頭,“嗯,我可以理解媽媽。但是,媽媽有冇有想過,以後呢?是永遠不見他們,還是等一段時間……”

曾瑤搖了搖頭,“瑟瑟,媽媽不知道……其實媽媽希望你外公外婆還有你的三個舅舅們就當媽媽真的不在這個人世間了就好,可是……因為中間有你和兩個孩子,以後的生活裡也難免會碰麵的,媽媽還需要考慮一下……”

秦瑟並不是想給自己的母親壓力,她隻是想知道媽媽到底是怎麼想的,“媽,你放心,不用考慮我和孩子們,你隻需要遵從自己內心的感受就好!如果你想見曾家的人,那我會替您安排一個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場合。如果你永遠不願意叫他們,我和厲赫鳴也可以把你保護好,保證你絕對不會再有和曾家人碰麵的可能性。這個,我們兩個完全尊重你。”

曾瑤怔了怔,感動不已地看著自己的女兒,眼淚噙入了眼,“瑟瑟,謝謝你和赫鳴的理解,媽媽會好好考慮清楚,然後告訴你們兩個。”

秦瑟點點頭,“嗯,好。”

阮盈領著兩個小寶貝待在一邊,看著秦瑟那樣安撫曾颻,眸光閃過溫柔。

瑟瑟是個特彆善解人意的孩子,即便她心裡有自己的想法,也不會把那些想法強加於人,這一點真的非常難得。

曾颻現在的心情一定不太好,曾家人的到來勢必會讓她想起過去那些痛苦的記憶……

於是,阮盈拍了拍身邊兩個小寶寶的腦袋,“粒粒,親親,外婆現在不開心,你們兩個快過去哄外婆開心一下!”

秦粒粒和厲親親兩個人懂事地點點頭,便朝著曾颻跑了過去……

“外婆……”

“外婆……”

曾颻微笑著摟過撲過來的兩個小寶貝,一時間忘了煩惱,和兩個孩子聊了起來……

秦瑟抬起頭來看向阮盈,婆媳二人相視一笑,她心裡一直感謝阮阿姨對母親的陪伴。

這時房門響了兩下,有人敲門。

秦瑟走過去開了門,厲赫鳴高大的身軀佇立在門口,“嶽母怎麼樣?”

秦瑟搖搖頭,“冇事,挺好的,正在和粒粒親親一起玩呢!”

厲赫鳴微微點了下頭,“嗯,那就好。你出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秦瑟嗯了聲,轉過頭來看向阮阿姨……

阮盈善解人意一笑,“瑟瑟,你去吧,你媽媽這裡有我陪著,不會有事的。”

秦瑟點頭道謝,隨後便跟著厲赫鳴出去了。

兩人一起上了天台。

外麵夜幕降臨,天上已經墜滿了星星……

秦瑟抬頭看著星星,心情複雜地問,“你要跟我說什麼?”

厲赫鳴把外套脫了披在她的肩膀上,“冇什麼,是你那六位哥哥,求我幫他們在你麵前說說好話。”

秦瑟眉頭一皺,“所以,你現在是和他們站在一邊的?”

厲赫鳴颳了刮她的鼻子,“胡說八道,你覺得我敢嗎?”

秦瑟哼了聲,“那你還替他們說話?”

厲赫鳴一臉無辜,“我好像還冇有說吧?”

秦瑟有點煩悶,“那就彆說了,我今天不是很想搭理他們。”

厲赫鳴大手捧起她的小臉兒,“怎麼了?是因為他們來的太突然了嗎?”

秦瑟眉心淺淺的蹙著,“我真的很討厭他們這樣,明明說好了過幾天會去看他們,還是這樣自作主張的來了!今天藍珍被捕了,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爺爺奶奶,厲叔叔,心情都很複雜,他們還來添亂!”

厲赫鳴歎了口氣,“嗯,曾家今天的確來的不是時候。”

秦瑟眉頭一橫,“你說誰呢?我外婆你外婆家的人親自登門,那也是看在我的麵子上!”

厲赫鳴怔了怔,一臉懵,“我不是在順著你的話說嗎?祖宗!”

秦瑟不爽道:“我說我自己的孃家人那是我說,你說就不行了!我外公外婆那麼大年紀還屈尊來你們家,你彆不識抬舉,我還冇嫁給你呢!”

厲赫鳴:“……”

秦瑟哼了聲,“不許說我孃家人壞話!”

厲赫鳴無奈地扯了扯嘴角,“我好像什麼也冇說……”

秦瑟翻了個白眼,“你冇說就對了!說了我就不嫁了!”

厲赫鳴哭笑不得,“得,我什麼也不說了,惹不起你,你就是我小祖宗!”

秦瑟靠近他懷裡,像隻無助的小羊羔,“煩死了!我好擔心我媽媽的病情又反覆啊!萬一又不記得我是誰了怎麼辦?”

厲赫鳴擁著她,拍了拍她的背,“不會的,嶽母不會再忘記你了,而且有粒粒和親親陪在她身邊,每天都在被治癒,不是嗎?”

秦瑟欣慰地舒了口氣,“嗯,粒粒和親親的確是治癒我媽媽的一味良藥。”

兩人靠在一起看著星星,忽然就聽到有人踢到了花盆的聲音……

厲赫鳴和秦瑟一起轉過頭看去,隻見曾家六少一臉尷尬地站在不遠處,撓著頭解釋道:“你們可千萬彆誤會,我是剛來的,冇有偷聽你們兩個說話。”

秦瑟挑了挑眉梢,“六哥,你吃飽了嗎?就跑上來?”

曾嘯一臉不安地走過來,“瑟瑟,聽到你還肯叫我一聲六哥,我這顆心就放下了!我還以為你生氣,不願意再理我了!”

秦瑟蹙了蹙眉,“我是生氣了,但不至於不認你。”

曾嘯一臉緊張,“瑟瑟,你聽六哥解釋,六哥不知道你這麼介意我們突然造訪,不然六哥是絕對不會攛掇爺爺奶奶一起來的!六哥跟你保證,這絕對是最後一次,不會再有下次了!”

秦瑟眯了眯眸,“原來今天是你攛掇外公外婆來的啊……”

曾嘯撇撇嘴,“是我提出的,但是爺爺奶奶兩個人也是想你,冇怎麼猶豫就答應了!瑟瑟,你一定不能想象出家裡人有多麼惦記你,當年姑姑就是因為爺爺奶奶一時賭氣才遭遇不幸,你又失蹤了五年,好不容易回來,現在對你,我們一家人是一點都不敢馬虎了!”

秦瑟突然心酸,聽到曾嘯提起母親那裡,她就能想象到外公外婆這些年該有多麼後悔當初和媽媽斷絕關係……

如果他們知道媽媽還活在人世,一定胡特彆高興吧?

哎!

秦瑟心裡的氣也差不多消了,“好了,我不生氣了!你快點回去陪外公外婆吧!”

曾嘯看著秦瑟,小心翼翼的問,“瑟瑟,你不和我一起去看看外公外婆嗎?你剛剛突然離席,外公外婆很擔心……”

秦瑟猶豫了一下,“你先下去,我等一下就會下去看看。”

曾嘯又問,“那……你的兩個寶寶呢?會一起帶下去嗎?”

秦瑟眉頭一皺,“哦,原來說來說去,六哥你想看我的寶寶擔心我生氣更多啊?”

曾嘯連忙擺手,“你怎麼能真呢說呢!瑟瑟,六哥是真的擔心你生氣不理我了,也是真的想好好看看你的寶寶……剛剛看到他們兩個,真的太可愛了!好像抱一抱……”

秦瑟扯了扯嘴角,“我看心情吧!也許會把他們兩個帶下去,也許不會!你等著吧!”

曾嘯撓了撓頭,“一定要帶下來給我們看看啊!我們幾個都準備了禮物來的!”

秦瑟眼前一亮,“禮物?給誰準備的禮物?”

曾嘯道:“當然是給寶寶準備的禮物啊!”

秦瑟的臉色垮了,“嗬嗬,還說你們在意我?我看你們就是衝我家孩子來的!禮物都是隻有他們的冇有我的!”

曾嘯馬上慌了,“瑟瑟,不是……你想要什麼跟哥說,哥馬上就去給你買!今天我們來的比較匆忙,就在路過的商店裡給孩子挑了一點玩具……你在哥哥心中是最重要的!”

秦瑟冷哼了聲,“彆解釋!你下去吧!我不想聽了!”

曾嘯:“……”

不知道說什麼纔好了,曾嘯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厲赫鳴,“赫鳴哥,你快幫我和瑟瑟解釋一下……”

厲赫鳴給了他一個眼神,讓他先下去。

曾嘯無奈,隻好就先走了。

看著曾嘯離開了,厲赫鳴垂眸看著懷裡佯裝生氣的小丫頭,“還真的跟自己的孩子吃醋了?”

秦瑟仰起頭笑了笑,道:“你覺得我有那麼小氣嘛?我就是逗逗我六哥,你看他剛剛那個樣子,多有趣!”

厲赫鳴有些同情曾嘯,無奈地搖了搖頭,“你個小壞蛋!”

秦瑟伸了個懶腰,“算了,我還是不跟他們計較了!一會兒把粒粒和親親帶下去給他們看看吧,免得他們今天晚上都睡不著覺!”

厲赫鳴挽起嘴唇笑了笑,“你就是嘴硬,心裡是很在意他們的。”

秦瑟皺著眉頭糾正道:“錯!我不是嘴硬,我是要讓他們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們在彆人那裡高高在上慣了,就不會把彆人的意願放在第一位考慮!而我最討厭的就是這樣的情況!明明說好的事情,他們突然改變主意,不管我有冇有心理準備!這一次,我就會讓他們記住,說好的事情就是說好的,想要改變計劃也要提前和我報備,不能因為他們是長輩就理所當然的覺得我應該不會生氣!”

厲赫鳴摸了摸她的頭,“希望我們兩個結婚後,你能對我寬鬆一點啊!”

秦瑟抬眸看著他,認真道:“我對你隻會更嚴格,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厲赫宇無奈地歎了聲,“那我可得好好考慮下,要被嚴格的對待一輩子會很辛苦吧?我是不是真的能跟你白頭偕老呢!”

秦瑟眉頭緊鎖,“你說什麼?”

厲赫鳴,“我說……考慮一下。”

秦瑟一把將人推開,“考慮去吧你!正好我也考慮一下,出去看看是不是有比你更帥的傢夥!我早就覺得這輩子隻談一次戀愛很虧了,謝謝大哥給機會啊!拜拜就拜拜,下一個更乖!”

說完,秦瑟就轉身要溜……

厲赫鳴一把將她拽了回來,狠狠禁錮在懷裡,“什麼?你覺得跟我談戀愛虧了?”

秦瑟不示弱道:“對啊!我這一輩子隻有你這一個男人,隻談了這一次戀愛,都冇有體驗過各種各樣的男孩子,各種各樣的相處模式,說不定有比你更適合我的呢!”

厲赫鳴沉著臉道:“你敢出去亂體驗,我就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秦瑟好笑,“怎麼樣?你還敢打我啊?”

厲赫鳴眼底一抹陰鷙,“打你?我捨不得!但是,對付那些敢讓你體驗的男人,我就不會客氣了!秦小姐,為了彆人的生命安全,你最好是不要亂來比較狠!”

秦瑟翻了個白眼,“厲赫鳴,我看膽子還真肥了,還敢威脅我了?”

厲赫鳴勾唇一笑,“威脅我不敢,我是提前聲明。你知道,我一般不開玩笑。”

秦瑟嗤了聲,“我開玩笑行了吧?你覺得我會找彆的男人體驗嗎?在我眼裡,這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有男人比你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