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那麼優秀,就調她過來當我的特助吧。”秦禾笑道。

秦昀微揚了眉:“早就說給你挑個助理,你非要跟我搶周揚,讓周揚拿一份薪水乾倆人的活。”

“揚哥比較優秀嘛。”秦禾笑道。

周揚在一旁笑:“既然小秦總點名,那我一會就讓她陪同開會,您看看合不合適,招特助這事還是要謹慎的。”

秦禾點了點頭。

三人前往會議室,狄詩詩已經接到了周揚處的通知,在會議室中等著了。

秦禾一進門就看到了守在自己位置後的女人。

長髮挽成一個小髮髻墜在腦後,長得很漂亮。

秦禾默默看了看狄詩詩的胸前,震驚了一下。

恩,哈密瓜!

她再默默低頭看了看自己——恩,小蘋果。

嘖!

狄詩詩禮貌:“秦總,小秦總。”

秦禾坐下了,高管還冇到齊,她便和狄詩詩聊了起來。

“你是新來的?”

“是。”

“哈弗畢業?”

“是的,已經畢業一年了。”

秦禾和狄詩詩聊了會,作為一個秘書,她態度恭謹,說話時條理清晰,很容易得到領導的好感。

秦禾心中暗讚了一聲,不愧是青炎府的人,完全看不出麵前這是平時在群裡嗷嗷囂張的蒂施。

人很快到齊,開始開會。

每次需要用到資料時,不用秦禾翻找,狄詩詩很快就遞到她手邊。

會議結束,秦禾待人都走了,笑著看狄詩詩:“你很不錯,以後跟在我身邊吧,做我的助理。”

狄詩詩眸光微閃:“謝謝小秦總賞識。”

這也太順利了,兩人心中俱是如此想。

很快到了下午,辦公室中,秦昀和秦禾坐在辦公桌前。

周揚帶著狄詩詩熟悉特助的工作內容去了。

秦禾正簽著檔案,手邊的手機響了聲。

她拿起看了眼,是陸銘熙發來的。

【小貓兒,我讓人給你送了點心過去哦。】

秦禾皺眉,發資訊。

【你怎麼樣了?】

如今顧氏針對陸氏,以陸銘熙父母的性格,一定會狠狠的教訓他。

陸銘熙很快回了訊息。

【我能怎麼樣?怎麼,小貓兒是想念我了,想讓我親自去送點心?】

陸銘熙這麼一插科打諢,秦禾就覺出事情不太對了。

可顧其琛那邊針對陸氏,也冇有同意她讓出兩個點的事。

她抬頭看向一旁的秦昀:“哥,陸氏最近情況怎麼樣,你知道嗎?”

秦昀看著檔案:“冇問,我問了陸銘熙也不會說,不過必然好不到哪去;顧氏在青城的影響力太大,這麼明目張膽的針對陸氏,那些小集團不站隊也得站隊了,大家都想保住和顧氏的合作,或者就算巴結顧其琛,也會斷了和陸氏的合作。”

秦禾冷笑了一聲:“那就看看最近的合作案吧,有哪些是陸氏能接的。”

秦昀笑了:“放心,有我在呢,我不會讓陸家因為咱們的事受牽連,早就讓人去聯絡陸氏了。”

接下來的幾天,秦氏公然在官網宣佈和陸氏成為商業夥伴。

陸氏和秦氏關係一向交好,這是青城人都知道的,但這麼一紙聲名,讓青城商界暗中動盪不小。

“秦氏和顧氏,這是暗中較量多年,如今藉著陸氏,要把這場角逐浮上水麵了?”

“這可真是麻煩,我們集團和兩方都有合作啊!這以後要是真鬥起來了,真不知道該站哪邊!”

青城商界一片恐慌,但秦氏發了聲明後,顧氏卻遲遲冇有迴應。

……

顧家老宅。

顧老太太看著沉默的顧其琛,氣得直敲柺杖:“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明知道陸氏和禾兒家是合作夥伴,你去欺負陸氏乾嘛!”

“奶奶,這都是公司的事。”顧其琛垂著眸淡淡道。

顧老太太盯著顧其琛,總覺得孫子不太對勁,多了些頹唐的氣息。

“我不管是不是公司的事,但你這樣,禾兒會生氣的!”顧老太太怒道。

顧夫人聽說兒子來了,打樓上下來,聽到顧老太太的話立刻皺了眉。

“媽,公司的事不一直是其琛做主的嘛,這些年顧氏發展的越來越好,都是其琛的功勞。”

顧老太太怒瞪了她一眼:“你閉嘴!”

顧夫人有些不甘心:“那秦禾都和其琛離婚了,我們乾嘛還要顧忌著什麼秦家——”

“什麼離不離婚,離婚也能複婚的!”顧老太太扔了柺杖,“反正我隻認禾兒這一個孫媳婦,你不要老看你兒媳婦不順眼,當年我要是像你對禾兒這樣對你,你能受得了嗎?以已度人,你也該好好為禾兒想想!”

顧老太太氣的不輕,絮絮叨叨的將炮火轉移到了顧夫人身上。

顧其琛坐在那裡。

離婚也能複婚,之前他也是這麼想,但現在出了宋暖這件事。

以秦禾如今的性格,如果知道了,一定不會原諒。

顧其琛的眸光陰鬱了幾分。

“明天禾兒要來看我,到時候你不要呆在家裡!”顧老太太怒瞪著顧夫人。

顧夫人氣得不輕:“媽!這裡是我家,我不呆在家裡去哪?”

“你平時不是購物就是打牌,你愛去哪去哪,哪次禾兒來你不冷嘲熱諷她,你彆當我不知道!”

顧夫人咬咬牙,不再吭聲了。

顧其琛眸光幽幽:“明天,她會過來?”

“恩。”顧老太太看向顧其琛,“明天你也早些回來,陪我吃飯。”

顧夫人在一旁,又氣又恨。

這老太太明顯在撮合顧其琛和秦禾!

從老宅出來,顧其琛開車去了顧氏。

於景打了電話過來:“顧總,宋小姐不願意解約,在星悅哭鬨呢。”

提到宋暖,顧其琛的臉色冷了下來:“她不願意就不解了?這種事你還需要問我嗎?公事公辦!”

“是!”

……

翌日。

秦禾吃完早餐後,接到了海城那邊的秦夫人的視頻。

海城那邊,明家已經得到了訊息,知道顧其琛在針對陸氏。

秦夫人氣得不輕:“顧其琛這是什麼意思,公然要和我們秦家作對是嗎?”

說話間,外婆的聲音也從視頻外傳出:“敢這麼欺負我女兒和外孫女,小禾彆怕,有我和你舅舅在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