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晴打開門,已經換上了一套適合出去度假的長裙,手上拉著一個小拉桿行李箱,溫婉一笑道:

“不好意思啊,讓厲少你久等了!現在我們可以出發了!”

她不光換了衣服,還補了補妝,用遮瑕遮掉了昨天被那個該死的小啞巴打出來的傷,這樣,她才能在心儀的男人麵前保持最美的樣子。

這次出行,她一定爭取和厲少生米煮成熟飯!

男人嗯了聲,而後轉身,白晴拖著行李箱緊跟在他身後……

看著那一男一女,秦瑟微微眯起了眼睛,他們兩個這是要一起出去?去哪裡?白晴居然還帶著行李箱?

秦粒粒不大高興地皺了皺眉頭,奶聲奶氣地問道:

“厲叔叔,你要去哪裡呀?”

聽到小傢夥的聲音,厲赫鳴駐了足,偏頭看向秦粒粒……

又似因為小傢夥太過可愛,回身朝秦瑟秦粒粒走了過來,男人粗糲的大手輕輕颳了一下小傢夥的鼻子,“去看一個人。

秦粒粒很好奇,“看誰啊?男人還是女人呀?”

厲赫鳴意味深長地睨了秦瑟一眼,冇有回答。

轉身,邁著穩健的步伐走下樓……

白晴倒是多看了秦瑟一會兒,那輕蔑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可悲的將死之人,然後,她便邁著傲慢又得意的步子,跟上了前麵的厲少。

等她和厲少從F邊K洲回來的時候,這個該死的小啞巴就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她又何必和一個死人多費口舌呢!

這時,劉嬸剛好從白老爺書房出來,看到拖著行李箱準備出門的白晴,她加快腳步追上去問道:

“大小姐,你這是要去哪裡呀?”

白晴停下腳步,回過頭瞥了秦瑟一眼,纔對劉嬸道:

“劉嬸,你幫我告訴我爸媽,就說我和厲少要一起出去度假,好好玩幾天,叫他們不要擔心。

劉嬸一聽,便覺得有些奇怪,大小姐不是和沈公子相親的嗎?怎麼和厲少又要一起出去?

“可是……大小姐,老爺還說讓那啞巴丫頭教會你鍼灸呢!”

白晴彷彿聽到一個笑話般,不屑地冷笑,“什麼?要我和她學鍼灸?爸在開什麼玩笑!”

“鍼灸我和誰都能學,何必找她一個不入流的下人學!而且她還是個啞巴,隻會用那兩隻手爪子亂比劃,我可看不懂!放心吧,我會找最權威的專家學最專業的鍼灸手法,不需要讓她教!”

“行了,劉嬸我不跟你多說了!厲少在外麵等我呢,你替我去告訴我爸媽一聲吧!”

劉嬸點頭,“是,大小姐。

恭敬的目送走了大小姐,劉嬸便轉過頭來狠狠剜了秦瑟母子倆一眼,“聽到冇,大小姐不需要你教她鍼灸了!”

“老爺過幾天就會安排一場記者釋出會,如果你和你兒子想留在白家,到時候就給我老老實實按老爺的要求說,老爺會派人給你安排一個手語翻譯!否則現在就滾,明白了嗎?”

秦瑟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劉嬸又瞪了她一眼,才走。

……

“媽咪,厲叔叔和彆的女人一起去度假了呦!你是不是吃醋了?眉頭一直皺著!”

秦粒粒軟乎乎的小手去戳了戳秦瑟眉間的褶皺,想把媽咪的眉心撫平……

秦瑟哼了聲,翻了個大白眼,她吃醋?可能麼!

拍了拍兒子不安分的小腦袋瓜,秦瑟就抱著兒子下樓,回了傭人住的宿舍。

……

白家的傭人宿舍是一個獨棟的小樓,所有的傭人都住在這裡,分白班和晚班倒。

秦瑟帶粒粒回來的時候,女傭碧蓮正在和幾個倒班的女傭說她壞話……

“也不知道那個啞巴醜八怪有什麼能耐?竟然能讓厲少那樣的人物出麵保她!還點名要她做貼身女傭!”

“也是奇了怪了!厲少看著她那張皺皺巴巴臉,難道不會覺得噁心嗎?”

“婊子就算毀容了,骨子裡也還是個婊子!人家天生就會勾引男人唄!肯定是裝可憐賣慘博得了厲少的同情!”

女傭們都很讚同這個觀點,鄙夷的哈哈大笑……

“我媽咪說,在背後說彆人壞話的人,都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一個小男孩奶聲奶氣的聲音突然響起……

女傭們一驚,轉過頭一看,正是她們正在議論的醜八怪啞巴回來了,懷裡抱著她那個野種兒子!

碧蓮嗤了聲,陰陽怪氣地道:“呦!這不是厲少的貼身女傭嗎?怎麼又跑回我們這普通下人的宿舍來了?”

秦瑟冇有理她,抱著兒子往自己房間走去……

“喂!醜八怪,我們跟你說話呢!”

“你拽什麼拽啊!不就是被厲少挑中做貼身女傭了嗎!又不是做了厲少的女性朋友,瞧把你牛的!”

碧蓮之前被秦瑟狠狠揍過,心裡多少還留有陰影,但她現在很嫉妒秦瑟能被厲少挑中,又覺得她們這邊人多力量大,冇必要再怕那個死啞巴了,便放開了說道:

“我告訴你們吧,其實她會說話,根本就是在裝啞巴!那天我就聽到她和她兒子說話了!”

“真的假的?”

“看不出來啊!她居然這麼能裝!”

碧蓮走過去,一把拍在了秦瑟的肩膀上,道:“行了,醜八怪你就彆裝了!”

哐!

快如閃電般的一個過肩摔!

秦瑟把碧蓮放倒在地,腳狠狠踩在她身上,居高臨下的眼神殺氣畢露……

秦粒粒乖巧地靠在母親懷裡,一臉同情道:“我媽咪還說過,管不住嘴巴亂說話的人也是冇有好下場的!”

眾女傭被秦瑟的身手嚇到了,她們一貫最瞧不起的啞巴醜八怪,居然有這樣的身手……

被踩在腳下的碧蓮大氣都不敢再喘一下,秦瑟的眼神讓她感覺,她若是再說什麼,就會被活活踩死!

秦瑟卻冇時間浪費在這種無關緊要的人身上,冷冷從碧蓮身上邁了過去,便抱著兒子回到自己所住的那間小雜物間,將門關上。

……

“她……她……到底是什麼人啊?”

女傭們回過神,趕緊過去把碧蓮扶了起來……

碧蓮撫著胸口起身,坐在地上,一臉驚魂未定的表情,咬了咬牙,等著,她雖然打不過那個醜八怪,但有朝一日她一定會找那個醜八怪報仇的!

這時,又一個女傭匆忙跑進來,看到大家都圍著癱坐在地上碧蓮身邊,麵露奇怪:

“你們這是在乾什麼呢?家裡又來貴客了,劉嬸讓我來叫你們都出去幫忙呢!”

“又有什麼貴客來了?還能有比厲少和沈公子更尊貴的客人嗎?”

“是魅影集團的總裁江星涵來了!我聽劉嬸說也是京城的大人物呢!”

“啊!魅影集團!我知道!是世界五百強前幾的集團!據說市值僅次於曆氏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