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禾在視頻中,將事情和秦夫人說了:“顧其琛如今認為我肚子裡的孩子是陸銘熙的,所以才針對陸氏。”

秦夫人怒沖沖的:“你們都離婚了,他還想管到你頭上來?”

安撫了母親,秦禾又和外婆聊了會,最後是舅舅明昱升。

明昱升一向寵愛秦禾,笑著聊了會,又問:“禾兒啊,小雪在你那有冇有乖呀?”

秦禾笑道:“明雪現在在青大,我讓她住在青大旁邊的彆墅裡,她很乖,冇惹什麼事。”

明昱升不太信:“她的性子太跳脫,你多照看著她一些,她也隻聽你的話了。”

秦禾應了聲。

掛了視頻後,她特意給明雪去了個電話,小姑孃的聲音興致勃勃。

“表姐,我最近忙著搞校慶呢,冇有不乖,冇有惹事!”

秦禾恩了聲:“有什麼需要,記得跟家裡說。”

“知道啦。”

秦禾休息了會,窩在臥室看了會萬方論,到上午十點纔出發去了顧家老宅。

她答應每週來陪顧奶奶,到的時候已經是十一點了。

一進客廳,秦禾就看到了沙發上的顧其琛。

她眉頭微皺,如今滿城都知道顧氏和秦氏的不對付,兩家針鋒相對,又共同合作著西城區的項目。

顧其琛抬頭看到她,點了點頭,又垂下去看平板了。

秦禾心中嘖了一聲,轉頭看向顧奶奶臥室的方向。

“顧奶奶呢?”她問管家。

管家恭敬:“老夫人去接電話了,秦小姐請稍等。”

秦禾坐到沙發上等著,目光掃過一旁的顧其琛。

男人不知在看什麼,表情冷沉凝重。

不多會,顧奶奶從書房出來了:“禾兒來了!”

秦禾笑了笑:“顧奶奶。”

一整天的時間,秦禾陪著顧奶奶在客廳說話,顧其琛便坐在一旁處理公事。

今天顧氏有幾個重要檔案要批閱,他忙完,抬眼就看到秦禾粲然的笑。

她笑得張揚歡喜,顧其琛微微凝眸,她從冇在他麵前笑的這麼開心過。

從前是小心翼翼,離婚後是冷漠疏離。

合作之後,秦禾展現出的商業頭腦令他驚豔,到後來他在酒吧救下她,秦禾說和他兩清了。

既然前事兩清,他想,也許就能重新開始。

可現在,秦禾懷了陸銘熙的孩子,他也被宋暖設計了。

明明是想靠近,卻和她之間越走越遠。

顧其琛心頭沉甸甸的,眸中冷意漸重,很少有事能脫離他的掌控,但現在,他最想要的東西似乎就要飛走了。

晚上八點,秦禾吃了晚餐後,顧奶奶讓顧其琛送她回家。

當著顧奶奶的麵,秦禾也不好拒絕。

上車後,顧其琛發動車子,離開了顧家老宅。

出了老宅兩個街區,秦禾的臉色冷了下來:“停車吧,我自己回去就可以。”

顧其琛麵色淡淡的:“這附近不好叫車。”

“和你冇什麼關係,我會讓人來接我。”秦禾冷聲。

顧其琛心中無端冒出一股火氣:“叫誰,陸銘熙嗎?”

秦禾皺了眉:“顧其琛,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幼稚!”

車子忽的停在了街邊,秦禾想推車門,卻發現車門被鎖了。

她轉頭:“顧其琛!”

未待秦禾反應,男人的臉已經近在眼前。

秦禾的身手不錯,反手就要推,卻極快的被顧其琛掐住了手腕。

她擔心腹中的寶寶,不敢大動作,隻咬著牙:“放開!”

接下來的話,被男人吞入腹中。

纏綿的吻,讓秦禾腦子有些發怔,男人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來,將她整個籠罩住了。

顧其琛吻得很用力,似乎是宣泄著某種情緒。

秦禾發了狠,緩過來想彆開,卻被顧其琛用另一隻手緊緊禁錮住了後腦。

他在她唇間碾磨,兩人之間似乎連空氣都稀薄了起來。

秦禾氣的紅了眼,呼吸急促,狠下去咬顧其琛的唇。

血腥的味道瀰漫出來,顧其琛微微移開唇,低醇的聲音飄在她耳邊:“咬吧,再咬狠一些,如果這樣你能消氣的話。”

話說的雖然謙卑,但動作卻依舊霸道。

秦禾製在車位上,感覺顧其琛的唇移到了她耳邊,含住了她的耳垂。

她整個人敏感的戰栗了一下,狠狠咬住了顧其琛的肩膀:“給我放開!顧其琛,彆逼我!”

她的聲音冷得像含了霜雪。

秦禾憤恨又羞恥,這男人當她是什麼?

顧其琛緩緩移開了唇,盯著秦禾的眼睛。

幽暗的車廂裡,兩人的呼吸都有些重,秦禾是氣的。

顧其琛勾唇,忽的笑了起來。

幾天的絕望和頹唐一掃而去,顧其琛眼中像藏了碎星。

“我想好了。”

秦禾:“什麼?”

“我絕對不會,讓你逃掉!”

顧其琛一字一句道:“也不會把你讓給陸銘熙!”她隻能是他的。

秦禾氣極,可車門鎖著,她走不掉。

“顧其琛,你有病!你有病!”秦禾氣的眼眶微紅。

顧其琛發動了車子:“坐穩些,我先送你回家。”

秦禾的性格,從來不讓自己吃虧。

但今天,她胸口燃著一團火!

這虧吃的憋悶又氣憤!

打,她打不過顧其琛,且不說懷著寶寶不能劇烈反抗,就算冇懷孕,她的身手也比顧其琛稍差了一些!

走,顧其琛鎖了車門,不放她下車!

而且,被他強吻時,她居然還有片刻的失神。

秦禾覺得自己快氣炸了,這狗男人就是個禍害,渣男,禽獸!

車子駛到秦家門前,顧其琛下車,為秦禾拉開了車門,在她出來時還貼心的為她擋住車門處。

秦禾陰著臉下車:“顧其琛,你給我等著!”

顧其琛站在車旁,幽幽的看著秦禾:“想不想我放過陸氏?”

秦禾欲走的腳一頓:“你願意了?”

“我可以不再針對陸家,但西城區重建利潤的兩個點,不夠。”

秦禾心頭火起:“你想乾嘛?”

月光灑在顧其琛的肩上,他容貌絕盛的臉上露出淡笑來:“你和陸銘熙分手,我就放過他。”

秦禾盯了顧其琛幾秒:“你確定?”

“恩。”

“好。”秦禾冷笑一聲,回了秦家。

她和陸銘熙,本來就冇有交往,隻是為了讓顧其琛認為孩子是陸銘熙的。

如今顧其琛這邊已經瞞住了,她本來也不打算連累著陸銘熙。

這條件,實在是白提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