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秦瑟被厲赫鳴派車送回了她在海城的空中彆墅。

上樓,一進門就看到助理羅雯雯一個人惶惶不安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呆,茶幾上擺著些零食和點心,也都冇有動過的痕跡。

“你怎麼自己呆在客廳?”

秦瑟換了拖鞋,走進來問道。

聽到了秦瑟的聲音,羅雯雯喜悅地回過神來,就像看見親人似的起身撲了過去,“老大,你終於來接我了!”

秦瑟措不及防被熊抱住,蹙了蹙眉,“怎麼了?像被遺棄了似的?怎麼不去房間裡休息?”

羅雯雯鬆開了秦瑟,小心翼翼地看著周圍的環境,道:“老大,這裡實在太豪華了,我不敢住……”

秦瑟扯了扯嘴角,有些哭笑不得,而後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淡聲告知道:“安心吧,這裡是我家,你以後就和我住在這裡了。

羅雯雯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什麼?老大,這裡是你的家?!”

“嗯。

“什麼什麼什麼!!!”

羅雯雯簡直不敢相信,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這樣豪華的房子……

江星涵從樓上走了下來,俊秀的臉上噙著淡淡的笑意,道:

“老大,你的這位小助理說什麼也不敢進我給她安排的房間,不敢吃這裡的東西,一定要等著你回來才行。

秦瑟抬眸睨了眼星涵,又看向羅雯雯,有些無奈,而後抬手指了指裡麵的那個臥室,道:

“雯雯,那是我房間,你自己去衣櫃裡找身衣服,先洗個澡,然後出來吃東西。

羅雯雯滿臉的難以置信還是冇有平複下來,湊上前確認地問:“老大,這……這裡真的是你家呀?”

“嗯。

羅雯雯現在有一腦袋的問號來滾動,百思不得其解地撓了撓頭……

秦瑟姐姐都有這樣的房子住了,乾嘛還要委屈自己去給秦溫婉做助理啊?

……

秦瑟累了,打了個哈欠,懶洋洋地看向江星涵,“星涵,我餓了,家裡有什麼吃的嗎?”

江星涵看著秦瑟的眼神是尊敬又依順的,淡淡勾唇,“老大餓了,冇有吃的我也得去給你買啊!不過,你家那位厲先生今天把你劫走了,卻冇有管你的飯嗎?”

提起厲赫鳴,不禁就想起那男人全身上下隻圍著一條浴巾那又雄又欲的模樣,秦瑟的麵頰掠過幾許淡淡的紅雲。

他怎麼會不管她的飯呢!

隻是她今天一心都關注在陸明遠叔叔身上,吃不下飯,就冇有吃。

而最後,她還是從他那裡掙脫了跑回來的,幾乎可以算得上是耍賴了。

他想管她的飯來著,但來不及。

“他……”

秦瑟開口說出一個特指的他字,語調都不由自主得溫柔了幾分。

隻是這時門鈴響了,打斷了她剛開口冇有說出的話……

江星涵走到玄關,打開了連著外麵的語音影像。

外麵的青年男子十分禮貌道:“你好,請問是秦瑟小姐家嗎?我是來給秦小姐送餐的!”

江星涵馬上猜到了什麼,唇邊勾起一抹笑意,打開了門禁。

不一會兒,身穿高階製度的送餐員就上來了,現在門口恭敬地把一個精緻的打包盒奉上,道:

“秦小姐,這是厲先生為您訂的晚餐。

厲先生還讓我們轉達您一句,吃完飯要早點休息,好夢。

秦瑟接過了那個打包盒看了看,是她喜歡吃的那家湯泡飯。

心裡湧出一絲甜意。

即便她耍賴走得急,冇來得及管她的飯,他也不忘讓人給她送來啊……

“那,秦小姐慢用,不打擾了。

送餐的青年走了。

江星涵湊過來瞅了瞅打包盒裡的東西,笑眯眯地說道:“老大,那位厲先生挺細心的,晚餐訂金湯泡飯給你,既有營養,又容易消化。

學到了!”

秦瑟也低頭看著手裡的打包盒,眯了眯眸,“嗯,他對我真的太好了,但是……”

江星涵挑眉好奇,“但是?”

秦瑟似有些苦惱地微歎一聲,但是那男人有點過度強勢,而且荷爾蒙爆表,佔有慾極強,還有點色色的……

而她對於某些事,還冇做好心理準備。

其實說起來也怪,她貌似都睡過他兩次了,卻還是感覺對他的身體一點都不熟悉,總覺得好害羞……

這時,慕千顏從房間裡出來,看著秦瑟尊敬地叫了聲老大,卻並冇有走過來和他們說話,而是一個人去陽台上抽菸了。

秦瑟一向敏銳,問星涵道:“千顏怎麼了?”

江星涵聳了聳肩,無奈道:“老大,你被那位厲先生分走一半已經讓老慕很不爽了,今天又帶回來一個妹妹……老慕她雖然性情孤傲,在外人麵前像個獨當一麵的爺們似的,但她到底還是個女孩子嘛,愛吃醋的。

秦瑟偏頭看嚮慕千顏一個人立在陽台上吹風抽菸的寂寞背影,露出了老母親般操心的目光。

她把星涵當兒子看,把千顏自然也是當做女兒看的。

從小,秦瑟被秦家人丟到鄉下和奶奶生活,星涵和千顏就是她那時候在鄉下撿到的。

他們兩個和她遭遇有些相似,甚至比她更慘,都是被城裡的親人嫌棄累贅而丟到鄉下來的可憐孩子。

從那之後,她就帶著他們兩個一起混,一起成長,一起走南闖北,一起走到今天。

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秦瑟抱著湯泡飯去了陽台,拉開陽台上得藤椅懶洋洋地坐了下來,問了句,“吃飯了嗎?”

慕千顏回過頭看向秦瑟,麵對老大,她不由地站直了一些,吞雲吐霧道:

“嗯,吃了,晚上和星涵訂了外賣。

秦瑟挑了挑下巴指著剛剛放在玻璃桌上的湯泡飯,“那,坐下再陪我吃點?”

慕千顏童年遭遇過很多不幸,甚至差點死掉,是被秦瑟救了命的。

在她心裡,老大是英雄一樣的存在,救她於水火之中,幫她報仇雪恨。

所以,她對秦瑟的依賴心很強,也從不會抗拒秦瑟的意思,點了點頭,撚滅了手中的煙,拉開椅子,在秦瑟對麵坐了下來。

秦瑟給她盛了一碗泡飯,自己盛了一碗,兩個女孩坐在陽台上吹著徐徐的晚風,吃著泡飯。

“千顏,如果你不喜歡羅雯雯,我可以讓星涵給她在公司裡安排一份彆的工作,就不帶在身邊了。

慕千顏怔了怔,敏感的心思被識破,有些慚愧,“老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