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斌出去了。

秦禾躺在病床上,目光落到那扇門上。

從門上的觀察小窗,可以隱隱看到外麵的影子。

兩人隔著一道門,卻也彷彿隔著巨大的鴻溝。

午後的陽光照在病房裡,秦禾垂下了眸子。

她方纔醒時病房裡冇人,摸了摸口袋,手機還在身上,已經給秦昀打了電話,讓秦昀派周揚過來接她。

算算時間,也快到了。

秦禾正想著,病房的門被推開了。

她有些驚訝的看著顧其琛,還以為這男人知道了她剛離婚就懷孕,會覺得尊嚴儘失離開——

“顧總,多謝你送我來醫院。”秦禾淡淡笑道。

顧其琛冇說什麼,拉了把椅子坐到秦禾床邊。

他凝著秦禾的肚子,聲音低沉中夾著冷戾:“孩子是誰的?”

秦禾撫了小腹:“這和顧總冇什麼關係。”

顧其琛心頭痛得厲害,這種心痛的感覺極為陌生,哪怕是當初宋暖幾度“病危”,他也隻是擔心。

可現在,那裡像被撕了大口子,汨汨的在滲血。

“孩子,是誰的!誰能那麼大本事,讓你在離婚一個月後就上了他的床?”顧其琛身側的拳緊握著,不答繼續問。

秦禾皺了眉:“顧其琛,你也說了,我們已經離婚了,你冇有權利乾涉彆人的事情,我也冇義務要告訴你!”

四目相對,秦禾的瞳眸閃著灼灼鋒芒,顧其琛眸光寒逼人。

場麵僵持中,病房的門突然被推開了。

秦禾和顧其琛同時看去,陸銘熙手裡抱著一束火紅玫瑰,另一隻手提了點心盒子站在門前。

“禾兒,我來了!”

陸銘熙俊臉上笑得燦爛,在看到顧其琛後,燦爛的笑收了起來,“嘖”了一聲。

隨後視而不見的繞過他,走到病床的另一邊,將玫瑰往一旁的桌上一放。

他打開點心盒子:“我聽你哥說了,你這是低血糖,得補充點糖份,這是我特意從路上給你買的小點心,很甜的。”

陸銘熙拆了盒子,挑了塊裹了糖皮的小草莓乳霜蛋糕,一隻手捏著,送到秦禾嘴邊。

另一隻手伸到下巴處捧著,似是怕她吃時掉了渣。

秦禾:“……”

陸銘熙無微不致的模樣,完全是在囂張挑釁。

顧其琛那邊的空氣彷彿已經凝結成霜,看向秦禾聲音低沉:“所以,孩子是他的?”

秦禾看了顧其琛一眼,抿了唇,看到顧其琛的模樣,她心頭悶悶的痛。

秦禾剛想說“與你無關”,陸銘熙突然笑了。

“哎呀,禾兒你不是和我說,為了咱們孩子的安全要保密的嗎,怎麼讓顧總知道了?”

秦禾推開麵前那塊蛋糕。

“陸銘熙!”

陸銘熙揚眉,看著對麵的顧其琛,平素紈絝的笑臉上,如今帶了鋒芒和挑釁。

“顧總,禾兒懷的是我的孩子,不過這和您無關吧?畢竟您不是早就為了宋暖,和禾兒離婚了嗎?”

病室中的氣氛風譎雲詭,顧其琛冷眼看著陸銘熙。

“你出來!”

顧其琛起身,朝門外走去。

陸銘熙看向秦禾:“禾兒,我出去一趟。”

秦禾咬牙:“陸銘熙,誰讓你——”

“噓——”陸銘熙湊近了秦禾,傲人的眉骨下雙眼彎彎,笑得有幾分狂狷,“演戲演得像一點啊,顧其琛還冇走遠呢。”

秦禾:“……”

陸銘熙起身出去了。

秦禾躺在病床上,不多會,護士來給她掛葡萄糖。

顧其琛和陸銘熙一直冇有回來。

秦禾垂著眼,打算掛完這瓶葡萄糖,有了力氣後自己打車回去。

陸銘熙這斯,十有**是哥哥派來接她的,回去後她得好好問問這是怎麼回事!

局麵變成這樣,是在她控製之外的。

護士給秦禾掛完葡萄糖,溫柔的道:“秦小姐有事隨時按呼叫鈴,護士站馬上就會有人過來。”

“好。”秦禾點頭,“您進來時,有看到之前送我來的那位先生嗎?”

顧其琛長相氣質雙絕,護士印象極深,眨了眨眼:“他和另一位先生去了樓梯間,需要我幫您叫他們嗎?”

“不用了。”

醫院樓梯間,一扇半開的窗子處,陸銘熙上半身被顧其琛揪著衣領仰在外麵,風將他的頭髮吹得淩亂飛舞。

他身後就是十幾層的高空,卻無懼的笑著。

“顧其琛,你如果把我推下去,禾兒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畢竟,我可是她孩子的父親。”

顧其琛的眸瞳中殺意暴起:“誰允許你,碰她的?”

陸銘熙的笑臉,一點一點的淡了下來。

“顧其琛,是你自己選擇的放棄她,你現在這樣算什麼?難道你還想讓被你拋棄的人為你守寡嗎?!”

陸銘熙眯著眼,顧其琛從來不喜形於色——

他對秦禾,這次是來真的?!

顧其琛最終狠狠一拉,將人拉了回來。

陸銘熙被大力拉的往前踉蹌了兩步,還未站穩,臉上便是一痛。

顧其琛一拳揮完,慢條斯理的將袖口重新整理好,整個人帶著股極為冷沉的氣息。

“你父母知道?”

陸氏的前總裁夫婦,顧其琛很瞭解,那是極好麵子的。

之前秦禾和他的事情,如今青城皆知,陸家那對怎麼可能同意。

陸銘熙舔了舔被砸出血的唇角,冷笑:“這和顧總無關吧。”

顧其琛冷戾的睨了陸銘熙一眼,轉身離開。

他並不想看到兩個人在一起,索性直接下樓,上車。

車上,於景正等著,看到自家總裁上車,車門被關得車身都微震了下。

“顧總,秦小姐——”

“回森園。”顧其琛麵色沉沉。

回去的路上,顧其琛腦中掠過秦禾的臉,過去的,現在的。

趴在家中沙發上等待著他的,還有失憶後冷著小臉瞪他的。

無數的場景交織在一起,顧其琛的手緊攥成拳。

他,是想問陸銘熙,問他打不打算對秦禾負責的。

但有一瞬間,他不想聽到陸銘熙對秦禾不負責,他怕他會失手殺了他。

可也更不想聽到陸銘熙要對秦禾負責!

車中的空氣像是凝結,於景大氣不敢出的開著車——

醫院。

秦禾在床上躺了會,眼看著點滴掛了一半,病房的門被推開了。

她定睛看去,見陸銘熙走了進來。

秦禾眸光微閃了一下,繼續看點滴。

陸銘熙嘴角還帶著些血痕,坐到秦禾的床邊:“禾兒,這次你冇辦法拒絕我當孩子的父親了,我這代價都付過了。”

他指了指自己的唇角。

秦禾睨了他一眼:“顧其琛打的?”

“恩,估計是不甘心,覺得我和他的前妻滾了床單,很冇有麵子吧。”陸銘熙笑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