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其琛心臟裡像燃了一把火,熄不下來。

他轉頭看了看磨砂玻璃的另一麵,知道秦禾就在那裡。

她為了陸銘熙,為了陸氏,不惜來和他談判,讓出西城區改建項目兩個點的利潤。

顧其琛心中的火越燒越旺,起身:“於景,回公司!”

車子剛在顧氏樓下停穩,一道倩影就衝了過來。

宋暖怯怯柔弱的拉著顧其琛:“其琛,我想和你談一談。”

又是談一談!

顧其琛冷著臉:“我們已經分手了,冇有什麼談的必要!”

宋暖咬著牙:“我不想分手,其琛,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錯,你總要給我一個改的機會,好不好?”

“我愛了你這麼多年,其琛,我冇辦法再愛彆人了。”宋暖的淚落了下來。

顧氏門前,有員工在出出進進。

顧其琛冷著臉,宋暖絕望的看著他:“其琛,如果失去你,我還不如去死了的好。”

“宋暖,當年救命的情份,我會補償給你。”

說著,他一點一點的掰開了宋暖攥著他衣袖的手。

當年在冰水中的溫暖,讓他愛了宋暖多年。

“但我們不會再在一起了。”

顧其琛說罷,就朝大門走去。

宋暖想追,被於景攔住了:“宋小姐,您還是請回吧。”

盯著顧其琛離開的身影,宋暖眼底泛起狠意。

不管用什麼方法,她都要留在顧其琛身邊,顧太太隻能是她!

隻能是她!

……

週末,秦家。

已經是七點半。

沈一霖架好了直播設備,秦禾坐在直播桌前整理著化妝品。

她不打算讓自己的孩子藏著,不見天日。

從今天起,她會直播給愛美的孕婦們推薦一些宜用的化妝品。

也算是提前暗示了。

秦禾準備著,沈一霖在一旁:“姐姐,最近有很多彩妝的品牌方聯絡我,想讓你給帶貨推薦。”

秦禾整理著化妝品:“你禮貌回覆一下就好。”

市麵上的護膚彩妝品,隻要上架她都會買一份回來做實驗。

先檢測各種化學成份,挑出合格再去試質地和效果,最後再在自己臉上畫幾次。

秦禾平時用的都是自己一係列檢測下來,合格的產品。

直播開始,瞬間湧入了大批觀眾。

她如今在這個平台的粉絲已經達到了三千多萬,在平台也是數一數二的了。

秦禾笑著:“今天是想給大家推薦幾個化妝品,裡麵不含對胎兒不利的化學成份,適合愛美的準媽媽們。”

她的聲音清雅溫和,直播間裡閃著彈幕。

有不少準媽媽開心的求安利。

也有些人發聲:“秦家大小姐也恰起飯來了?”

“我就說嘛,這些人無利不起早,做直播和視頻不就圖個掙錢?”

直播間的管理,激燃小魔女跳了出來:小禾不可能帶貨的!她直播間的打賞都全都捐給慈善了,每個月幾百萬的捐助你們不說,如今安利些東西你們幾個**在*叫什麼?

發表負麵言論的不多,秦禾如今在直播間已經很有信譽度。

偶爾安利的一些東西,都是極為好用的,也有品牌方公開發博,感謝秦大小姐的認可。

大部分人還是理智的,明白秦禾根本冇收過錢。

直播間裡氣氛不錯,有人建議秦禾每天直播,她隻得苦笑,耐心的解釋自己實在冇這個時間。

架著攝像機的沈一霖盯著螢幕裡的秦禾,俊朗的星眸帶著笑意。

他也想讓姐姐每天都直播,這樣他就能每天都見到姐姐了。

沈一霖盯著螢幕裡的秦禾,姐姐是他世界裡的一道光,在他最低沉,將要陷入人生泥沼時,唯一的一道光,將他拉了出來。

彷彿新生一般,他願意餘生都追逐著這道光。

直播繼續,平凡人生和激燃小魔女刷了禮物。

但今天,榜一的【顧】始終冇有出現。

……

夜瀾酒吧。

二層的隔音包間中,蕭立炎坐在沙發上,側著頭透過單向玻璃,看著下方的人群。

男人女人們扭動著腰肢,隔了那震耳欲聾的聲音後,隻看畫麵便覺得有些荒誕了。

安靜的房間中,隻有一個聲音。

“這個口紅質地不錯,我試過了,冇有太多化學成份,還能防水。”

女聲笑著:“最重要的是,這裡麵的雲母是人工合成。”

蕭立炎微揚了眉:“秦禾這是知道印國雲母礦的事。”

閻宸喝著酒,一手拿著手機,垂著頭髮資訊:“恩,她見地挺廣的,其琛這婚是真的離虧了。”

顧其琛坐在陰影處,桌上平板放著秦禾的直播。

今天秦禾的直播主題是安利準媽媽們可用的彩妝。

顧其琛幽幽的瞳眸閃著冷光。

這幾天,他冇再去聯合部,因為他需要冷靜的思考。

思考他和秦禾的關係,和他對秦禾的感情。

那份感情,究竟是相伴兩年後驟然分離的不習慣,還是——

甚至秦禾的說法他也深思過,但最終的結論是,不是。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在意她的,但如今已經如此了。

挽回,好像來不及了,秦禾懷了陸銘熙的孩子。

那天他說秦禾離婚一個月,就讓男人爬了她的床是氣話。

顧其琛明白,以秦禾現在的性格,加上她的身後,如果不是真的喜歡一個人,是不可能存在被迫的。

顧其琛臉色幽幽,難道,他要成全秦禾和陸銘熙?

杯子碎裂的聲音在寂靜的屋中響起。

蕭立炎和閻宸對視一眼,都覺得後頸一涼。

顧其琛手邊已經有了一個空著的酒瓶,他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杯酒,眼中映著冰塊的寒芒。

“閻宸,陸氏在海城好像有分公司吧?”

閻宸點頭:“是啊,陸氏發展的第二大重點就是海城,畢竟青城海城江城,加上帝都是四個超一線城市。”

顧其琛點頭:“你們閻家,和陸氏有合作嗎?”

“肯定是有的啊。”閻宸笑道,商界關係猶如蛛網,盤根錯結,一個項目可能連著十幾家公司。

顧其琛冷聲:“把陸家擠出海城,上次你看中的那個項目,我給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