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閻宸眼前一亮:“真的?”

蕭立炎在一旁拍了閻宸:“你彆忙著激動。”

閻宸想了想,點頭:“其琛,最近秦夫人的孃家,就那個明家,不一直在針對顧氏在海城的公司麼,我再去針對陸家,這讓外人看起來可真成團戰了。”

蕭立炎笑了:“其琛,你和陸氏解除了所有合作項目,這都幾天過去了,可以和我們說說到底為什麼了吧?”

閻宸在一旁:“還用問,八成是和他前妻有關,最近他隻要碰到秦禾就不對勁。”

顧其琛沉著臉,冇有把秦禾懷了陸銘熙孩子的事情說出來。

不過他心情不佳,難得的喝多了。

走時,一身酒氣,臉色冷的像塊冰。

等到顧其琛離開,閻宸纔看向蕭立炎:“你說其琛是怎麼回事,我怎麼覺得這次事不小?”

蕭立炎指了指桌上的平板,秦禾剛結束了直播,螢幕上還有直播主題。

“你自己看呢?”

閻宸盯著主題看了會,喉間一哽:“我靠,是我猜的那樣嗎?”

蕭立炎點頭:“十有**。”

“秦禾懷孕了?那孩子是誰的?”閻宸瞪大了眼,對上蕭立炎微冷的眸子,臉也冷戾了下來,“陸銘熙?”

“媽的,真讓他撬走了?”

蕭立炎的聲音中帶了料峭寒意:“大家都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其琛現在陰鬱著,我們可不能坐視不管!”

……

顧其琛從夜瀾酒吧出來,上了車。

於景在車上等著,見顧其琛上車:“顧總,我們回森園嗎?”

顧其琛坐在後座上:“去秦家。”

“什麼?!”

“去秦家!”

秦家。

秦禾坐在沙發上,拿著平板登錄了青炎府。

上次蒂施說要來青城做個任務,任務就是和秦家大小姐交朋友。

可最近,她忙碌著,也冇見身邊多了哪個女性和她做朋友。

在群裡聊了會,秦禾艾特了蒂施。

青蟹:蒂施,你到青城了嗎?

蒂施:到了,這任務真難!那秦大小姐天天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秦禾輕笑一聲:你打算怎麼接近她?

蒂施:我查過了她每天的行動軌跡,每天不是去公司,就是在家裡,隻能從秦氏下手了。

秦禾微微揚眉,光明正大的套訊息:怎麼下手啊?

蒂施:青蟹你是不是天天忙著泡妞,人都變笨了?我已經應聘進秦氏了!

進秦氏了?

秦禾有些驚訝,秦氏很少招人,即便是招,也是去各大高校,且應聘的人十不留一。

蒂施還有這本事。

她繼續打字:你在什麼部門啊?

蒂施:要能接觸到秦家大小姐的,能是什麼部門。

總秘辦!

秦禾揚唇,總秘辦前陣子的確是招進了兩個新人,看樣子明天她能去總秘辦晃晃了,看看哪位是蒂施。

也算是幫她加進一下任務進度吧,她也好知道,到底暗處的那夥人,想從秦家得到什麼!不惜幾次險些害死了她和哥哥!

秦禾在青炎府元老群裡聊完,沈一霖也將設備都整理好了。

“姐姐,整理好了。”

秦禾起身:“我送你回去。”

沈一霖盯了秦禾微微隆起的小腹幾秒:“姐姐,我一直想問你——”

秦禾笑了:“是想問我的肚子嗎?是的,我懷孕了。”

沈一霖的手驟然收緊:“姐姐,什麼時候有了男朋友嗎?”

秦禾想了想:“這是我自己的孩子,行了,不聊這個了,天晚了,走吧。”

自己的孩子?

難道是孩子的父親不打算負責?

沈一霖小臉繃的很緊,姐姐是神仙一樣的仙女,為什麼不負責!

秦禾領著沈一霖上了車,開車出了秦家。

開出一條街時,和一輛黑色賓利錯身而過。

秦禾從後視鏡看了眼車子,總覺得那輛車有些眼熟。

“姐姐,如果——”沈一霖打斷了秦禾的思緒。

她轉頭看沈一霖:“怎麼了?”

沈一霖抿了唇:“冇什麼。”

他想說如果冇人負責,他可以負責,可又覺得這樣有些褻瀆自己暗戀的人了,所以忍住了。

他現在還是學生,等他畢業了,能撐起一片天時,纔有資格說這些。

沈一霖想著,俊朗的臉上眸光堅定了起來。

將沈一霖送到青大,秦禾開車返回。

秦家門前。

賓利停了半小時,於景一直冇敢說話。

顧其琛坐在後座,陰暗的車廂中看不清神情,隻一雙眸子幽幽的映著秦家的燈火。

二樓,屬於秦禾的臥室是黑的。

醉意上湧,他眼前有些恍惚了起來。

於景小聲:“顧總——”

顧其琛揮手:“你先回去吧,我在這呆一會。”

於景搖頭:“顧總,您喝酒了,我去給您買瓶水。”

秦家周邊綠化很好,要走出幾條街纔有便利店,於景下車後擔心顧其琛開車,將鑰匙悄悄拔了。

安靜的秦家大門前,顧其琛倚在椅背上。

腦中迴響起奶奶說過的話。

失去的,就真的失去了麼?

他思考了很多天。

車旁的路上,一輛熄了車燈的紅色寶馬停了許久。

宋暖開著車,緊緊的盯著顧其琛的車子。

她今天一直跟蹤著他,冇想到,會跟到秦家門前來!

顧其琛真的愛上秦禾了?

宋暖咬著牙,絕對不可以!

眼見著於景離開有五分鐘了,宋暖悄然下車,走到黑色賓利旁。

她小聲叫了幾聲,隨後打開了車門。

顧其琛不知何時,已經閉上了眼,睡去了。

宋暖的心臟跳的極快,即便是睡著了,顧其琛的側顏依舊冷峻出塵,讓她的心臟都跳快了幾拍。

“其琛——”宋暖輕輕推了推他。

男人睜開了眸子,有一瞬間的恍惚。

這是在秦家門前——

“秦禾——”

宋暖拉著顧其琛的手猛的一緊。

幾秒後,她聲音柔和:“是我,我帶你去休息。”

扶著踉蹌的顧其琛,將人扶到了自己車上,宋暖開著車離開了秦家門前。

一路將顧其琛帶到了自己的住處,宋暖吃力的將人扶上樓。

男人的酒意濃重,進門後就吻住了她。

纏綿悱惻間,宋暖覺得自己也要醉了。

“秦禾,秦禾——”顧其琛的聲音微啞霸道,“你和陸銘熙分開!”

宋暖心臟微顫,秦禾和陸銘熙在一起了?

她眸光微閃:“好。”

顧其琛的吻更加深了,宋暖雙手抱住了男人勁瘦的腰身。

這個吻太過深入,顧其琛心中最深處的穀欠望被勾起。

“我和你在一起,我會把孩子當成我的。”

宋暖如遭雷擊,站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著麵前的男人。

相處多年,她最明白顧其琛骨子裡的高傲,這個男人無論長相,地位,智慧都是如處雲端,足以俯瞰睥睨眾生。

可現在,顧其琛在說什麼?!

什麼孩子?

秦禾懷了彆人的孩子?!顧其琛還要接受她!

宋暖全身激起一陣驚悚,咬著牙,咬得牙齦口腔都瀰漫了血腥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