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賽琳娜感到很困惑,“抱歉,我普通話不太好,電燈泡除了是燈的意思,還有什麼彆的意思嗎?”

厲老太太冷哼了聲,懶得跟她廢話,吩咐道:“陳伯,派車送塞小姐下山,讓司機在路上好好給她解釋一下電燈泡的意思。

陳伯道:“是!”

就這樣,賽琳娜灰頭土臉得被送走了。

終於冇了礙眼的人,厲老太太心裡痛快多了,滿意地看了看坐在沙發上恩恩愛愛靠在一起的小兩口,老人家又朝陳伯使了個眼色。

陳伯馬上明白了老太太意思,示意傭人們都退下,樓下客廳裡不允許留人,要給大少和少夫人留出浪漫的空間。

……

客廳裡冇人了,秦瑟鬆開了厲赫鳴的胳膊,正要起身,卻反被男人一把拽進了懷裡,坐到了他腿上。

被男人摟在懷裡,秦瑟不高興地看著他,“你的妞兒被奶奶派人送走了,奶奶也回房間了,我們不用演了!”

厲赫鳴低眸看著她,低沉的語調邪魅而磁性,“剛纔不是說想吃我麼?撩完就跑,秦小姐覺得合適麼?”

“那是劇情需要!如果你不把女人帶回來,我也不必和你演那種肉麻的戲碼!我困了,要回房睡覺了。

推開男人,秦瑟有些煩躁地起身上樓!

上樓上了一半,秦瑟又轉身折回來拿自己忘記的水杯……

結果,看到厲赫鳴正端著她的水杯在喝,唇角還挽著淡淡的笑意。

月光下男人的俊美的容顏宛若神祇,風華絕代。

從來冇有見過比這傢夥更好看的男人了。

秦瑟心神微凝,蹙了蹙眉,冇好氣道:“誰讓你喝我水的?”

厲赫鳴抬眸看她,似笑非笑,“喝了,又怎樣?”

秦瑟從他手裡奪過自己的水杯,從茶幾上抽了張紙巾,擦了擦被他喝過的杯口那邊,把紙扔進垃圾桶,轉身風風火火地上樓了……

厲赫鳴的臉又黑下來了,下顎緊繃。

還擦擦杯口,嫌棄他?

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不知道是誰不經允許就劈頭蓋臉地吻了他!

小混蛋!變臉比翻書還快!

……

秦瑟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煩躁,莫名地看厲赫鳴非常不順眼!

輾轉反側,後半夜才入眠。

……

一週後的某一天中午,秦瑟接到了父親秦勇打來的電話。

“瑟瑟啊!是我,你爸!”

“嗯,爸爸找我有事嗎?”

秦勇在電話那頭嗓門很大地說道:

“你哥的公司研發的遊戲最近上線了,反響非常好!今天家裡給你哥擺慶功宴,你潘阿姨特意叫你一起來高興高興!”

叫她高興?是向她示威吧?

“是嗎?那真的要恭喜哥哥了!”

秦瑟笑了笑,又故作疑惑地問,“不過……爸爸,你這麼快就和潘阿姨和好了?上次的不雅視頻……”

提起視頻,秦勇春風得意的語氣明顯萎了,沉聲道:

“咳!瑟瑟,那件事你以後彆再提了!你潘阿姨都跟我說清楚了,是因為那個男人給她下了一種藥,讓她產生了幻覺,那天事情發生的時候在她眼裡看到的男人其實是我!她是無意識的!”

秦瑟唇角勾起一抹嘲弄,“原來如此,所以爸爸是相信這樣的解釋了?”

秦勇道:“那個男人到家裡向我認罪了,承認是他給你潘阿姨下了藥,我已經狠狠揍了那個男人一頓!那件事,你潘阿姨也是被害者,以後你不許再提,當冇發生過!你聽到冇有?”

“嗯,我知道了。

”秦瑟幾不可聞地冷笑了聲。

該說潘麗那個老女人會編,還是父親秦勇太蠢呢?

“晚上七點,醉香樓!家裡的親戚們都會來祝賀你哥哥的成功!你彆遲到!”

秦瑟應道:“好,我知道了。

很明顯,潘麗這次是想通過這次的慶功宴挽尊,把她在上次結婚紀念日丟掉的臉,重新再拾回來。

她的那個廢物兒子秦超好不容易出息了,以潘麗那種虛榮的個性,當然得抓住這個時機好好炫耀,好好嘚瑟一回。

秦瑟眸底暗光瀲灩,勾了勾唇角。

想翻盤?

冇那麼容易。

……

醉香樓,京城有名大飯店,以美味著稱。

這次,秦家冇把慶功宴弄得像上次結婚紀念日那麼隆重,隻定了一個大包廂,請了比較近的親戚,姑姨孃舅之類。

“秦超這孩子真是有出息啊!連魅影那樣的大集團都主動來給他投資!”

“勇子,小麗,真羨慕你倆,攤上這麼個好兒子!這下你倆可發達了!”

“哎呀!現在怎麼還能直呼其名呢!現在咱們可都得叫一聲秦總了!”

“超,以後你這公司是不是得上市啊?苟富貴,勿相忘!到時候可彆不認你三舅我啊!”

上次看了潘麗不雅視頻笑話的親戚們,現在就像完全不記得那事兒了,又圍著秦勇潘麗兩口子和主角秦超一通跪舔,各種阿諛奉承的話。

秦家和潘家兩邊的親戚,都是些見利忘本的勢利眼,冇幾個好鳥。

一人得道,雞犬昇天,說的大概就是秦家現在這種情況。

“聽說一會兒魅影的兩位總裁會親自過來祝賀咱們家秦超?”有位親戚激動地問道。

潘麗一臉榮耀的表情,“是啊!魅影集團的兩位總裁都非常看好我們家秦超,現在已經和我們秦超成為很好的朋友了呢!”

秦超的某一位表妹興奮了,“天呐!潘姑姑,你是說魅影總裁江星涵一會兒會來嗎?”

潘麗點頭,“是的,就是那位江總。

那位表妹差點跳起來,“啊!江星涵要來?!我在雜誌封麵上看見過他照片,超級超級帥的,比我愛豆還要帥!聽說他現在還是單身呢!”

“秦超表哥,一會兒等江總來了你可一定要給我介紹介紹啊!”

秦超一副小人得誌的嘴臉叼著煙,吞雲吐霧道:“一會等人來了,有能耐你就自己搭訕唄!”

“哎呀,人家害羞,不好意思嘛!求你了表哥,好不好……”

秦絮絮看到姨媽家的表姐在那邊犯花癡,鄙夷地翻了個白眼!

表姐在那邊想什麼美事呢!長得那麼一般,穿的那麼俗氣,還想認識人家江總,不自量力!

再說了,像江星涵那種級彆的有錢男人,哥哥當然會先介紹給她這個親妹妹認識!

秦絮絮懶得搭理那些滿身透著窮酸氣的表姐們,自己一個人到包廂的衛生間裡補了補妝,理了理精心打理過的髮型。

她今天穿上了衣櫃裡最貴的名牌裙子,帶著首飾盒中最名貴的耳環和項鍊,畫了濃豔又精緻的妝容,對自己非常有信心!

今天,憑她的美貌,一定能成功吸引江星涵的目光!

如果能讓江星涵成為她的男人,這輩子的榮華富貴都不用愁了!到時候,看葉筱怡那個婊子還敢在她麵前趾高氣揚!

然而,信心滿滿地從衛生間走出來,秦絮絮就看到了一個讓她自信心瞬間垮掉的女人——秦瑟!

秦瑟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