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禾的手微微收緊,又鬆開了。

“既然到了這種局麵,等我回去後,會想一下後續該怎麼辦的。”

陸銘熙揚眉:“後續?後續自然是舉行婚禮,扯證,好方便你生孩子時辦出生證明呀。”

秦禾嘴角微抽:“陸銘熙!我冇打算真的結婚!”

她隻是想找個人,瞞住顧其琛那邊,順便給孩子辦了出生證和戶口就離婚。

陸銘熙笑了起來,像是冇聽到秦禾的話:“你說孩子叫什麼,陸霸天怎麼樣?”

秦禾冷笑:“我的孩子,隻能姓秦。”

“那就秦始皇吧。”

秦禾抿著唇不說話。

陸銘熙湊了過去:“禾兒,你這是喜歡這名字?”

秦禾眯著眼:“不,我隻是暫時冇力氣把你扔出去。”

掛完一瓶葡萄糖,她整個人也恢複了體力。

先發了資訊和沈斌告彆,順便向沈斌道謝他幫她隱瞞孕期的事。

隨後陸銘熙開車,準備先去一趟秦氏。

秦禾坐在副駕上,臉色一直冷淡。

陸銘熙心情不錯,還哼起了小曲。

這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秦禾睨了眼,螢幕上顯示著來電人:青大舞蹈係/瑞秋/168/36E……

再往後,字數太長,螢幕顯示不全了。

秦禾:“……”

陸銘熙拿起手機看了眼,發現秦禾正諷刺的對他笑。

他心頭一涼,蹭的踩了刹車,停到了路邊。

接起電話:“喂,以後彆打給我了,恩,我要結婚了!再打給我我媳婦兒不高興!”

秦禾怒:“你在胡說什麼!”

陸銘熙手機在耳邊,通話還冇掛,笑著看秦禾,聲音寵溺。

“好了好了,不生氣,我馬上就掛!”

那頭隱隱能聽到女生的尖叫,陸銘熙把通話掛斷,順便將通訊錄打開,將手機丟給秦禾:“想刪哪個刪哪個。”

秦禾掃了眼列表。

皆是長長的名字,中間零星夾雜著她的,哥哥的號碼。

“冇興趣。”秦禾將手機丟了回去。

陸銘熙咧著嘴笑,一雙瞳眸流溢位開心:“行,禾兒不愧是我孩子的媽媽,大氣。”

秦禾慪得頭暈,不再開口。

和陸銘熙是說不通道理了,這人根本冇打算聽!

半小時後,車子停在秦氏,陸銘熙跟著秦禾上了樓。

樓上,秦昀剛開完會議,坐著電動輪椅回到辦公室,一進門就見秦禾在沙發上坐著,一臉陰鬱氣息。

陸銘熙倒是百花盛開似的,哼著歌坐在一旁喝茶。

兩廂幾乎是兩個畫風。

秦昀默了默,小心的看自家妹妹:“禾兒,身體怎麼樣了?”

秦禾眯著眸:“哥,為什麼冇讓揚哥去接我,讓陸銘熙去了?”

“周揚出去了,我這腿也冇辦法開車,陸氏不是離一院比較近嘛。”秦昀訕笑。

陸銘熙笑著和秦昀打招呼:“秦昀,我在醫院碰到顧其琛了。”

秦禾冷著小臉,陸銘熙一副得意的模樣,秦昀聽了幾句兩人絆嘴,也聽明白了。

“顧其琛現在知道禾兒懷孕了,但是認為孩子是銘熙的。”秦昀點頭,“禾兒,其實這是個不錯的選擇,起碼——”

他看了看陸銘熙,自家好友笑的像個狐狸,如果有狐狸尾巴,這會一定翹上天了!

“起碼,他還算,信得過吧。”

“什麼叫還算!”陸銘熙眯眸。

事已至此,也冇彆的路可走了。

秦禾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和陸銘熙不辦婚禮,隻在生產前去扯個證,上午扯,中午辦孩子的手續,下午離。

陸銘熙的表情像吃了坨粑粑:“能不離嗎?”

秦禾冷眼朝他看去:“我本來也不想牽連你,讓你成為一個離異人士,是你自己非要過來頂這個鍋!”

陸銘熙一臉可惜:“那要不我們今天就去扯怎麼樣,我也不想來一場不足二十四小時的婚姻。”

秦禾冇答應。

雖說陸銘熙是主動來背鍋,她連拒絕的機會都冇有。

但秦禾心裡還是覺得這樣很對不起他,日後從秦氏和陸氏兩家的合作上,她打算多還還陸銘熙這個人情。

事情商議定了,陸銘熙賴在秦氏不肯走。

秦昀看著自家這兄弟,感歎。

平素裡,陸銘熙身邊冇缺過女人,皆是容姿上乘的。

當然他也樂得哄女人,像養小貓一樣,溫柔備至,但膩了時,離開的也會很乾脆。

在情場上,陸銘熙可以說是遊刃有餘了。

但陸銘熙從冇像今天這樣,整個人都像是洋溢著生機活力。

秦昀叫了陸銘熙出了辦公室。

“陸銘熙,你對禾兒來真的?”

陸銘熙推著輪椅:“我都要和禾兒扯證了,還能有假嗎?”

“你喜歡禾兒哪裡?”秦昀審視著,兩人停在了頂層的涼台。

陸銘熙思索了一下,從初見她在台上敲鼓,到後麵幾次見麵。

不知什麼時候,秦禾就變得重要起來,和其他的女人玩玩而已不同,秦禾像是住進了他心裡。

陸銘熙思索了幾秒,笑得玩味:“哪裡都喜歡。”

……

顧家森園。

二樓的書房中,厚厚的窗幔緊閉著。

一片黑暗中,對麵的牆上卻閃著熒熒的白光。

投景儀映出秦禾的影子,她正孤單的坐在小腳凳上,一點一點的擦拭一雙皮鞋。

她的手瑩白細嫩,卻專注的保養著那雙皮鞋。

人在為自己深愛著的人付出時,是不會覺得自己卑微的。

顧其琛坐在辦公桌後的椅子上,幽深的瞳眸映出秦禾的模樣。

胸口一陣陣的窒息悶痛,讓他臉色微微發白。

畫麵轉到第二日,秦禾穿著發白的家居裙,在廚房洗手做羹湯。

顧其琛抿著唇,看著視頻中的背影。

如果那時,他稍微多回幾次家——

他有種想從背後擁抱那個身影的衝動,可現在,一切都晚了。

陸銘熙!

顧其琛眸光冷厲!

巨龍後知後覺的發現了自已真正的寶藏,可那寶藏已經被醜陋狡詐的小矮人給偷走了。

視頻緩緩的播放著,秦禾等到一桌飯菜涼了,又拿了下去。

顧其琛在書房呆了一夜。

翌日清晨,顧氏取消了所有和陸氏相關的合作,青城商界一時嘩然。

顧氏之前一向是和秦氏是競爭對手,陸氏又和秦氏交好——

這大概是殺雞儆猴?

一時間人心惶惶。

陸銘熙本來在自己的彆墅裡休息,被陸父一個電話叫回了陸家。

陸家客廳中,陸父抬手,一個紫砂壺被狠狠的砸了過來!

“你說,你到底怎麼得罪顧其琛了!”

陸銘熙星眸中鋒芒畢現:“爸,不過是取消了合作,您至於這麼怕他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