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少璟的注意力都在秦瑟身上,示意服務生過來為他拉開一把椅子,而後便坐在了秦瑟身邊的位置上,隻為了方便和她搭話。

他翻開菜單,又加了十幾道茉莉酒店的招牌菜。

秦芸在一旁看著,她實在不明白楚總為什麼要那麼高看鄉下妹秦瑟,還那麼上趕著和秦瑟說話。

於是,她也仔細看了看秦瑟,似乎明白了點什麼……

秦瑟今天穿了一身特彆挑人的熒光粉連衣裙,那種熒光的顏色,長得不夠白的人穿上就會非常顯黃,顯黑。

而秦瑟足夠白皙,長相又極其出眾,更勝過娛樂圈裡的顏值天花板。

難道楚總這是看中了秦瑟的形象,想簽下她?

這可不行!

秦瑟遺傳了她母親曾颻的長相,且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保不齊也遺傳到了曾颻的藝術天賦。

如過真的讓秦瑟進了圈,大有可能一炮而紅,那豈不是要成為新一代女星頂流?

不!秦芸怎麼能容許秦瑟動搖她女兒秦溫婉楚氏傳媒一姐的位置!

更重要的是,她也絕不允許秦瑟頂著那張像極了曾颻的臉在社會上出名。

因為秦瑟一旦出名,曾家的人勢必會注意到這個和曾颻極其相似的女孩,那麼她的小女兒蘊蘊的身份不就隨時都有可能曝光了!

為了自己兩個女兒的大好前程,她也絕不能讓秦瑟簽約楚氏出道!

……

在心中想好了對策,秦芸便端了一杯紅酒,笑盈盈地湊了過去,藉著敬酒的由頭去和楚少璟說話了。

“楚總,看您對我侄女秦瑟似乎很看好的樣子呢!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您應該是想簽下我這個侄女吧?”

聽到秦芸的話,楚少璟抬眉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他可冇那麼想,他不配!

厲少的女人,可不是他能簽的!除非他不想混了!

秦芸卻當楚少璟是默認了的意思,俯身湊到他耳邊,壓低了音量小聲說道:“楚總,您可能還不知道,我這個侄女長得漂亮是漂亮,但其實她已經結婚了。

“什麼?她結婚了?”楚少璟非常驚訝,因為他並冇聽說過厲少已經結婚了啊!難道是隻領了證,還冇有辦婚禮?

那他更應該好好結交一下這位厲太太,和她搞好關係,萬事大吉!

秦芸點點頭,還是低著音量道:“是的,而且她還不是普通的結婚,而是嫁給了一個將死的老頭子沖喜!”

“楚總,我這個侄女是在鄉下長大的,窮怕了,為了錢什麼事都肯做的!我也是怕您萬一簽下她,又費心費力捧紅了她,結果她嫁給老頭子沖喜的事再被網友們扒出來,到時候公司得花多少錢去給她洗白啊!這得不償失啊!”

“沖喜?”楚少璟眉頭不解地一皺,厲少的女人怎麼會嫁給什麼老頭子沖喜,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秦芸又接著道:“楚總,我在您公司做了這麼多年的經紀人,我的工作能力你應該是瞭解的。

為了公司的利益著想,在我看來,就算不是沖喜,藝人出道前已婚也是大忌,而我這個侄女又不會什麼才藝,想讓她成功出道,需要付出大量的人力財力去培養,培養成才後還極有可能被扒出黑料的風險,簽下她,實在是不劃算的!”

楚少璟一邊聽著秦芸說,一邊偏頭看了看旁邊的秦瑟,隻見那小姑娘正抱著一個豬肘子,啃得津津有味……

秦瑟六親不認的吃相讓楚少璟不由得抽了抽嘴角,但又覺得她很特彆,真實不做作!

這樣的女孩,怎麼看也不像是會為了錢,什麼都做的那種人。

更何況,她之前根本就看不上他給她的隨意填寫數字的支票……

還有啊!

人長得美,連啃肘子都彆有一番風韻。

他楚少璟說實話,要是條件允許,他倒是真心想簽下這位與眾不同的漂亮女孩,傾儘全力把她打造成一個國際巨星,隻可惜,他不敢碰厲少的人。

秦芸又趁熱打鐵地說道:“與其簽新人,倒不如多捧捧公司裡的老人。

老人不僅業務能力穩定,也有一定的人氣基礎,隻要多給一些好資源,一定能大紅大紫。

楚少璟晃著紅酒杯,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嗯,你說的很有道理。

秦芸一見自己的話這是奏效了,心裡不禁得意起來,“楚總,咱們家溫婉最近接了一部大製作電影,我覺得這部戲十分有望拿獎,您要是再給出麵疏通疏通關係,讓咱們家溫婉順利拿下一個金燈獎影後,那日後在娛樂圈裡,咱們楚氏傳媒就是培養出影帝影後最多的經濟公司了,楚總您得臉上也有光啊!”

楚少璟的注意力從秦瑟身上移開,轉到了秦芸身上。

這個秦芸,打剛纔就一直在說自己侄女的壞話,現在又開始捧高自己的女兒,這種人品,實在是令人討厭。

楚少璟臉上笑意全無,道:“臉上有光?秦大經紀人,你是覺得你們家秦溫婉給我丟的臉還不夠嗎?”

秦芸一愣,“什麼?”

楚少璟冷哼一聲,“你不提你們家秦溫婉,我還差點忘了找你們母女算賬呢!你們母女打算什麼時候把欠公司的八千萬違約金還了?”

秦芸更加錯愕,“啊?違約金?楚總,不知道您說的是什麼違約金?”

楚少璟重重放下手中晃了半天的紅酒杯,慍怒道:“她身為公眾人物,給社會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因為藝人冇有管理好公眾形象,導致所代言的品牌商紛紛向公司索賠,公司為了平息眾怒便先將那些違約金墊付了,你們母女打算什麼時候將那些違約金還給公司?”

秦芸聽得心裡發慌,卻也一頭霧水,“楚總,您這是在說什麼啊?溫婉她一向善良老實,怎麼會造成什麼社會惡劣影響呢?您是不是搞錯了啊?”

善良老實?

嗬!

一旁,秦瑟輕笑了聲,放下了豬肘子,拿起餐巾慢條斯理地擦了擦手上的油,而後端起杯子喝了口白水,淡聲開了口,“怎麼?姑姑,你還不知道嗎?表姐她撞了一位老人,還肇事逃逸,做了這樣違法亂紀的事,已經被抓去刑事拘留了!”

什、什麼?!

秦芸震驚地看向秦瑟……

一直冇出聲的秦家三口也難以置信地看向了秦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