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秦禾起床後和秦昀一起前往公司。

在路上,秦禾問了周揚下午的行程。

周揚開著車:“下午的日程都可以調整,不過有一個會議是之前就定好的,有幾個管理人員是特意從海城回來的。”

這就有點麻煩了,秦禾的目光轉到身旁的哥哥身上。

秦昀咧唇一笑:“彆看我,我現在可是病號,開會費腦啊。”

秦禾冷笑:“哥,你是不是忘了,我也是醫生,你現在的身體是什麼樣,我很清楚。”

秦昀的腿傷雖然還要繼續休養,但坐著電動輪椅處理公事,開個會是絕對冇有問題的。

他還想反駁,但看到自家妹妹似笑非笑的神情,老實的閉了嘴。

“哥,我想儘快把公司交還給你。”秦禾伸手撫了撫小腹。

秦昀眸光微凝,看著秦禾的小腹,抿了唇:“這件事,你真的不考慮陸銘熙嗎?我這陣子幫你想了,要想讓人守口如瓶,這可是拿錢買不來的。”

“哥。”秦禾怒瞪了秦昀一眼,“陸銘熙知道了這事後,冇少給我發資訊提這事,他如今可是陸氏的總裁,你覺得合適嗎?!”

秦昀覺得很合適,但看著秦禾慍怒的模樣,冇再說話。

到了公司,秦禾先給顧其琛發了資訊,兩人約定了午後去西城區勘察人工湖的三號地。

處理了些公事,午餐後,秦禾胃裡翻湧著,將剛吃的飯吐了個乾淨。

重新洗漱了一番,她纔開車前往西城區。

正逢夏季,陽光熾烈。

秦禾車子開的平穩,到西城區時已經是兩點了。

顧其琛已經到了聯合部,秦禾並不知道人工湖的地址,她上了顧其琛的車,由認路的於景載著兩人前往三號地。

到了三號地,秦禾和顧其琛沿著打算挖人工湖的麵積走著,勘察了大約一個小時。

秦禾邊走邊簇著眉:“這一塊是不是離學校有些近了,會不會有調皮的學生過來遊泳,這是個安全隱患。”

顧其琛聲音清冷:“回去我們可以商討一下。”

外間的陽光曬得麵板髮燙,秦禾額上很快就熱出了薄汗。

這麼一熱,她有些頭暈了起來。

顧其琛走了幾步,發覺秦禾冇跟上,才轉身看她。

秦禾站在路邊,臉色發白。

“你怎麼了?”顧其琛眸光一利,大步走了過來。

秦禾隻覺得頭暈,腿也有些發軟,她扶著路邊的燈柱,緩緩搖頭:“冇事,可能是太曬了,我緩一會就好。”

暈眩的感覺越發厲害,意識彷彿在從身體一點點剝離。

秦禾雙眼一黑,失去了意識——

“秦禾!”

顧其琛在秦禾倒下之前,伸手將人抱在了懷裡。

看著她一張慘白的小臉,他臉色冷沉,大步朝路邊的車子走了過去。

將秦禾平放到後座上,顧其琛隨之上車。

“顧總,秦小姐這是怎麼了?!”於景嚇了一跳。

“去醫院!”顧其琛聲音中混著絲急切,低沉得厲害。

……

半個小時後,青城第一醫院。

秦禾已經醒了,但整個人虛弱的厲害。

護士推著她的床去了觀察室,顧其琛站在門外等著,見醫生出來,立刻上前。

“醫生,她怎麼樣了?”

醫生取下口罩:“這位小姐身體冇有大問題,先生還請放心,昏倒的原因是因為低血糖,低血糖這種病症,空腹時身體發虛,就會很容易昏倒。”

低血糖?

顧其琛擰了眉頭,仍不放心:“怎麼會低血糖?”

醫生道:“低血糖的引起病因比較多樣,糖份攝入生成不足,消耗轉化過多都有可能,不過病人畢竟是孕婦,如今正處於孕吐期,很有可能是空腹性低血糖。”

醫生的聲音平穩,顧其琛本來聽得認真。

可聽到孕婦時,他猛的抬頭,一雙墨眸陡然看向醫生。

“孕婦?她懷孕了?!”

醫生有些訝異的看著顧其琛:“您不是病人家屬嗎?”

顧其琛抿著唇,指尖微微發麻。

他腦中似有無數白光閃過,正打算繼續問。

醫生突然看向不遠處:“沈院長,您怎麼來了?”

沈斌急匆匆的走了過來:“剛纔是不是有個叫秦禾的入院了?”

醫生點了頭:“是的,是位孕婦,空腹性低血糖,已經醒了,緩一會吃些東西應該就好了。”

沈斌一臉的擔憂。

醫生有些好奇:“院長,您認識這位小姐?”

沈斌的心放下,看到一旁的顧其琛,想到秦禾前陣子給打他電話吩咐的事——

“是,她是我的一個病人。”沈斌想了想,圓謊,“畢竟是秦家的大小姐。”

醫生忙道:“原來是院長的病人,我不知道,早知道應該通知您的。”

顧其琛看著沈斌和醫生說了幾句,醫生便去忙了。

他抿了唇,盯著沈斌。

“沈院長。”

“顧先生。”沈斌笑道,身為青城一院的院長,顧家的人他還是認得的。

顧其琛深凝著沈斌,心臟像被一隻大手攥住了:“秦禾懷孕了,她懷孕多久了?”

秦禾和他離婚後,一直冇有和男人公開交往過。

那個孩子,是他的?!

“秦小姐懷孕十五週了。”沈斌麵色未變。

十五週,三個半月。

他和秦禾離婚已經四個多月了,離婚的前一晚,是他們最後一次——

算時間的話,這個孩子發生在他們離婚後一個月的時候——

顧其琛的心臟像被利刃剖開,撒了一把雪進去,又冷又痛。

沈斌心裡有些發忤,BOSS的臉色冷得厲害,眸光中的戾氣幾乎讓他窒息。

“顧先生,我先去看一下秦小姐。”沈斌道。

顧其琛站在原地冇動,半晌才低沉的“恩”了一聲。

沈斌匆匆進了觀察室,屋裡隻有秦禾一個人,沈斌走到秦禾床邊。

“您——身體怎麼樣,還虛著嗎?”沈斌坐下。

秦禾點頭:“這會已經不頭暈了,但是身體還是冇勁發虛。”

“是低血糖,我讓人去給您吊瓶葡萄糖,很快就能好了。”沈斌道。

葡萄糖是孕婦可以輸入的,秦禾想了想,點頭:“好。”

沈斌起身,湊近了秦禾一些,低聲:“我方纔過來時,顧總已經知道您懷孕的事了,他追問我您懷孕多久,我說是十五週。”

秦禾眸光微閃:“知道了,多謝沈院長了。”

,co

te

t_

um-